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虫四不像的秘密(下)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1-05

螳蛉妈妈真能干,一次居然就能生这么多宝宝,可是这些小螳蛉宝宝要靠什么活下来呢?

  前情回顾《虫虫四不像的秘密(上)》

    螳蛉宝宝的大冒险

  在迷宫般的草丛里寻觅了片刻,秦叔叔高兴地招呼:“快来看螳蛉妈妈!”

  乐乐和小沁赶紧凑了过去,一只螳蛉果然正在不远处的植物上产卵。只见它把肚子凑近一根枝条,接着又轻巧地抬起尾巴。一根细细的丝线立刻出现了小树枝上,螳蛉妈妈很快在丝线的顶端生下一粒椭圆形的卵。随后,它不断飞快地重复着这一套动作。

雌性螳蛉是一位高产的妈妈

雌性螳蛉是一位高产的妈妈

  功夫不大,几百粒乳白色的螳蛉卵整齐地排列在一根根丝线的顶端,树枝上像是长出了一片奇异的花蕾。小沁不由得啧啧称赞:“螳蛉妈妈真能干,一次就能生这么多宝宝!”

  乐乐也看得眉开眼笑:“螳蛉卵蛮像草蛉卵的,看来这种产卵方式在脉翅目昆虫里很流行呢。螳蛉卵的丝柄和卵粒还真迷你,加在一起估计只有1毫米长。螳蛉妈妈一次产这么多卵,它的孩子孵化出来后吃什么呀?”

螳蛉卵十分微小,丝柄和卵粒全长只有一毫米左右

螳蛉卵十分微小,丝柄和卵粒全长只有一毫米左右

  小沁无责任猜测:“草蛉小的时候是吃蚜虫的蚜狮,螳蛉宝宝……会不会也吃蚜虫?”

  秦叔叔笑着摇摇头:“螳蛉宝宝的长相是有点像蚜狮,不过它们并不吃蚜虫,而是一群了不得的小冒险家。螳蛉宝宝们在夜晚更加活跃,我们要等到晚上才能看个究竟了。”

  秦叔叔的话音未落,天色真的迅速黑了下来。借着朦胧的月光,秦叔叔和两位少年找到了一大丛刚刚孵化的螳蛉卵。成百上千红褐色的细长小虫从卵壳中蜂拥而出,沿着草茎爬向了四周漆黑一片的荒野,只看得乐乐和小沁目瞪口呆。

破卵而出的螳蛉幼虫

破卵而出的螳蛉幼虫

  乐乐弱弱地问:“螳蛉宝宝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秦叔叔一脸神秘:“跟上其中一只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身形渺小的螳蛉宝宝迈动六条细细的腹足,沿着灌木的枝杈不停向上爬。月亮悄悄地躲进了云朵,三个人一时间失去了这只小怪虫的踪迹。突然,皎洁明亮的月光再次倾泻下来,一根闪着银光的细线陡然出现在大家的前方。秦叔叔赶紧警告:“小心蛛丝!不要撞上!”

  小沁也吃惊地叫了起来:“你们快看,螳蛉宝宝竟然爬上了蛛丝!”

  正如小沁所说,那个小小的黑影正在微微颤动的丝线上奋力攀登着。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近乎圆形的蜘蛛网终于出现在了上方。对于只有两、三毫米长的螳蛉幼虫来说,直径足有几十厘米的蛛网简直就是一个广大的世界,安坐在蛛网正中的蜘蛛更是一个庞然大物。然而螳蛉宝宝似乎认定了方向,毫不迟疑地直奔巨大的蜘蛛而去。

  乐乐看得心惊肉跳:“这……好像是一只凶猛的横纹金蛛!螳蛉宝宝这是找死的节奏啊!”秦叔叔得瑟地摇头:“不要着急,好戏才开始呢!”

  或许是螳蛉幼虫太过渺小,一向对蛛丝震动极其敏感的横纹金蛛,对这个小小的不速之客竟然毫无反应。螳蛉幼虫飞快地登上了横纹金蛛的大肚子,顺利地爬到了对方胸部和腹部连接的地方。经历了漫长旅行的小家伙,很快便一动不动地趴在大蜘蛛的身上,活像一位骑在大象上的小骑士。

螳蛉幼虫也不会放过寄生跳蛛卵的机会

螳蛉幼虫也不会放过寄生跳蛛卵的机会

   卵袋中的隐形杀手

  辛辛苦苦爬了这么远,螳蛉宝宝该不是只想找一个危险的床垫吧?乐乐和小沁一头雾水地看着秦叔叔,一脸淡定的秦叔叔却并不回应。他带上两位少年找到了稍远处的一根横枝,示意他们坐下休息一会儿。

