“福迪大侦探系列”之二:谁在下毒?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8-21

这次福迪大侦探又遇到“神秘杀手”了!

  初夏时节的一个午后,福迪大侦探和好友辛普森医生来到了苏格兰阿盖尔,打算在老友罗伊.威尔逊的乡间旅馆小住几日。到达旅馆之后,他们却只见到了罗伊的侄子亨利和侄女索菲。原来,热爱大自然的老罗伊又猫进了自己的高地小屋。

图片1

  苏格兰高地的乡间旅馆。(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小帅哥亨利似乎有点羞涩:“罗伊伯伯知道你们要来,不过一大早还是去养蜂的小屋了……“

  福迪大侦探笑了起来:“我们本来就约好黄昏之后见面的。然而辛普森医生对贵店的烩羊肉仰慕已久,担心来晚了厨师来不及准备。”

  稚气未脱的索菲顿时忍俊不禁:“罗伊伯伯昨晚就安排好做高地烩羊肉了,他还嘱咐我们从早上开始恭候两位先生。我们这就去喊罗伊伯伯!”

  高地漫步

  福迪和辛普森立刻决定和兄妹俩同行,好给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个意外惊喜。在空旷的乡间公路上疾驶十几分钟之后,四个人乘坐的越野车在一个小路口停了下来。副驾驶座上的索菲回过头:“空地上的红色皮卡车就是罗伊伯伯的。徒步半小时左右,我们就能到达高地小屋了。”

  福迪和辛普森下了车,兴致勃勃地踏上了通向山林深处的小路。阳光透过云层洒向平缓的山坡,高低错落的松树枝干青翠欲滴,灌木丛和草地上开满了黄色和紫色的野花。辛普森医生不禁赞叹:“这个季节的高地太美了!”

图片2

  野趣盎然的苏格兰阿盖尔乡间。(图片来源:aroundguides.com)

  福迪大侦探却皱起了眉头:“我怎么觉得,高地变得不大一样了……”辛普森医生哑然失笑:“我们都好几年没来阿盖尔了,能一样才怪!”

  小伙子亨利拿出一个黑黢黢的手持电台,拘谨地解释:“小屋附近没有手机信号,只能用这个联系罗伊伯伯。“亨利呼叫了好几次,手台的扬声器里依然是一片沉寂。活泼的索菲不失时机地批评开了:“整天不是钓鱼,就是折腾蜂箱,罗伊伯伯肯定又把手台丢到一边了!”

  清新的空气和壮美的景色,使得两位伦敦来客的高地漫步变得轻松愉快。福迪还钻进林子摘下了几朵紫色野花,郑重其事地装进了户外便装的口袋。不知不觉之间,一座背靠松林的小屋已经悄然出现在前方。小屋一侧的空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几十个蜂箱。

图片3

  苏格兰高地风格的乡间小屋。 (图片来源:isleofskyecottages.com)

  昏迷老人

  几只小蜜蜂“嗡嗡”地飞了过去,勾起了辛普森医生的回忆:“老罗伊的石楠蜜确实美味!话说石楠花还没有开吧?”亨利顿时一脸自豪:“辛普森先生,石楠花确实是在秋天开放。不过,罗伊伯伯的三叶草蜜和混合蜜也很棒!”

图片4

  著名的石楠蜂蜜产自秋天开花的欧石楠。(图片来源:www.miel-lerucherdelours.fr)

  四个人交谈着走近了小屋门口,索菲一路小跑地赶着通报:“伯伯、伯伯,来客人啦!”她一直跑到了大门前,小屋里却依然静悄悄的。“唉,罗伊伯伯真的不在!”索菲嘟囔着走进了小屋的大门。

  突然,索菲哭兮兮的声音传了出来:“伯伯、伯伯,您怎么了?!”福迪和辛普森交换一下眼神,争先恐后地冲进了小屋。狭小的起居室一角,头发花白的罗伊老人仰面躺在格子布沙发上,一部手台和一些杂物乱七八糟落了一地。双眼紧闭的老罗伊一动不动,任凭跪在沙发边的索菲摇动他的手臂。

  辛普森的医生本能瞬间发动,抢步上前抓住了罗伊的手腕。片刻之后,他一脸紧张地抬起头:“心跳相当缓慢,心律也有些紊乱……威尔逊先生有没有心脏病史?是不是长期服用安眠药或是注射胰岛素?有其他慢性疾病吗?” 面对连珠炮般的疑问,满脸紧张的亨利一一予以了否定回答。

  福迪大侦探紧接着发问:“亲爱的辛普森,我们能不能把罗伊抬走,用越野车送他去最近的塔伯特镇治疗?”辛普森医生迟疑地摇摇头:“山路加公路差不多有二十英里,没搞清情况之前,让病人颠簸这么长时间太冒险了。”他打开随身携带的应急箱,取出体温计和血压计准备做进一步检查。

  神秘毒素

  福迪大侦探略一思忖,飞快地下达指令:“亨利,索菲,罗伊伯伯暂时由辛普森医生照顾。你们这就去请医生并报警!”他顿了一下,补充道:“到了有手机信号的地方,第一时间联系医生和警官,然后和我们联系!”

  两个年轻人杂乱的脚步声刚刚消失,福迪大侦探立刻急切地问:“辛普森,毒药能不能造成老罗伊现在的状态?“辛普森悚然一惊:“呼吸微弱、血压很低……的确很像是中毒症状!我倒是带了阿托品,不过先得知道毒素的种类,才能确定能不能给罗伊注射。”

图片5

  硫酸阿托品注射液是常用的解毒药物。(图片来源:www.asepsispharma.com)

  辛普森医生猛然顿住了:“你是怎么一下子想到中毒的?!”福迪举起了一个再生纸的活页本,微黄的纸页上歪歪斜斜地写着一个粗壮的大写字母“H”, 长长的最后一笔几乎拖到了本子边缘。

  辛普森医生还是一头雾水:“这是什么?”“这个本子躺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应该是在罗伊昏迷的一刹那掉下去的!”福迪大侦探一脸严肃。辛普森医生突然有了一个近乎荒唐的念头:“难道说是…….亨利(Henry)?!“

字母

 

一个大大的字母“H”让福迪探长陷入了思考(网络图)

  福迪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的第一反应也是这样,但是动机和手段都是问题啊。昨晚老罗伊还在好好地和我们通话,如果不是早餐里被下了毒,他应该是上午来到小屋之后才中毒的。亨利和索菲今天都没有机会单独来小屋,这里近乎是一个密室……导致罗伊中毒的东西很可能还在房间!我来搜起居室、卧室和洗手间,你去检查小厨房和库房。“

  一番紧急搜索之后,除了发现罗伊在洗手间呕吐过之外,两个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东西。辛普森医生丧气地说:“库房只有蜂蜜,小厨房里也只有几瓶蜂蜜。我觉得问题多半出在早饭上。”他细细地把罗伊的全身又察看了一遍,依然没有发现任何针眼、蛰痕或肿块。福迪大侦探并不气馁:“老罗伊最后写下的东西肯定很重要,我们认真看看本子里到底记了什么。“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