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蝌蚪五线谱
科协

TIM图片20170307154351

争取百年,为和你并肩搞科研

三八“女神节”,向数百年来奉献智慧、勇气乃至鲜血的科学女性致敬!

timg_副本 中世纪前:搞科研的都是“女神”!

电影中的希帕蒂亚

  在中世纪之前,女性地位偏低,但针对女性的不公平规则还不算严苛。家境好而且家长开明的女孩子有机会投身科学。在古希腊,女孩子可以学习自然哲学,而当时人们口中的自然哲学实际上包含不少自然科学知识,以物理学为主。克罗托内和亚历山大一带都对追求科学的女性较为宽容。女孩子还可以接触炼金术(化学的前身)和护理。后来,经过女医师昂格诺迪克(Agnodike)的争取,女性也得到了学医从医的机会。

     在当时,女性可以凭借科学成就得到同行的认可。不知是不是因为智慧女神雅典娜,古人对聪慧的科学女性确实心怀仰慕。女天文学家阿格莱奥尼克(Aglaonice)预测了月亮运行的轨迹,人们便将她当做魔法师来称颂。女炼金术士玛丽(Mary the Jewess)发明了多种化学仪器,成为了后辈口中的先贤圣人。新柏拉图学派的掌门人,女哲学家和天文学家希帕蒂亚(Hypatia)更是女神一般的人物。当时的学者直言希帕蒂亚的智慧和学识超越了所有同行,获得了所有男子的衷心敬佩。(左图:电影中的希帕蒂亚。千年之后,人们以她的经历为原型拍摄了电影《城市广场》,由蕾切尔·薇姿主演。)

timg_副本 中世纪:黑暗降临,微光尚存

  公元415年,希帕蒂亚死于暴乱。因为坚持科学真理,这位女神被愤怒的宗教极端分子残忍杀害。希帕蒂亚的死终结了一个经典的时代。历史不受控制地向黑暗的中世纪冲去。宗教礼法日渐严苛,女学者被驱逐出学院,赶进了修道院,以侍奉上帝的名义继续研究。没过多久,就连修女也不再有资格接触科学。很快,女孩子就学习读书写字的权利都受到了限制,研究科学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想。

      11世纪,世界第一所大学诞生。女性被“理所当然”地排斥在外。只有个别高校对女性留有余地。比如,意大利的博洛尼亚大学和萨莱诺医学院允许女子学习医疗知识,但不授予学位。这两所高校也有女性学者,但她们的一般只能向女生教授课程。女医学家多萝蒂·巴克(Dorotea Bucca)曾在博洛尼亚大学医药系工作40年。受到时代的影响,她的生平资料流传甚少。我们无法准确说出中世纪女科学家的成就,可以确定的是,在最黑暗的岁月里,仍然有一批女性冲破重重阻碍,为科学奉献力量。(右图:博洛尼亚大学图书馆的尘封岁月。在中世纪,这所古老的大学也承载了一批科学女性的青春。)

博洛尼亚大学图书馆的尘封岁月。在中世纪,这所古老的大学也承载了一批科学女性的青春。

timg_副本科学革命时期:风雨如晦

 

玛格丽特

 

  随着科学的进步,黑暗的中世纪走向了尾声。人们从宗教的淫威下解放,科学的春天即将到来。然而,长久以来针对女性的歧视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消散。在16世纪和17世纪,虽然已经有不少女性参与科学研究,但她们大多在家接受科学教育,没有学位,以后也没有职称。甚至有很多女科学家连工资都没有,从这一点上讲,当时社会给予女科学家的重视还比不上洗衣女。

       当时的科学女性地位非常尴尬。女学者玛格丽特·卡文迪许(Margaret Cavendish)才智过人,声名显赫,实际参与了当时很多重要的科学研讨。但她在科学界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位置”。她曾列席英国皇家学会会议,但她不是会员,因为学会不接受女性会员。情况类似的还有德国天女文学家玛利亚·温克尔曼(Maria Winkelmann),她曾作为丈夫的科研搭档出入柏林科学院,两人共同做出了成绩。在丈夫过世之后,她申请主持丈夫留下的工作,却被科学院拒绝。讽刺的是,科学院提拔了一名资质平平的男性,让经验丰富、学识渊博的温克尔曼担任此人的助手。(左图:玛格丽特·卡文迪许的自然哲学著作(Grounds of natural philosophy)。书中左侧的女神像则成了玛格丽特本人的代表形象。风光如此,她仍然只是个上流社会的贵妇,没有科学家的名分。)

