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美女学霸研发出新物质,可“杀死”超级细菌

作者:冯群星来源:南方都市报发布时间:2017-04-17

蓝舒洁的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陌生的,获奖是因为她去年带队研发出的新型特效物质,而这种物质,能够对抗每年致死70万人的超级细菌。

  90后、直升博士,研发出超级细菌克星……日前,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世界因你而美丽——2016-2017影响世界华人盛典”上,这位集众多标签于一身的女孩——蓝舒洁被授予“希望之星”奖项,成为当晚最年轻的获奖者。

2911b93533fa828bbbc94624f41f4134960a5a3a_副本

(来源:凤凰视频)

  与同届获奖的建筑界奇才贝聿铭、演艺圈大哥成龙获相比,蓝舒洁的名字远远称不上家喻户晓。获得评审青睐,是因为她在去年带队研发出一种新型特效物质,能够对抗每年致死70万人的超级细菌。

  直升博士的学霸女孩

  蓝舒洁,1991年出生于马拉西亚华裔家庭,爸爸是广东客家人,妈妈祖籍福建,会说粤语和闽南语,普通话也极为流利。

  这个年仅26岁的女孩,有着漂亮的学霸履历。2008年,16岁,进入墨尔本大学先修班,随后就读于化学工程系。2009年至今,她年年拿奖学金,没有向父母要过学费和生活费。唯一一次兼职经历,是辅导学长补考——两个月,多次不及格的学长便顺利通关。

  因为成绩优异,蓝舒洁最终拿到荣誉学士学位,跳过硕士阶段直接攻读博士。今年夏天,她将正式获得墨尔本大学的化学工程博士学位。

273e9b13b07eca80af3cf420982397dda04483e8

图为蓝舒洁

  “因为真的喜欢学习,我才学习。”蓝舒洁这样解释其成绩优秀的原因。她回忆,自己从小话少、不好动,不容易受周遭环境的影响,父母也从来没有强迫她学习,最后,学习反而成了她最大的乐趣。

  蓝舒洁的父亲蓝邦楠是一名儿科医生,多年来在马来西亚经营诊所。蓝舒洁对医学和化学的兴趣,主要来源于父亲。

  “有些父母因为孩子生病特别紧张,所以会深夜到我家,希望我爸医治孩子,这样的情况有很多次,但我从来没有见他拒绝过。如果家里没有需要用的药,他还会开车到诊所拿。”父亲对医学的热诚,深深烙在了蓝舒洁心里。

  在兴趣的驱动下,蓝舒洁选定了博士期间的研究方向:结合化学和生物的知识,解决生物医学面对的问题。

  可抵抗超级细菌的新物质

  去年9月,经过近三年半的研究,蓝舒洁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自然》子刊《自然-微生物学》上发表文章。文中介绍了一种可以对抗超级细菌的新药物,在学界反响强烈。

  超级细菌,指的是对多种抗生素具有抗药性的细菌。它们是人类滥用抗生素的恶果,是细菌进化史上的顽强赢家。超级细菌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它的杀伤力,而在于其“无药可治”的抗药性。为了应对这一问题,2017年初,国家卫计委特别成立了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与细菌耐药评价专家委员会。

  不只是中国,超级细菌给全世界都带来了挑战,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人类最大的威胁之一”。英国抗药性研究组织“ReviewonAntimicrobialResistance”的报告显示,若不采取行动,预计到2050年时,将会有10亿人口死于超级细菌感染,相当于每三秒就会有一人死亡。

  在导师乔光华的建议下,蓝舒洁开始带领科研小组研发肽聚合物,以对抗超级细菌。几个月后,他们就取得突破,制造出一种由蛋白质分子聚合而成的星状肽聚合物。

星形聚合物“消灭”超级细菌过程。

星形聚合物“消灭”超级细菌过程。(南方网)

  “初步证明聚合物的杀菌效力之后,我们感到非常好奇。为什么它们能够有效地杀死耐抗生素的超级细菌呢?它们和市面上的抗生素有什么分别呢?”蓝舒洁说。后来,研究小组发现,抗生素一般是通过一种途径来杀死细菌,星状肽聚合物则能够通过多种途径来杀死细菌。

  简单来说,它会像磁铁一样吸附在细菌表面,然后“戳破”并穿过细菌的细胞壁,给细菌带来极大的伤害。同时,它会启动一种让细菌“自杀”的系统。这样多管齐下,“杀死”超级细菌。

  星状肽聚合物的直径大概在10纳米左右,比其他类型的抗菌肽要大。蓝舒洁解释说,聚合物的制作过程就像搭积木,他们把很多蛋白质分子从核心合成组织起来,就形成了一个较大的星状聚合物。相比之下,普通的抗菌肽通常只是一个小小的化学分子。

  以前也有科学家做过实验,发现抗菌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很是头疼。但在蓝舒洁和小组的实验中,星状肽聚合物却没有伤害其他健康的细胞。导师乔光华推测,星状聚合物的大体积可能是原因。聚合物的抗菌能力,与其形状和构造都有关系。

2551c28065380cd75d276f2aa844ad34588281e8

图为蓝舒洁

  研发星状聚合物只花了几个月,但接下来,研究并证实其杀死超级细菌的机理,用了小组两年多的时间。因为这项研究涉及到很多全新的领域,应用到不同器材、需要收集大量证据。

  蓝舒洁失败了很多次。毕竟她从小成绩优异,基本上没有遭遇过什么挫折。“那时候非常痛苦,从来没有这么多失败经历。”直到后来,她学会用正面的态度面对失败。“没有人喜欢失败,可是很多的经验和知识,都是从每一次的失败累积出来。”

  临床应用尚有漫长道路

  2015年6月,科研瓶颈期间,蓝舒洁经历了父亲的去世。“最后我要把这个奖项献给回到天国的父亲,已故的蓝邦楠医生,您是我一直以来持之以恒的最大动力。”领奖当日,蓝舒洁通过致辞表达了对父亲的怀念。

  目前,蓝舒洁在跨国公司QuintilesIMS从事医药顾问的工作。毕业后,她打算暂别有关星状肽聚合物的研究,继续在公司上班。她说,对科研其实也很感兴趣,很崇拜屠呦呦等科学家,放弃研究有遗憾,但还是希望继续学习新的知识,多了解医药商业化的现状和未来。

  蓝舒洁依旧与研究小组保持联系。她透露,小组目前的研究已进入第二阶段,在动物身上开展星状聚合物实验,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研究还处于初期,如果资金人力各方面都许可,也还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开始人体实验,“临床应用的路还很漫长”。

  新的超级细菌还在不断地被发现。在蓝舒洁看来,星状聚合物对未来的超级细菌也有效力,但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论证。那么,未来会不会有新的超级细菌出现,可以抵抗星状聚合物的攻击?蓝舒洁说,星状聚合物能够通过多种途径杀死细菌,短期内应该不会有具备抵抗力的细菌产生,但是还需要调查更多细菌并长期观察。她的梦想是找到解决棘手难治的疾病的办法,比如新型癌症等。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