  明镜一般的月亮渐渐西斜,一直呆若木鸡的横纹金蛛似乎如梦方醒,急匆匆地爬向了乐乐他们下方的树干。在三个人的注视下,悦目金蛛躲进了树皮上的一个裂缝,挺着笨重的大肚子忙碌起来。不久之后,它的腹部下方神奇地出现了一个梨形的小袋子。

  看着乐乐和小沁迷惑的眼光,秦叔叔低声解释:“金蛛妈妈在用蛛丝编织卵袋,用来保护她刚产下的卵。”

  眼看金蛛妈妈就要结好卵袋,一直蛰伏在蜘蛛背上的螳蛉幼虫突然活跃起来。这个小不点悄无声息地游动到卵袋的入口处,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丝质的小袋子里。身材硕大的横纹金蛛浑然不觉,很快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网上。

  乐乐顿时恍然大悟:“天啦!难道……螳蛉宝宝的食物是蜘蛛卵?!”

  看着小沁满脸惊骇的表情,秦叔叔变魔术般地掏出了一个小巧的平板电脑:“乐乐说得没错,螳蛉的幼年可是非常暗黑滴!蜘蛛卵袋我们进不去,不过昆虫学家们早就拍过了螳蛉幼虫的寄生谍照。”

  平板电脑上的一系列照片,完全证实了乐乐对螳蛉宝宝的指控。从钻进蜘蛛卵袋的那一刻起,这个可怕的小入侵者立刻大开杀戒,用一对尖锐的捕吸式口器吸干了一个又一个蜘蛛卵。经过一次蜕皮之后,螳蛉幼虫化身为一条全身光溜溜的肉虫子,继续屠杀剩余的蜘蛛卵和幼蜘蛛。一段时间之后,几乎全部蜘蛛卵都被吃掉了,饕餮不止的螳蛉幼虫也长大了许多倍。这个小杀手从尾巴末端吐丝结茧,随后躲进了白色的小茧里开始化蛹。

小恶魔般的螳蛉幼虫正在吸食幼小的蜘蛛

小恶魔般的螳蛉幼虫正在吸食幼小的蜘蛛

  看着这些如同恐怖大片一样的场景,乐乐和小沁不由得面面相觑。就在这时,下方的蜘蛛卵袋突然不停地蠕动起来,一只乐乐似曾相识的螳蛉慢慢从里面钻了出来。令人奇怪的是,它的身上像是包了一层半透明的薄膜,两对漂亮宽大的翅膀也没有展开。

  秦叔叔及时解释:“这种可以活动的裸蛹,可是脉翅目昆虫的共同特征之一。从孵化到最后破蛹而出,一只螳蛉要经历几个月的成长。不过,梦境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

  诡异的螳蛉裸蛹爬上附近的一根草茎,像脱去外衣一般慢慢蜕下纤薄的蛹壳。这只新生代的昆虫四不像休息了一会儿,便迎着微露的晨曦开始平生第一次展翅高飞。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只螳蛉径直飞向了树枝上的三个围观群众。乐乐陡然发现一对长满尖刺的捕捉足已经近在眼前,不由得大声惊叫起来。

从裸蛹中刚刚羽化的新生代螳蛉

从裸蛹中刚刚羽化的新生代螳蛉

  “乐乐,醒醒!”乐乐懵懵懂懂地睁大眼睛,面目狰狞的螳蛉已经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秦叔叔笑嘻嘻的脸,“看你睡得这么香,简直不忍心喊醒你呀。不过,我们已经到了琥珀展的会场大门口啦。”

  乐乐跟上秦叔叔和小沁,一起走进了人头攒动的博物馆。他回味着方才的奇异梦境,满心期待地想:远古琥珀和螳蛉的故事,一定会比我的梦境更加精彩有趣吧。

        小科学迷乐乐跟着秦叔叔,在探索大自然的路上,还有哪些精彩有趣的经历呢,请看《谁是最萌的猴明星》《蜘蛛乐园奇遇记》《烟管螺的秘密》《乐乐寻鸟记》

-------------------------------------------------------

  Tips:

        1、 捕吸式口器:捕吸式口器又称双刺吸式口器,由一对坚硬弯曲的中空大颚构成,兼有捕杀猎物和刺吸体液功能。捕吸式口器多见于脉翅目昆虫的幼虫。

        2、 裸蛹:完全变态昆虫在幼虫和成虫之间都要经历蛹期。其中部分昆虫的蛹并不紧紧包裹全身,翅膀、腿和其他附肢与躯体上的蛹壳是分离的,这种形态的蛹就是裸蛹。与蝶蛹、苍蝇蛹这些寸步难行的被蛹或围蛹不同,螳蛉的裸蛹可以咬开茧壳并四处爬行,石蛾的裸蛹甚至还能游泳,真是厉害了我的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