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时珍冒死采摘“圣果”为皇帝辟谣

作者:蝌蚪君综合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6-15

“圣果”,据说只产在武当山,由武当道观的道爷们亲手采摘,并专程送进皇宫。据青城山道观的道爷说,它可以延年益寿,是药中的圣品。

  公元1560年,李时珍已经43岁了。自从断绝了走仕途的念头之后,他继承家传,潜心钻研医学,已在家乡有了不小的名气,人们都知道,湖北蕲州出了个救死扶伤医术高明的李时珍郎中。

  李时珍在行医过程中,发现被医学家奉若神明的《本草》有好多谬误,他决心修订《本草》,要为后人留下一份更完整、更准确的医学著作。但是,修订篇幅浩繁的《本草》,对自己来说是相当艰难的任务。除了靠现有行医的经验去补充原书的不足之处,还要他经常出入药铺,攀山越岭,实际观察各种药物的特征,力求让每条记录都有根有据,以免殆误后人。

  尽管李时珍已经竭尽了全力,但还是有一些药物在查证过程中遇到了困难。例如,他面前就有一味药品,因为无法看到实物,不能画出图形,不能辨别它的寒温、甘辛,说不清它的疗效及配伍验方。这味药被称作“圣果”,据说它只产于武当山,由武当道观的道爷们亲手采摘,并专程送进皇宫。据青城山道观的道爷说,这味药可以延年益寿,是药中的圣品。李时珍一介寒医,如何能挨着这种圣品的边?

  李时珍随即把武当道士的话抄进了《本草》,同时说明这段话只是道听途说,无法相信。但是,编好《本草》的责任心不允许他这么马虎,于是,李时珍决定亲自到武当山去,看一看“圣果”究竟是什么。

李时珍

李时珍采药图(网络图)

  从蕲州出发,到武当山几乎要穿过整个湖北。可是李时珍专拣山高林密的小道走,人虽累得清瘦了许多,心情却十分愉快。他寻草药,访药农,辨药性,只觉收获颇丰。快近武当山时,他开始打听“圣果”的情况,得到的两种消息却截然相反。药农们不屑一笑:“噢,你说的是榔果?现在它可身价百倍喽。”店里小二哥却瞪圆了双眼,良久才摇摇头苦笑说:“客官,‘圣果’便在紫宵殿后,一道山梁上。只是道爷们看得紧,官府也出了告示,前几日还抓了两个想进林子去的,客官可要小心了。”   

  李时珍却深不以为然。自己是位医生,只是想要弄清一味药的功效而已,武当山的道长们总不能把自己当作小贼吧。第二天,他吃了早饭,便孤身一人离开客店,沿着上武当道观的路,朝着道观走去。

timg_副本

武当道观(网络图)

  在气势雄伟的紫宵殿匆匆转了一圈,李时珍便来到观后的山岗下。展眼望去,好大一片树林啊!李时珍在林边随手就可以采到别处难以觅到的草药。看来,这里确实极少有采药人来过,道观对这片林子保护得很好。

  正当李时珍要迈步跨进林子,去寻觅“圣果”时,林边突然窜出几个道装打扮的人,他们手执明晃晃的宝剑,拦住了去路。其中一位大声喝道:“嘟!前边是‘圣果’林禁地,谁敢私闯,杀无赦!”话未落音,那群人把李时珍团团围了起来,只待说话人一声令下,便要动手。

  李时珍拱手一躬,朝四周行礼,并大声说道:“小可李时珍,湖北蕲州人士,家传医黄之道,听说贵观珍藏齐果,特来瞻仰,请道长引荐,让小可一睹圣果真容,在下一定详为记述,以告天下医者,光大贵观济世之心。”

  李时珍以为经自己一解释,道长们一定会请自己进林去。谁知他话音刚落,四周的道士们却哄然大笑起来。这个说:“前几日刚送一个去官府,今日又来了一个!”那个说:“这些人装的好像,上一次那位是扮了官府的差人,这次你又办了个郎中。瞒得了谁?”话中的意思,是把李时珍当作偷“圣果”的贼了。

123

  武当山上的“圣果”(网络图)

  还是当头的道士老到,他喝止了道士们的七嘴八舌,对李时珍道:“原来是位悬壶济世的高人,失敬。只是本观圣品,乃专呈圣上,官府早有明令,任何人不得亵渎。先生请回吧!”他手下的两个道士,硬是像押解小偷般把李时珍送下了武当山。

  回到旅店,李时珍气的呆呆地坐了一黄昏。他知道当今皇上好的是道术,常常引道术之士进京宣讲服食延寿的方术,这些道士便编些长生不老的传闻,进呈些偏方当作进身图富贵的阶梯,所谓圣果大约也属此类了。只是自己为修订《本草》千里迢迢来到此地,不能探得真假,实在于心不甘。好吧,大路不让走,难道小道上处处也派人守着?我偏要去看个究竟。

  隔了几日,李时珍穿好登山靴,又来到武当山下。这次他沿着山脚,兜了个大圈子,从山谷一路攀援而上。后山的山势十分险峻,可这难不倒常常攀山采药的李时珍,况且越是险峻之处,道观越不会留意派人把守。到日影过午时,李时珍终于又来到那片密密的树林背后。他小心翼翼捱进林去,一眼便瞧见了十数株用黄绸护定的果树。道士们只顾守住进林的大路,四周没个人影。李时珍也不敢多耽搁,采了些枝叶,摘了两个果子便匆匆下了山。

  事情果然不出李时珍所料,他仔细观察了取回的圣果,把树叶跟《本草》的图样对照,发觉这种专供皇上延年益寿的圣品,其实只是梅的一种,不过因为它长在高寒山顶,外表与一般的梅子不同罢了。

  于是,李时珍在修订《本草》写到梅子的时候,特意加了一条注:“有生于高山处之青梅者,名为榔果,亦称圣果,其胃酸,能补胃健脾,无大异耳。”道士们可以骗骗皇帝,吓吓百姓。但对于专于药性,一丝不苟的李时珍,这一切都白搭。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