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项发明拯救了你的腿

来源:宁波机场公众号发布时间:2017-09-20

自动步道简直就是上天对机场旅客的恩赐。

  自动步道、平行扶梯、或是奥的斯电梯公司(Otis Elevator Company)在1955年申请专利时所称的Trav-O-Lator,简直就是上天对机场旅客的恩赐,大大减轻了那些疲惫不堪、难以承受远距离步行之苦以及需要穿越机场的旅客们的负担。

图:1955年,奥的斯电梯公司在工厂外演示Trav-O-Lator模型。图片来源:Otis Elevator Company

图:1955年,奥的斯电梯公司在工厂外演示Trav-O-Lator模型。图片来源:Otis Elevator Company

  但自动步道的制造技术其实先于机场问世,甚至还促进了航班的发展。

  “你想怎么称呼它都可以,自动步道其实是传送带的另一简单变体,”奥的斯电梯公司档案管理人史蒂夫·肖沃斯(Steve Showers)说。其实早在1893年,芝加哥哥伦布纪念博览会就已首次引入了自动步道的概念。

  1900年在巴黎世博会上,出现了一条可将行人变速传送至其他展区的“移动人行道”,“但直至1950年代,航空飞行兴起、机场逐步扩张后,自动步道才开始投入普遍使用,”肖沃斯说。

  1955年,奥的斯Trav-O-Lator问世时,一篇文章是这样宣传的:“那个人的祖先曾与篷车一道跋涉西行,但他可不愿拖着行李从航站楼跋涉300英尺前去登机。”

  首条机场自动步道的出现

  全球首条机场自动步道在达拉斯拉夫菲尔德机场(Dallas Love Field)落成,拉夫菲尔德机场于1958年1月起投入使用。

  在当时,旅客可搭乘自动步道在主航站楼与机场三处候机大厅的入口之间穿梭,但“遗憾的是,这些现代化设施在最初使用阶段产生了诸多问题,不仅出现了机械故障,还使得女性旅客的衣物及高跟鞋受损,连扶手带也让部分旅客受了轻伤,”达拉斯Frontiers of Flight博物馆馆长布鲁斯·布利克里(Bruce Bleakley)在一本即将出版的、记载拉夫菲尔德机场历史的书中这样写道。

TIM截图20170920151219

图:全球首条机场自动步道在达拉斯拉夫菲尔德机场落成。图片来源:Frontiers of Flight Museum

  拉夫菲尔德机场同样也是一场早期自动步道惨剧的发生地点。

  “1960年元旦,一名两岁女童因衣物被传送带卷入扶梯一端底部的金属踏板不幸身亡,”布利克里写道。但自动步道仅暂停使用了6个月便已重新恢复运转,并增装了安全装置,一旁也有工作人员在侧。

  不过,“劣迹斑斑”的拉夫菲尔德机场自动步道并未阻挡其他机场采用这等现代设施的脚步。

  1960年,美国航空在其停靠的洛杉矶国际机场第四航站楼安装了名为“Astroways”的自动步道,并邀请了当时的喜剧女王露西尔·鲍尔(Lucille Ball)助阵启用仪式。

TIM截图20170920151309

图:美国航空邀请喜剧女王露西尔·鲍尔(Lucille Ball)助阵“Astroways”的自动步道启用礼。图片来源:Flight Path Museum and Learning Center at Lax

  “与登机廊桥一样,自动步道也是喷气时代的一大标志,”航空业趋势研究网站airlinetrends.com创办人雷蒙德·克洛(Raymond Kollau)说。“机场之所以在1960年代得以扩张,是因为有更多人能承担飞行的费用。这意味着旅客需走过更多路程才能从主航站楼抵达乘机或转机登机口。”

  现在,由于机场面积变大,候机区距离变长,自动步道自然也变得愈发不可缺少了。

  “出发点并未改变,”美国库根(Corgan)建筑设计事务所航空部负责人乔安娜·梅西(Jonathan Massey)说。“我们安装自动步道的初衷,就是为了减轻旅客前往登机口的负担。”

