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鸟的返乡路,比你想象的还曲折......

—— 越洋寻亲三万里(大结局)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7-24

海边的老人、澡盆鸭、52赫兹鲸......短尾鹱库卡的越洋返乡寻亲故事大结局啦!

  前情提要:年轻的短尾鹱库卡与小伙伴们一起离开澳洲小岛上的故乡之后,飞越了大半个太平洋,在鄂霍次克海与一只名叫小灰的年轻短尾鹱不期而遇。库卡和伙伴们坚信小灰就是库卡从未谋面的姐姐,并且跟随小灰姐姐来到了北极附近,度过了一个幸福而难忘的北极之夏

  南下过冬的旅途中,夜宿洋面的短尾鹱群陷入了人类无意中布下的可怕罗网。侥幸逃脱的库卡与小灰姐姐失散,随后又因为陪伴受伤的小伙伴黑羽而掉队。黑羽的伤势好转之后,库卡的小小远征队再次出发。在一个小海湾外,一只凶猛的白头海雕发现了库卡一行。为了赢得同伴逃走的时间,库卡勇敢地迎向了不可能战胜的强敌,险象环生地躲避着白头海雕的追杀……

  库卡、老人与海

  身后的白头海雕越追越近,库卡不假思索地冲向了发出光线的海岸小屋,一头扎进了一扇透出灯光的窗户。“砰砰,哗啦...”库卡像一块陨石般砸中了一张餐桌,杯盘罗列的桌面顿时一片狼藉,不幸落地的碗碟和调味瓶统统粉身碎骨。慌不择路的库卡接着又打翻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浓汤,稠厚的汤汁被他扑腾的四处飞溅,一位坐在餐桌边的老人顿时被洒了一头一身。

图片1

  人类的灯光经常会迷惑年轻的短尾鹱或是其他候鸟,使得它们迷失方向并身处困境。

(图片来源:throughabirderseyes.blogspot.com)

  人类!库卡拼命想从滑溜溜的餐桌上逃走,哆哆嗦嗦的双腿却根本不听使唤。满头白发的老人叹了一口气,眼疾手快地按住了库卡:“小家伙,省省力气吧。你的路还长着呢。”

  老人的双手温暖而有力,虽然完全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库卡还是听天由命地放弃了挣扎,乖乖地被老人放进了一个不大的纸箱。不知道纸箱里面垫了什么,库卡趴上去居然觉得软软的十分舒服。老人轻轻盖上了箱盖,黑暗和寂静立刻笼罩了一切。库卡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心,就像是回到了儿时那个简陋而温馨的土洞。永不休止的涛声隐约传来,疲惫至极的库卡很快沉沉睡去。

  “小家伙,天亮喽!”库卡迷迷糊糊地被白发老人捧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是在一条停泊在大海中的小船上。老人仔细地观察了一番,随后用力把库卡往空中一抛:“小家伙,一路顺风!”

图片2

  飞翔吧!库卡!

  (图片来源:nzbirdsonline.org.nz)

  库卡满心感激地绕着小船盘旋了两圈,接着就沿着海岸朝南方飞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库卡经历了平生以来最孤独的时光。他既没有找到自己的小伙伴们,也没有遇到哪怕一只短尾鹱。

  又一个夜晚悄然到来,从海面升腾而起的浓密雾气笼罩了一切。库卡突然觉得天地之间一片空旷,形单影只的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和小伙伴们重逢。他强忍着心中的不安,下意识地继续拍动着沉重的翅膀,下方却突然出现了一个朦胧的小黄点。一个轻柔的声音也传了过来:“独自旅行的朋友,休息一会儿吧。”

  亦真亦幻的夜晚

  库卡犹犹豫豫地降落到海面上,小心翼翼地和对方保持着一小段距离。招呼库卡的是一只黄色的小鸟,他的身上似乎没有翅膀和羽毛,一张红色的扁嘴巴看起来有点好笑。小鸟主动做了自我介绍:“我是澡盆鸭黄呱。你是一只短尾鹱吗?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

  “我叫……库卡,澡盆鸭是什么鸟儿?“库卡有点茫然。”我不是真正的鸭子,而是一个人类制造的玩具。我从一艘大船上掉进了海里,已经漂流了很多很多年。“库卡的心里顿时一动:“黄呱……你一直在大海上,有没有见过我的伙伴们呢?” 

图片3

澡盆鸭的奇幻漂流。

(图片来源:gadling.com)

  滔滔不绝地把小灰姐姐和小伙伴们的特征都描述了一番,库卡的心情奇怪地轻松了不少。澡盆鸭想了一会儿:“最近倒是有许多短尾鹱经过,不过我不确定有没有你的伙伴。我帮你问问大黄鸭吧。“

  “大黄鸭?”库卡又有点发懵。“大黄鸭是澡盆鸭之神,可惜你们都看不到他!大黄鸭什么都知道,可厉害了!”澡盆鸭似乎很是自豪。

  库卡无奈地想:黄呱一直孤零零的,所谓澡盆鸭之神大黄鸭,八成是他想象出来的伙伴吧。库卡不禁满心同情地问:“黄呱,这些年你一定很孤单吧?” 黄呱小小的黑眼睛陡然亮了:“才不是!我漂过了很多很多的地方,我认识了许多许多的好朋友,就连世界上唯一一条52赫兹鲸都是我的朋友!”

