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诺贝尔奖颁奖礼的,不只有鲍勃・迪伦

作者:蝌蚪君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08

对万众期待的诺贝尔奖说“NO”,给个理由先!

  2016年1210日,一年一度的科学界盛典——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将在瑞典的斯德哥尔摩音乐厅内举行。届时,各位获奖者们将从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手中接过证书和奖章。当然,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美国著名歌手鲍勃·迪伦是个例外——他已明确表示不会出席颁奖礼。

QQ图片20161208152933

别等我,我真的不来了......

  自19011210日,瑞典国王和挪威诺贝尔基金会首次颁发诺贝尔奖开始,100多年里,鲍勃·迪伦不是第一个让诺贝尔奖遭遇尴尬的人:奥地利女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法国作家、哲学家让·保罗·萨特,原苏联作家帕斯捷尔纳克、索尔仁尼琴,越南人黎德寿,德国人库恩、布特南特、多马克......这串长长名单里的大咖们都曾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放过诺贝尔奖的“鸽子”。

  抛开文学奖、和平奖不提,作为科普圈的求知(ba gua)模范,蝌蚪君今天就带你来盘点一下那些曾放过诺贝尔奖“鸽子”的科学大神们!

图片3

对万众期待的诺贝尔奖说“NO”,给个理由先!

     1、 战争所累

  1937年,二战阴云迫近,纳粹势力肆虐德国。为报复此前诺贝尔文学奖颁给反纳粹作家卡尔·冯·奥西茨基,希特勒一声令下,禁止德国人领取诺贝尔奖。于是,在1938-1939年两年间有三位德国科学家沦为牺牲品。

  第一位“倒霉蛋”是格哈德·多马克。

图片4

格哈德·多马克(1895-1964),德国药物学家、病理学家、细菌学家。  

  他的最大贡献是发现了能有效对抗细菌感染的药物——“百浪多息”,这种药物出现在青霉素之前,是第一款能够商用的抗生素。它使链球菌败血症的死亡率从100%降低到了15%,还曾救过美国总统儿子的命!然而,1939年,获悉得到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多马克却只能违心选择拒领。一周后,他还是被盖世太保逮捕(这妥协是多么糟心又不值)......直到1947年,他才拿着补领到的诺贝尔奖章和证书,发表了迟到了近10年的受奖演说。当然,奖金是领不到了——因为按规定,奖金早已交回给诺贝尔基金会。

  另外两位同样悲催的科学家是里夏德·库恩和阿道夫·布泰南特,他们因在化学领域的出色贡献分获1938年和193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当然,他们的遭遇和多马克如出一辙。在同情三位科学家悲惨遭遇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感叹德国科学界的人才辈出,如果不是战争的摧残,相信他们的成就将更加不可限量。

库恩

德国化学家里夏德·库恩(右)和阿道夫·布泰南特库恩(左)

     2、 被俘入狱

  他的诺奖故事也与战争有关,但是以悲剧开头,以喜剧结尾。

  1914年7月,奥匈帝国的随军医生罗伯特·巴拉尼在沙皇俄国不幸被俘。在战俘营里忍受饥饿、伤痛和恐惧的巴拉尼绝对想不到,就在第二年,他因在内耳前庭器官工作机制上的出色研究而荣获了1914年的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1914年因没有合适人选,该奖空缺)!

图片5

罗伯特·巴拉尼(1876年-1936年),奥地利生理学家。

  奖确定了,人却找不到!作为超级敬业、超级认死理儿的“业界良心”,诺贝尔奖委员会费劲周折,花了大半年时间才从战俘营名单里追查到巴拉尼的下落。可态度强硬的沙皇俄国就是不卖中立国瑞典的面子,就仨字儿:不—放—人。瑞典人又执着了一把,王子卡尔亲自出马,带领红十字会远赴俄国谈判,硬是把巴拉尼从战俘营里挖了出来!19171月,巴拉尼终于拿到了那个救他一命的诺贝尔奖。这不是童话,但结局同样美好:巴拉尼和妻儿团聚,在瑞典重新开始科学研究,后代也在科学界卓有成就, 巴拉尼的孙子安德斯甚至还曾任诺贝尔奖委员会的秘书。

      3、 意外离世

  1974年,诺贝尔基金会规定,诺贝尔奖原则上不能授予已去世的人。但这条规矩却被加拿大生物学家拉尔夫·斯坦曼无奈地破坏了。

图片6

拉尔夫·斯坦曼(1943年-2011年),加拿大蒙生物学家。

  2011年103日,诺贝尔奖委员会正式宣布将当年的医学或生理学奖授予拉尔夫·斯坦曼。可是,仅仅三天之后,剧情反转——委员会获悉了斯坦曼因胰腺癌930离世的消息。经过一系列磋商,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仍然维持授奖的决定。这种情况在诺贝尔科学奖的历史上尚属首例。

  斯坦曼是位抗击病魔的“斗士”。他因“发现树枝状细胞及其在获得性免疫中的作用”而获得诺贝尔奖,也靠自己发明的免疫疗法顽强地与癌症斗争了4年(术后正常情况下生存时间不会超过1年)。就在去世前几天,他还跟女儿调侃: “为了获得诺贝尔奖,我不得不坚持挺下来,因为他们不给逝世者授奖。” 虽然他没能坚持到最后,但诺贝尔奖评委会的行动也算是对他的最好告慰吧。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