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圣诞节,有人在地狱,有人在天堂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22

原来圣诞老人并不能满足每个人的愿望,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1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熟悉的歌曲弥漫在整个欧洲大陆。尽管天气格外寒冷,但丝毫也挡不住圣诞节的脚步。法国巴黎到处白雪皑皑,令人感到清新。街道上摆满美丽的圣诞树,树干上缠绕着很多五颜六色的小彩灯,像小星星一样,在翠绿的松叶间闪闪发光。平安夜的快乐还在延续:人们或围在熊熊燃烧的火炉边,吃着火鸡,共享天伦之乐;或戴着圣诞帽和面具,加入疯狂的化妆舞会;或举着盛满香槟和白兰地的酒杯,开怀畅饮……

8821914_104730573000_2_副本

温馨圣诞夜(网络图)

  这是公元1758年12月25日又一个全民狂欢的圣诞节,但对于年轻的法国人梅西叶(注)来说,欢乐似乎并不属于他。因为,他此刻正独自坐在家人精心装扮的马槽边闷闷不乐。

科学家梅西叶

科学家梅西叶(网络图)

  “亲爱的梅西叶,你平安夜守了一晚上,是不是看到彗星了?那可是耶酥的礼物啊。”哥哥路过时,关切地问。

  “估计耶酥大人把我忘了吧。我在Cluny天文台等了一个晚上也没结果。”梅西叶苦笑。

  “走吧,我们去喝一杯。放松一下,才更有精力观测彗星!”哥哥拉着他。

  “我可是做梦都想成为彗星回归的第一见证者,”谈到彗星,梅西叶突然兴奋起来,“那样我不但能完成哈雷先生的遗愿,还能破除‘扫把星’的迷信邪说。”

  梅西叶口中的哈雷,是英国的著名天文学家,已经逝世十几年了。公元1705年,哈雷利用朋友牛顿提出的万有引力定律,推算并预言有一颗大彗星将于1758年年底或1759年年初重返天空。

136987

哈雷画像(网络图)

  哈雷于公元1742年逝世后,欧洲各国的科学家们都想证实那个预言,梅西叶也不例外。年轻的梅西叶担任法国天文学家德利尔的天文描图员和记录员。他从公元1757年底就开始用天文望远镜搜寻那颗彗星,坚持到平安夜,一年有余。他原本想平安夜看到彗星,把这个消息当作礼物送给家人。

  “哥哥也是希望你多与家人交流交流。不要因为研究科学而冷落了家人。”听到这里,梅西叶再次望一眼深遂的夜空,扶着马槽站了起来,随哥哥而去。

  于是,那个万民欢腾的圣诞夜,梅西叶醉倒在篝火旁。睡梦中,他仿佛掉进了地狱。

  圣诞夜之后,梅西叶重新振作起来,坚持进行星空观测,终于在一个月后的公元1759年1月21日,圆了多年的梦想——找到了那颗彗星

观测到的哈雷彗星

观测到的哈雷彗星(网络图)

  当梅西叶把完善的观测记录提交给本国科学协会后,科学协会的工作人员遗憾地告诉他,刚刚证实,首次观测到彗星回归的荣誉不属于他,而是属于另外一位德国的农民科学家,时间竟然就是去年圣诞节当天,梅西叶宿醉的晚上!这个消息让梅西叶彻底蒙圈,仿佛再次掉进地狱。梅西叶倒真是条汉子!打击过后他很快调整状态,再次踏上了观测天体的征程。他制作了著名的“梅西耶星团星云列表”,还一口气发现了21颗彗星,甚至被法国国王路易十五称为“彗星侦探”

  试想一下,晚年的梅西叶仰望星空,慨叹一生的荣辱成败时,除了那一长串让他功成名就的星云和彗星名字外,1759圣诞节当晚和他失之交臂的那颗彗星,应该是让他心底一直隐隐作痛的一根刺吧。让我们把时钟重新调回1858年12月25日当晚,看看在那个让梅西叶如坠地狱的晚上,在近邻德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2

  当梅西叶在篝火旁进入梦乡的时候,德国德雷斯登老城的一个天文台里,一个中年人正用天文望远镜仔细地观测星空。不远处的街上,依旧灯火辉煌,人们欢快地庆祝圣诞节。

  他叫约翰帕利奇谷(注),原是德国一个农场的场主,因为对天文研究,尤其是证实哈雷的预言很感兴趣,便自建了一个天文台。平安夜放弃与家人团聚,坚持守在望远镜下。

约翰·帕利奇谷像

约翰·帕利奇谷像(网络图)

  “亲爱的,孩子们都一直等着你呢。那家伙一定会出现吗?”天文台的门应声而开,原来是他的妻子。只见她手里提着一篮子食物,有烤鸡、香槟等。她口中的家伙,自然是指哈雷预言的彗星。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寿命在70岁左右。”帕利奇谷答非所问,“一个人很少能两次同时看到那颗彗星,因为它每76年才回归一次。错过这个机会,以后每个圣诞节我都会不安宁的。”

  帕利奇谷说得很有道理。他深知,那颗彗星绝大部分时间深居在太阳系的边陲地区,即使用当时最先进的望远镜也难以搜寻到它的身影。地球上的人们只有在它回归的三四个月时间才能见到“真容”。

  待妻子离开后,帕利奇谷啃了一口鸡腿,倒了一杯香槟并啜了小口,然后再次钻到望远镜下,仔细观测起来。这一观测就是几个小时,还好白天补了觉。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时针不停在转动。凌晨三点左右,昏昏欲睡的帕利奇谷眼睛突然出现一团白光。“啊?”他揉揉眼睛,没错!那白光逐渐露出一条长长的尾巴,缓缓地在夜空中从东向西地移动着。这不正是哈雷预言的那颗彗星吗?

472309f7905298223a88fa47d7ca7bcb0b46d4ff_副本

那白光逐渐露出一条长长的尾巴

  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帕利奇谷忙调整望远镜的精度,并飞快地记下彗星出现在星空的具体位置。然后,他一边留心观测,一边用辅助工具在纸上描绘彗星的行动轨迹。做这一切的时候,他格外小心,谁叫这些东西都是证明哈雷预言的第一手材料呢!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彗星从帕利奇谷的视线里消失了。他感觉虚脱般松了一口气,倒在硬板床上呼呼睡去。睡前他就想好了,明天就把资料整理出来,交给当地政府和科学院。睡梦中,他仿佛来到天堂。

  帕利奇谷的观测记录不仅让“彗星是扫把星”的谣言不攻自破,更让各国科学家们感到无比震撼。他们经过讨论,一致认为应该把哈雷预言的那颗彗星命名为哈雷彗星。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科学家们才获悉1858年12月25日那个圣诞节的晚上有两位天文学家一个如坠地狱,一个如进天堂:天文学家梅里叶因为一时大意,痛失见证哈雷彗星回归的机会;而帕利奇谷由于首次见证彗星回归,被永远地记入了天文学史册

-------------------------------------------------- 

  注:

    1、 查尔斯·梅西叶(1730.6.11—1817.2.21),法国天文学家,主要成就是给星云、星团和星系编上了号码,并制作了著名的“梅西耶星团星云列表”。一颗明亮的6尾彗星的出现,使14岁的梅西耶对天文产生了兴趣。他于1759年1月发现回归的哈雷彗星。

    2、 约翰▪帕利奇谷(1723—1788),英文名Johann Georg Palitzch,德国天文学家。在21岁时,他继承了农场,于是来构建自己的植物园、图书馆、实验室和博物馆。因为圣诞夜首次发现哈雷彗星回归而闻名于世。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