  看着库卡一头雾水的样子,黄呱兴致勃勃地说了起来:“我遇到过一条叫爱丽丝的巨鲸,虽然搞不清他到底是蓝鲸还是长须鲸,我们俩还是成了很好的朋友。他总是唱着响亮的歌声寻找同伴,却从来没有听到过一次回答。听大黄鸭说,爱丽丝是世界上最特别的鲸。他的歌声频率是52赫兹,其他的蓝鲸和长须鲸根本听不见这么高亢的声音。所以,爱丽丝注定永远独自游泳、独自歌唱。”

图片4

  52赫兹鲸是一条变异的蓝鲸吗?没有人知道。

  (图片来源:(us.whales.org)

  库卡弱弱地问:“那……爱丽丝一定很悲伤吧?难道同类都看不到他吗?”黄呱摇摇头:“大部分鲸的眼神都很差,所以他们才会用歌声互相联系呀。其实,只要能够尽情地歌唱,爱丽丝就会忘掉一切不开心的事。爱丽丝说他知道大海里有很多很多鲸,也相信总有一天会有同伴喜欢听他唱歌。好久没有遇到爱丽丝了,但是我们都属于同一片大海,我们都会一直想着对方……”

  听着澡盆鸭娓娓道来的故事,库卡的心情一点一点放松下来,他的眼皮也变得越来越重。恍惚之间,库卡似乎听到黄呱在说:“大黄鸭说,很远很远的南方有一个叫蒙特雷湾的地方。蒙特雷湾的海边有一座金色的悬崖,所有的同伴都在那里等着库卡……”

  蒙特雷湾的重逢

  清晨的阳光唤醒了库卡,碧波荡漾的海面上早已空无一物。那只神秘的澡盆鸭,难道只是自己的又一场梦?无论如何,库卡觉得黄呱说得很对:当我想念小灰姐姐他们的时候,他们一定也在惦记着我吧,毕竟我们是真正的伙伴呀。

  库卡再一次飞上了蓝天,去寻找大头哥和澡盆鸭曾经提起的蒙特雷湾。吵吵闹闹的海鸥、伫立不动的鹬鸟,都不知道蒙特雷湾在什么地方,不过库卡坚信自己每一天都在接近目标。每当见到满身藤壶的灰鲸,还有比座头鲸还要巨大的蓝鲸,库卡总是忍不住猜想:他们当中的一条会不会就是爱丽丝?52赫兹的鲸鱼之歌如今有没有忠实的听众?

图片5

 温和的灰鲸也是一种须鲸,游速较慢的它们容易附生鲸藤壶,这些其貌不扬的附属物竟然成为人们识别灰鲸个体的重要手段。 (图片来源:www.clippervacations.com)

  几天之后的一个清晨,库卡在海岸边遇到了一群呼呼大睡的海獭。这些圆滚滚的海兽全都仰面朝天,横七竖八地在藻类丛生的海面上漂浮着。海獭宝宝们紧紧地依偎在妈妈的胸前,就像是趴在一张温暖而舒服的浮床上。尽管库卡入水的动作很轻,一只海獭妈妈还是警觉地睁开眼,上下打了量库卡一番才又睡去。

图片11

  妈妈的身体就是海獭宝宝最舒服安全的浮床。(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库卡找到了一只身材粗壮的雄海獭:“您好!请问您知道蒙特雷湾在哪里吗?”然而,这位海獭先生显然不喜欢受到打扰:“我说你们短尾鹱都是怎么回事啊?!喜欢到处乱飞不说,还一个一个的都是大路痴!记住了,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加利福尼亚蒙、特、雷、湾!你们一大家子短尾鹱,都呆在南边的海上……”

图片6

  海獭先生:有话快说,伦家很忙!(图片来源:aquarium.org)

  没等雄海獭把一长串咆哮体吼完,库卡已经大喜过望地飞了起来:“谢谢您,海獭老兄!”

  库卡满心期待地掠过一朵朵浪花,轻快地向着正南方飞去。朝阳从海岸群山的后方缓缓升起,金红色的光芒洒满了大地和海面。库卡突然睁大了眼睛:前方那座沐浴着晨光的海岬,不就是澡盆鸭黄呱所说的金色悬崖吗?!片刻之后,库卡已经看见了海面上的无数黑影。耗费了大半年的时光,经历了一万多公里的海上飞行,短尾鹱们云集于美丽的蒙特雷湾,像是在践行一个神秘的生命承诺。

图片7

 风光奇丽的美国加州蒙特雷湾是一个赏鲸圣地,也是众多候鸟的重要落脚点。

(图片来源:www.seemonterey.com)

  库卡激动得全身战栗,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快点,再快点!他像炮弹一般冲进了密集的鸟群,急切地在成千上万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中搜寻着。突然,库卡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双亲切无比的灰色眼睛,那是小灰姐姐!还有……鲸尾!长喙!黑羽和大头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