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中国恐龙研究,绕不开他的名字

—— 纪念杨钟健先生诞辰120周年
作者:赵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9-05

中国是世界上命名恐龙最多的国家,其中,有将近十种恐龙都是直接或间接用他的名字命名的。

  千万年前一世雄,赐名许氏禄丰龙。

  种繁宁限两洲地,运短竟与三叠终。

  再造犹见峥嵘态,象形应存浑古风。

  三百骨骼书卷记,付与知音究异同。

  上面的这首“七律”并非哪个文学大家的笔墨,而是出自一位古生物学家之手,他就是中国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长,被誉为“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奠基人”的杨钟健院士。

       中国是世界上命名恐龙最多的国家,其中,有将近十种恐龙都是直接或间接用杨钟健院士的名字命名的,这其中包含着我国恐龙研究者对杨老的敬重和怀念。而在举世闻名的大英博物馆内,杨老也是唯一一个照片和达尔文、欧文等科学泰斗照片并排悬挂在一起的亚洲科学家。

       那么,他的一生究竟有着怎样的传奇经历呢?

中国古生物学泰斗杨钟健先生

中国古生物学泰斗杨钟健先生(UC头条)

 

   负责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发掘

  1897年6月1日,杨钟健出生于陕西省华县龙潭堡(今少华乡)。虽然生长在农村,但杨钟健的家庭却着实不一般,父亲杨松轩是晚晴时代著名的大教育家,中国同盟会陕西分会的会员,一手创办起私立咸林中学校(咸林中学的前身)。有一位当教育家的父亲,杨钟健自然也就有了比同时代其他孩子更好的学习条件,在顺利成了小学和中学的课程,成功考进了北京大学地质系。结识了著名的地质学家李四光,后在其推荐下赴德学习,开始专攻古脊椎动物学。

1

  年轻时的杨钟健(图片来源:神秘的地球网)

  1927年,杨钟健凭借论文《中国北部之啮齿类化石》取得慕尼黑大学颁发的博士学位证书,并获得了在西欧各国考察学习的机会。一年后,杨钟健回国,被推举进入中央地质调查所工作,负责周口店遗址的发掘工作,在此期间,他的助手裴文中发现了“北京人”头盖骨。也正是由于这次震惊中外的发现,中央地质调查所于1929年下令成立了“新生代研究室”,杨钟健被任命为副主任兼北平分所所长。

2

  1928年在周口店遗址的合影,左四为杨钟健,左一为裴文中(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初入蜀道,寻到荣县峨嵋龙

  进入20世纪30年代,杨钟健的研究方向开始转向中国中生代的爬行动物。在此期间,他无意中读到了一位美国古生物学家在《加州大学地质系通报》上撰写的一篇文章,上面提到了20年前从四川自贡地区运回美国的恐龙化石。

  “这些恐龙化石是在中国发现的,为何却要被外国人拿走研究?”

  出于对化石流落海外的感慨和对恐龙本身的兴趣,杨钟健于1936年的盛夏,带着助手来到自流井和荣县地区(属自贡市)。在那里,杨钟健等人和来自美国的专家一道,不顾四川火炉的炎热,在当年发现恐龙化石的范围内仔细搜寻,却毫无收获。

  不甘心失败的杨钟健果断扩大了搜寻范围,最后终于在位于荣县县城以东约1.5公里,一处名为西瓜山(见下图)的小山丘中有了发现。挖掘工作随即展开,从7月2日到16日,杨钟健亲自带领助手和民工,克服了闷热和蚊虫叮咬的双重困扰,经过半个月的奋斗,最终成功挖掘出一具相对完整的恐龙化石。杨钟健经过研究,认定化石属于大型蜥脚类恐龙,并给其取名荣县峨嵋龙

3

  荣县峨嵋龙复原图(维基百科)

4

  如今的西瓜山,当年的恐龙化石挖掘点(豆丁网)

 

   一盏油灯,引出中华第一龙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杨钟健等人被迫转移到昆明继续工作,但这里很快也出现了日军的轰炸机,杨钟健和助手们不得不再次搬家,来到位于瓦窑村的旧关帝庙中搭建起临时工作点。

  艰苦的工作条件并没有击垮杨钟健的信念,他一边继续研究手头的化石,一边又有了新的打算。工作点位于禄丰盆地内,盆地地形是最容易保留化石的,深知这一点的杨钟健大胆推测,这里一定有恐龙化石存在,随后他又在无意中发现,当地农民使用的油灯,是用类似恐龙脊椎的物质制成的。他更加增添了信心,决心引这里的恐龙“现身”。

  经过若干天不懈的努力,杨钟健等人终于在1938年的10月,在位于禄丰县城东北方向半公里之外的沙湾大荒田大洼村有了发现:一具完整的恐龙骸骨正以头朝外,四肢朝里的姿势斜躺在挖掘坑中。这样的发现让所有人都无比兴奋,挖掘工作随即展开。由于沙湾村人口稀少,不具备住宿条件,队员们不得不每天自带干粮,往返于挖掘地点和工作点之间,经过一个月的挖掘,一具完整的禄丰龙化石终于彻底重见天日。

