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大侦探系列”之食夫新娘

作者:杨光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9-12

不是《黑猫警长》里的螳螂新娘哦!

1. 食夫新娘

  八月末的一个黄昏,草丛间亮起了点点萤光。难以计数的雄性北斗萤火虫按照特定的频率发光、熄灭,向等候在草丛里的雌性发出求偶信号。竞争者众,只要有机会就不容错过。

  一只雄性等来了回应,靠近地面的地方有雌性向它点亮了萤光。这种回应方式只属于北斗萤火虫。在确认是同类之后,它便迫不及待地飞向它的新娘。

  飞到跟前,它被“新娘”一把抓住,塞进嘴里。

meadow

  动人心弦的美景,却暗藏杀机   (图片源自网络)

2. 头号嫌疑人

  第二天,一场声势浩大的审判开始了。

  “你这个败类!”一群雌性北斗萤火虫将一只同伴围在中间,向其发难,“吃掉我们的同类,你的良心呢!”

  “你们凭什么说是我?”受审者着急地叫。

  “不是你是谁?昨天晚上就你在事发地附近,这是大家都看到的。”

  “你们怎么知道不是别的掠食者呢?”受审者争辩道。

  “它看到了女方的回应信号才会落地。回应男方的发光频率是我们北斗萤火虫独有的,别的掠食者怎么可能知道。你还想狡辩?”

  “我……我……”受审者找不到话反驳了。

  “拔了它的翅膀,把它丢到跳蛛的巢穴去,让跳蛛吃掉它!”一众愤怒的萤火虫围了上去。

jumping spider waiting karthi keyan

  好像听说有猎物要送上门来——跳蛛 (© 2013 Karthi Keyan)  

  周边早就围了一圈围观的,其中一只宾州萤火虫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跳蛛不喜欢吃你们北斗萤火虫,送给它都不要。”

  “少管闲事,宾州萤火虫。”北斗萤火虫们喝斥完看热闹的,就要拔翅膀了。

  “各位小姐,介不介意我管一管闲事呢?”

  大家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只毛色雪白的狐狸从草丛里走了出来,对它们微笑着。

  “你是哪儿来的怪物?”萤火虫们暂停了动作。

  “在下是一名侦探。”白狐坐了下来,“刚才不小心听到各位的对话,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忍不住出来打断各位,能否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萤火虫低声商量了一会儿,同意了白狐的请求。

  “可以,但我们不能放任它再去吃我们的同类。黄昏之前你若查不出来,我们立即处决它。”

Photuris2-XL

  在旁看热闹的宾州萤火虫 (图片来源见水印)

3. 看似不可能的犯罪

  白狐只是恰巧路过此处,没想到就这样救下了一只萤火虫。严格地说是暂时救下,它的性命能不能保住,还要看白狐能否查出真相。

  这只萤火虫名叫可可。它向白狐描述了前一晚的情况: 和其它雌性萤火虫一样,它静静地呆在低矮地方等待雄性发出求偶的光信号。整晚都没有等到一个合适的,第二天早上才听说在它附近有一只雄性被同类吃了。

  “刚才听它们说,雌性回应雄性的发光频率是你们北斗萤火虫特有的,果真如此?”白狐问。

  “没错。”可可回答,“雄性在飞行时,会每五六秒发一次亮光,每次发亮时间是0.3秒左右。作为回应,我们会在两秒钟之后发亮。发光的颜色、频率、时长都是我们独有的,也是辨认同类的标准,不可能有例外。”

Photinus29sa

  正在发光的雄性北斗萤火虫 (图片来源见水印)

  “这么说来,昨天遇害的萤火虫的确是被你们中的某一只给吃了?”白狐又问。

  “不可能,我们从不吃同类。”

  有意思,白狐心想,凭吸引雄性的方式判断,凶手必定是同类,而北斗萤火虫没有同类相食的习性,所以凶手又不是它们中的一个。

2012 John Hartgerink

  正在交配的北斗萤火虫,不像是会同类相食的样子 (© 2012 John Hartgerink)

  “对了,有一只宾州萤火虫说跳蛛不喜欢吃你们。为什么?”白狐接着问道。

  “那是因为我们体内特有的一种类固醇,当受到攻击时,类固醇会从翅鞘边缘溢出来,一些天敌包括跳蛛都很不喜欢那个味道。”

  白狐听了,眼睛一亮,心中豁然开朗。可可则叹了口气,连它都想不通怎么回事,怎么指望得上一只狐狸。

  “可可小姐,你的性命无虞,可以放心回去了。”白狐说道。

  “怎么,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上哪儿去找。”白狐微笑着回答。

1997 by Thomas Eisner

  处于防御状态的萤火虫,翅鞘边缘溢出类固醇( © 1997 by Thomas Eisner)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