  自动步道的沿途艺术

  自动步道的设计旨在让旅客以其代步,但这并不代表步道沿途就一定无聊透顶。

  在机场自动步道两侧安放艺术作品,“可以令漫长无趣的等待化身为一场让人享受的视觉体验,”费城国际机场形象总监、总策展人利亚·道格拉斯(Leah Douglas)说。在费城国际机场三条自动步道的两侧,均安放有艺术作品。

  最近,联合航空撤去了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C候机大厅的自动步道,目的是为了“改善旅客人流,优化飞行体验”,但发言人查尔斯·霍巴特(Charles Hobart)表示,联合航空目前暂无计划撤去霓虹灯雕塑Sky’s the Limit下方、连接B与C候机大厅地下通道内的自动步道。

TIM截图20170920151402

图: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霓虹灯雕塑Sky’s the Limit下方的自动步道。图片来源: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

  美国不少机场都在自动步道的沿途安放艺术作品及(或)播放音乐旋律,如底特律大都会机场的Light Tunnel装置与印第安那波利斯国际机场人行天桥的Connection装置。

TIM截图20170920151410

图:印第安那波利斯国际机场人行天桥的Connection装置。图片来源:Electroland

TIM截图20170920151418

图:《广告狂人》中出现的洛杉矶国际机场自动步道。图片来源:Los Ang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

  洛杉矶国际机场的自动步道甚至还出现在了影视作品之中,如1967年由达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主演的影片《毕业生(The Graduate)》与AMC年代剧《广告狂人》的第十季。

  更加快速高效的自动步道

  从根本上而言,自动步道其实就是一条人行传送带,制造商如奥的斯电梯、通力(Kone)、迅达(Schindler)及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多年来均为保障旅客安全更新了不少设计。

  节能自动步道在欧洲及其他国家大受欢迎,它可根据有无旅客搭乘加速或减速运行,但美国政府法规暂不容许该类自动步道的使用。

TIM截图20170920151628

图:不过在2011年,波特兰国际机场安装了一款启停(stop/start)步道;在不久之后,巴尔的摩华盛顿国际机场也会为其自动步道安装节能设施。波特兰国际机场的启停(stop/start)步道。图片来源:Port of Portland

  未来的自动步道会是怎样的呢?蒂森克虏伯已经研发出了一款名为ACCEL的磁悬浮高速高负载自动步道。ACCEL自动步道的起速为步行速度,最高时速可达至7.5英里(约12公里)。

  “当自动步道抵达终点时,传送带会减速至自动步道的标准速度,当你离开时就如同身处普通的自动步道一样,”蒂森克虏伯北美分部CEO帕特里克·巴斯说。

  “这对机场和航空公司而言是个利好消息,毕竟旅客的登机及流动速度加快了,”乘机体验也得到了提升,他说。

  蒂森克虏伯高速ACCEL步道目前尚未在机场投入实际使用,但巴斯表示,目前有三座大型机场(均非美国机场)正在竞标。

TIM截图20170920151723

图:ACCEL磁悬浮高速高负载自动步道设计图。图片来源:Thyssenkrupp

TIM截图20170920151733

图:早期非磁悬浮版本的Turbo Track自动步道。图片来源:Thyssenkrupp

  与此同时,旅客可先体验早期非磁悬浮版本的ACCEL自动步道,名为Turbo Track。2010年,多伦多皮尔森国际机场就已引入了Turbo Track自动步道。

  “旅途会让人疲惫紧张,而帮助旅客缩短路途用时只是我们尝试提升乘机体验的其中一环,”机场发言人莎宾·哈尼法(Shabeen Hanifa)说。

  自动步道要这样走

  最后,再来说说搭乘自动步道需要遵循的礼仪及搭乘方法:是前行还是站定?

  “两种都可以,”来自埃米莉·波斯特学会(Emily Post Institute)的丹尼尔·波斯特·森宁(Daniel Post Senning)说。但广为接受的惯例是靠右站定,左侧通行。

  “在机场,人们的时间表被打乱了,”森宁说。“有时候他们来晚了,有时候他们急着赶一趟票价昂贵或十分重要的航班。因此,不堵塞通道才是既有礼貌又明智的选择。同时也请牢记,自动步道不是攀爬架,不是运动场,更不是一件玩具。”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