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血:一部疯狂的玩命史

作者:胖瓜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5-15

从玩命到救命,输血经历了一段血与泪之路。

  输血这个词,对于现代人来说并不陌生。一袋袋殷红温热的液体,在医生的妙手之下,便能奇迹般地救活许多人的生命。然而,这种奇妙的治疗方法并不是神的恩赐,它是在漫长的历史中,靠一些疯狂大胆的天才,用血和泪摸索出来的……

  黎明前漫长的黑夜

  输血之所以会诞生,要追溯到生活在公元前430年左右的希波克拉底。这位古希腊的大爷被广泛地尊称为“医学之父”,他的医学理论统治了欧洲至少两千年,虽然它们基本上都是错的。

希波克拉底

希波克拉底(squarespace.com

  在血液这个问题上,希波克拉底有一个很重要的“体液学说”。他认为,世间所有生物,都是由四种体液(血液、粘液、黄胆汁、黑胆汁)构成的,而任何疾病,都可以用体液的失衡来解释。因此,治疗疾病的终极方法,就是调整四种体液的比例。

  哪种体液最容易操纵?当然是血液。正是这样,古欧洲人才发明了大名鼎鼎的放血疗法,由兼职外科医生的理发师们用剃刀割开病人的血管“治病”,他们甚至还在1685年治死了英国国王查理二世。除了放血外,人们还会补充血液。古罗马帝国就流行着这样一种习俗,狂热的观众涌入斗兽场,喝掉角斗士们厮杀时洒落的血液。到了15世纪,依然有人提倡将饮用年轻人的血液作为恢复青春活力的手段。16世纪一位名叫安德烈亚斯(Andreas Libavius)的德国医生认为,只要将健康人的血液转移到病人身上,就可以给他提供生命的源泉,将病魔驱赶出去

放血疗法_副本

放血疗法(健康报)

  这些想法愚昧又野蛮,但永葆青春的诱惑吸引了无数前仆后继的研究者,着实推动了医学的进步。开始有人研究血管循环系统的解剖结构,而这个人,就是17世纪的威廉·哈维(William Harvey)虽然那时候人们对血管和血液的认识还停留在非常粗浅的肉眼水平,但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开始了输血实验。

威廉·哈维绘制的前臂静脉图

威廉·哈维绘制的前臂静脉图(returnofkings.com

  草菅人命的早期实验

  1666年11月14日,在牛津大学的实验室里,威廉·哈维的学生们进行了史上第一次输血实验。他们准备了两只狗,第一只狗被置于高处,它前臂的静脉被割开,血液顺着管子在重力的作用下流入第二只狗的左侧前臂静脉中。为了避免,它右侧的前臂也被割开,一边输血、一边放血。第一只狗的血液流干了之后,这个血腥的实验才算结束。实验者们给第二只狗包扎好伤口,便惊喜地发现,它很好地承受了这场骇人听闻的输血治疗。于是他们宣布:实验成功了。

  一年后,法国的年轻医生丹尼斯(Jean-Baptiste Denis)率先在人体上进行了类似的实验。他在屠夫的帮助下,将一只山羊的血液输给了一个发热的小男孩。这根本就是草菅人命,但或许是因为输血的分量太少、速度太慢,小男孩幸存了下来。之后,输血治疗就被轻率地认定为有效的治疗方法。我们都知道,输血是在失血的情况下才使用的,但当时的医生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重要的问题。大胆的外科医生们开始用动物的血液给狂躁的精神病人治病,希望他们能变得同样温顺。

用狗给病人输血

用狗给病人输血(wikipedia)

  在前后短短的两年内,有许多的实验动物和病人死于输血治疗。医学家们观察到了恐怖的溶血现象,在输血的24小时内,病人迅速出现发烧、胸痛、血压下降的症状,甚至很快死去。彼时,医生们还没有意识到血型的存在,对这些事故毫无总结归纳能力,只能叹息自己手气不佳。加上由于器械不洁带来的大面积感染,接受输血治疗和找死无异。因此,1668年,英国皇家学会和法国政府明文禁止了输血这项疗法。不久,梵蒂冈教廷以宗教为名谴责了那些科学家们,输血此后陷入了长达150年的沉寂期。

  输血第一次拯救了一条生命

  詹姆斯·布伦德尔(James Blundell)19世纪初伦敦圣托马斯医院的一位产科医生,他工作上最大的苦恼是,产妇们总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病床上。他翻阅了过去的老资料,开始思索能不能用输血来拯救这些妈妈的生命。他先是用猫狗做了实验,不久便福至心灵地意识到,不同物种的血液是不能共用的。但有谁愿意充当献血人,把珍贵的血液赠送给他人呢?