许氏禄丰龙化石

常州"中华恐龙园"的许氏禄丰龙化石(浙江在线)

  经过研究,杨钟健将发现眼前的的恐龙体长在4到5米之间,拥有较长的脖子和小而短的脑袋,四肢粗壮,前腿短后腿长,较小的牙齿边缘带有小锯齿,通过这些特征,杨钟健认定眼前的化石属于蜥臀目下的古脚亚目板龙科,并根据化石发现地点,以及自己在德国求学时一位导师许耐的名字,将其命名为为许氏禄丰龙。许氏禄丰龙生活在距今1.9亿年前的侏罗纪早期,以植物的枝叶为食,是第一具中国人独立寻找、挖掘并研究的恐龙,被誉为“中华第一龙”对于这样的发现,杨钟健自然无比兴奋,创作灵感一下子被激发出来,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首诗。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杨钟健来到地质调查所南京总部工作。1949年4月,大势已去的国民政府试图用引诱他去台湾工作,面对国民政府许诺的丰厚条件,曾经参加过五四运动,与毛泽东私交颇深的杨钟健断然拒绝。

邮票

  禄丰龙纪念邮票(图源见水印)

 

   马门溪龙,命名时出了“乌龙”

  如果爱逛博物馆或是关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全球许多博物馆的馆标,都是同一种样貌独特的恐龙:它脖子出奇地长,几乎是整个体长的一半,头却出奇地小。它就是马门溪龙,中国发现的最大蜥脚类恐龙之一。这个庞然大物也是杨钟健院士命名的哦!

图片1

  马门溪龙复原图(来自维基百科)

        话说新中国成立以后,杨钟健回到北京,担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今研究所前身)研究室主任,主要研究的对象依旧是恐龙。这其中最有名的要数马门溪龙的发现了。

  1952年,四川省宜宾市的马鸣溪渡口附近,建筑工人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忙碌着,突然,一位工人在凿开岩石时意外发现了许多像骨头的石头,这些石头最后辗转到了杨钟健手中。

  接到化石的杨钟健立即着手展开了研究,他发现眼前化石的形态很像四足的蜥臀目恐龙雷龙,但是脖子的长度却几乎赶上了躯干,考虑到世界上以前从没有发现过脖子占全身比例如此长的恐龙,杨钟健认定这是一种全新的恐龙。他根据发现的地点将其命名为马鸣溪龙,并根据国际上属名+种名的双名法命名规则,将最早发现的模式种命名为建设马鸣溪龙(取建设祖国之意),但不知是不是杨教授的口音问题,当他说出自己给眼前的化石取的名字时,其他人都听成了马门溪龙,这个“乌龙”被保留至今。

  马门溪龙的脖子长度可超过14米!它是目前所发现的恐龙中脖子跟身体比例最大的。

5

  马门溪龙的骨架(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敢问芳龄?后辈请多多努力

  熟悉杨钟健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癖好:喜欢打听学生的年龄,然后以调侃的方式鼓励对方多多努力,争取早日有所成就。例如,1953年,一名叫邱中郎的年轻人到研究所工作,杨钟健问他的年龄和成绩,当得到26岁,学过人类学这两个答案以后,杨钟健故作失望地说:“人家很多人这个年纪已经出名了,你却刚开始学习。”

  虽然这样的调侃曾让很多学生有些难堪,但却丝毫不影响杨钟健受尊重的程度,因为这位中国古脊椎动物的研究先驱向来重视对学生的言传身教。

  1975年,当他听到四川省自贡市伍家坝和大山铺地区恐龙化石丰富的消息后,毅然以78岁的高龄进行实地考察,到达现场后,更是亲自观察发现化石地方的岩层性质和地层情况,询问相关事宜,当确认这里确实可能有大规模的恐龙化石存在后,已经步履蹒跚的杨钟健,想到当年亲自挖掘荣县峨嵋龙的情形,不由得发出了“四川恐龙多,自贡是个窝”的感慨。

图片2

1975年,杨钟健在自贡进行考察(豆丁网)

  4年后的1979年1月,杨钟健走完了自己82年的人生旅途,根据他的遗愿,家人将他葬在北京周口店龙骨山的北京人遗址旁。同年,大山铺的恐龙群化石震惊了全世界,杨钟健生前那句“四川恐龙多,自贡是个窝”更是成为了自贡的城市宣传语。

         2017年,是杨钟健院士诞辰120周年。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评价:“杨钟健先生的一生是一本厚厚的大书。”  “书”中的爱国、勤奋、淡泊,都在启迪和激励着后人。

  ---------------------------------------------------------

  人物小档案

  杨钟健  (1897 06.01 - 1979 01.15),陕西省华县龙潭堡(今少华乡)人。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曾研究过包括恐龙、爬行类、鱼类、鸟类、哺乳类在内的209个动物新属种,被誉为“中国古脊椎动物学奠基人”。著述有《中国北方啮齿类化石》、《记骨室文目》、《杨钟健文集》

  座右铭:大丈夫只能向前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