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骨瓣莕菜

来源:果壳网发布时间:2017-02-16

不能吃的菜,一定是假菜。

  说起莕[xìng]菜,我们总是能想到其中可以被称作是“诗经三百篇之首”的《关雎》中的名句“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诗人以洲上生长之物起兴,将淑女的难求比喻为随着水波流动的荇菜之难采;荇菜作为一种难采的水生植物,在诗经的时代人们就“求之不得”了,可见这是当时为数不多的美食。

莕菜。图片:余天一

莕菜(图源余天一)

  挺水、浮水还是沉水?

  诗句中的荇菜即是莕菜Nymphoides peltata,这里采用了中国植物志所用的正式中文名。莕菜属是很特殊的一类植物,它们虽然叶子长得像睡莲(属名就是由Nymphae-“睡莲”和-oides“像”组成,意为“像睡莲的”),花朵又和水鳖科植物类似,不过它们是菊目睡菜科Menyanthaceae(曾为龙胆科)的成员。

叶子像睡莲的莕菜属植物(图片:Wikimedia Commons)

叶子像睡莲的莕菜属植物(源自Wikimedia Commons)

  再找到机会扎根。在北方,当冬季水面结冻时,当地的种类还可以这样的不定芽沉入水中熬过严寒,所以这一类植物无性繁殖的速度都非常快,能迅速地扩展它们在水中的领地,我们也时而可以看到水面上开满莕菜属植物小花的景象。

莕菜属植物的不定芽

莕菜属植物的不定芽(源自Richards J H/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2010))

  好吃的,才经久不衰

  食用莕菜的历史早已过去,如今的莕菜已几乎无人采撷,想来也许是口感不甚佳;作为一种适应性强、生长旺盛的原生种,现在莕菜被大量运用于公园水泽中作为观赏植物,每到夏季便开出一片黄花,在绿意盎然的夏季景致中加入一点亮色。

作为观赏植物的莕菜

作为观赏植物的莕菜(图源Greg Bales/Credit Valley Conservation)

  虽然人们放过了莕菜,却直到今日也没有放过它的同属亲戚,这也就是今天我们要提到的龙骨瓣莕菜N. hydrophylla。生活在北方的《关雎》作者,如果来到遥远的南方尝到了今天日历中的这个物种,可能也会像今人一样弃莕菜不顾的。

龙骨瓣莕菜

龙骨瓣莕菜(图源twitter.com)

  龙骨瓣莕菜是台湾使用的名称,中国植物志英文版(Flora of China)中称之为刺种荇菜,这两个名称都非常形象,台湾使用的名称描述了它中部龙骨状凸起的花瓣,而FOC则采用的名字则描述了它种子具刺的特点。龙骨瓣莕菜较之莕菜更为小巧,花朵则是白中带黄,莕菜的花冠上长着流苏的边缘在龙骨瓣莕菜中正是“龙骨”两侧平展的部分。

龙骨状突起的花瓣_副本

龙骨状突起的花瓣(图源余天一)

  台湾的水莲菜

  龙骨瓣莕菜不像莕菜分布那么广,它主要出现于中国的最南部、南亚和东南亚。在这些地区有两个极为相似的种类,即龙骨瓣莕菜N. hydrophylla及水皮莲N. cristata。它们的分布有很大的重叠,外观也十分相似,部分学者认为水皮莲N. cristata是龙骨瓣莕菜N. hydrophylla的(同物)异名;另有学者认为两种之间存在区别。由于在食用价值上区别不大(吃起来味道都一样),这里以龙骨瓣莕菜代表两种来介绍。

采收荇菜。

采收荇菜(图源Qi Look)

  在台湾,龙骨瓣莕菜作为一道家常野菜在餐桌上出现,那里它一般被称作水莲菜。水莲菜口感非常好,比空心菜的滑嫩有过之而无不及。水莲菜喜热不耐寒,野生分布于台湾南部,高雄美浓最早开始栽培食用,如今台湾南部很多地区都有产水莲菜,甚至有专门种植水莲菜的农田。

 进入超市的水莲菜。

进入超市的水莲菜(网络图)

  龙骨瓣莕菜在全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都是观赏植物,把这可爱的水中小花作为食物未免有些暴殄天物,不过水莲菜繁殖容易,口感亦不错,吃起来也不顾这些了。水莲菜可以清炒亦可炒后凉拌,台湾常常把它和破布子(破布木Cordia dichotoma的果实)一起炒食,味道清香。

清炒水莲菜。

  清炒水莲菜(图源Reddit)

和破布子一起炒食。

和破布子一起炒食(图源Flickr)

  在江南某些地区仍然有食用莕菜的习俗,没有美味鲜嫩的龙骨瓣莕菜,口感稍差的莕菜也可以代替,不过江南有着那么滑嫩鲜美的莼[chún]菜,莕菜与之相比肯定成不了主流,也渐渐消失在我们的食谱中了。

作为配菜。

作为配菜(图源main-dish.com)

  和莕菜同样主要作为观赏植物的还有金银莲花(印度莕菜),它的花冠上的流苏非常醒目,不过和龙骨瓣莕菜一样不甚耐寒。

金银莲花。

金银莲花。(网络图)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