timg_副本18世纪:暗夜中,黎明见

     18世纪,《女权宣言》诞生,社会开始严肃审视女性的智慧和功绩。当时知识界有三种观点——(1)女性在智力上天生弱于男性;(2)女性和男性的智慧平等但不等同;(3)女性潜在拥有和男性齐平的智慧水平。在无休止的争论和争取中,几百年来遥不可及的学位和职称开始接纳女科学家。这个时代的女科学家当然比前辈幸运,但她们仍然需要为每一声公平的赞誉付出成倍的艰辛。

      1732年,意大利女物理学家萝拉·巴斯(Laura Bassi)成为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科学女性。她也是第一位名正言顺的女教授。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虽然给了巴斯“名分”,学校却不想真正接纳她。她总是遇到阻碍,无法安心执教。1749年,巴斯不再指望学校,她开设了私人讲堂,借助当时科学沙龙的东风扩大影响。这原本是无奈之举,却让她因祸得福:私人讲堂的自由洒脱让巴斯脱离了学院派的古板,以新的角度审视物理学,帮助她做出了新的成就。(右图:萝拉·巴斯,世界上第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女科学家,第一位女教授。)

萝拉·巴斯

timg_副本19世纪:教育平等创突破

多萝西·克朗普克

  在19世纪之前,女性投身科学没有规范的通道。就连巴斯也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她的物理学是在家中自学的,她的博士学位属于特批。这样的局面在19世纪才逐渐改变。一百年间,女性教育逐渐发展起来。有的学校尝试让女生和男生坐在一起上课,观念开放的高校开始正常地向女孩子授予学位,并聘用女性科研人员。

      以法国女天文学家多萝西·克朗普克(Dorothea Klumpke)的生平为例:青年时期进入巴黎大学学习,1886年获得学士学位,1893年获得博士学位,1887年开始在巴黎天文台工作,自1889年起获得科学界多项荣誉。克朗普克的经历相对接近当代女科学家。要知道,克朗普克的父母不是学者,也不是贵族。19世纪前,这种出身的女孩子想进入科学领域,只能拼老公。克朗普克的丈夫也是一位天文学家,但两人相识时,克朗普克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这样的人生是从前的女性无法想象的。(左图:多萝西·克朗普克,19世纪法国女天文学家。她是来自普通家庭的单身姑娘,靠自己的聪慧和勤奋进入了科学领域。)

timg_副本20世纪:谁说女子不如男

  时间进入20世纪,女权运动终于结出硕果。女性得到了选举和参政的权利,出版和发言也不再备受阻挠。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女性教育普遍向男性教育拉齐。男女混校普及,科学研究全面向女性开放。挣脱了时代的束缚,女性的才智和创造力也得到了释放。

      20世纪之后出现的女科学家可谓繁星耀眼。从居里夫人到珍妮·古道尔,从吴健雄到屠呦呦,杰出的科学女性不再出现在单一的学科领域。到了21世纪,男女平等深入人心,不少年轻有为、个性鲜明的女科学家进入大众视野。清华大学物理学教授周树云算得上是其中的代表。她只有三十来岁,已然获奖无数,在世界顶级的学术刊物Nature上发表了六篇文章(同属一个系列)。周树云不仅是成绩骄人的科研新力量,也是一个笑盈盈的小姐姐。从她的笑容中,你可以看到一种坦然平和,远离压抑的状态。这正是几百年来,无数女性科学家向往的状态:做一个热爱科学的聪慧女子,脚踏实地地学习,心无旁骛地工作。(右图:笑盈盈的小姐姐周树云)

笑盈盈的小姐姐周树云_副本

timg_副本巾帼不让须眉

罗莎琳德·富兰克林

          罗莎琳德·富兰克林

作者简介

张憬:人民邮电出版社图灵分社编辑,文学翻译,自由撰稿人,2015年蝌蚪五线谱年度十佳新锐科普创客二等奖得主。

栏目介绍

《科学人》栏目,聚焦科学人物,勾勒科学历程,体现人文关怀。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