詹姆斯·布伦德尔

詹姆斯·布伦德尔(wikipedia

  布伦德尔很快就找到了心甘情愿的献血者。病床边的一位丈夫愿意伸出胳膊,让布伦德尔用大针筒从他的前臂抽出了大约400毫升的血液,之后输注到他妻子的体内。幸运的是,这次输血没有出现排异反应,妻子得救了。

  从1825年到1830年之间,布伦德尔进行了10次输血治疗,其中5次产妇都被奇迹般地救活了。1840年,他还在一位血友病患者身上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全身换血治疗。

  诚然,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输血依然凶险,就算是在布伦德尔所在的伦敦,大部分医生也拒绝学习这项治疗手段。但对于绝望的、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病人来说,它起码带来了一线生机。

  ABO血型:开天辟地般的发现

  19世纪晚期,开始有人在体外实验中观察到,将不同的血液混合时,有时候红细胞会像是溶解掉似的失去原本的形态和大小并聚集成团,这就是所谓溶血反应。假设红细胞在病人的体内聚集成团,后果一定是灾难性的。

溶解的红细胞

溶解的红细胞(nature)

  1900年,奥地利医生卡尔·兰德斯坦纳(Karl Landsteiner)也发现了这一现象。但他从来不信什么“运气”的鬼话,决定找出其中的规律。他从22位同事身上收集了血液,并不断排列组合交叉混合,将结果编写在表格中,最终归纳出了三种血型,分别命名为A、B、C血型。其中的C型,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O型血。他发现,那些严重的溶血反应只发生在不同血型的人之间。

卡尔·兰德斯坦纳

  卡尔·兰德斯坦纳(wikipedia  

  1902年,兰德斯坦纳扩大了实验规模,将人数增加到155人,发现了第四种更加稀有的血型,它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AB”型血,出现概率大约只有2.5%。

  ABO系统血型的发现,在现代的外科医学中,有着开天辟地般的意义。根据他的血型理论,人们迅速摸索出了血型鉴别的技术,建立了现代血型系统。1907年,纽约西奈山医院首先为病人进行了分型输血。结果非常成功,人们终于不用再将输血当成俄罗斯轮盘赌了。而兰德斯坦纳本人,也因为这个伟大发现获得了1930年的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

  此后,人们发现了更多的血型系统(包括Rh血型系统),输血过程中出现的致命溶血反应,已经越来越少了。这些成功,都要感谢前人的努力。

  ABO血型的依据在于红细胞上有哪种抗原。过去认为AB型是万能受血者、O型是万能供血者,由于新血型系统的发现,这个说法已被证实有误(ikexue.org

  战争是血库的催化剂

  在人们还没有学会如何保存血液之前,输血必须现采现输,因为离开人体的血液很快就会凝固。但是谁能保证在病人需要输血时,总有志愿者在一边候着呢?

  过去直接输血的器械,两头连接供血者和受血者,用针筒推动血液流动(世界卫生组织)

  这个问题在战争时期显得更加紧迫。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国皇家陆军医疗部队的几位医生发现,只要在新鲜血液中加入少量的柠檬酸钠,血液就不会凝固。他们迫切地希望拯救那些被炮弹击中的伤兵,不仅开发出了保存血液用的冰瓶,还排除万难,征得政府的同意,在西线战场上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专业的输血站。

  1936年西班牙内战期间,西班牙医生弗雷德里克(Frederic Durán-Jordà)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专业血库。他从每个献血者身上抽取300~400毫升的血液,与10%的柠檬酸钠溶液混合后,在抽压条件下灌进无菌消毒过的玻璃烧瓶里,之后密封,置于2摄氏度的低温下保存。血库运行了30个月,3万位献血者在这里贡献了超过9000升血液。

西班牙医生弗雷德里克

西班牙医生弗雷德里克photobucket.com

  弗雷德里克的血库系统在随后的二战中被广泛采用。全世界的人都看见了血库的强大功效,它能无视距离和时间的障碍,将救命的鲜血送到病人身边。因此,战争结束后,各国的常规血库便如同雨后春笋一样涌现了。

1943年西西里岛上,医疗兵给伤员输血

  1943年西西里岛上,医疗兵给伤员输血(wikipedia)

  如今,输血已经是医学实践中最常规的操作之一。据统计,全球每年要输注8500万单位的红细胞,相当于要花掉1700万升的血液。这项原本被视作赌命的危险疗法,已经拯救了不计其数的生命。

  如今输血已经是一项安全有效的治疗手段(wisegeek.com)。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