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尘封的食谱中发现的马克·吐温的童话遗作

来源:澎湃新闻网发布时间:2017-11-30

这是马克·吐温亲子时间的作品。

  在1879年的一篇日记中,马克·吐温写道:“我在六楼完成了一天的写作之后,经常会悄悄溜进二楼的客厅,希望开饭前在沙发上休息一下,抽一根烟;然而我很少能够得逞,因为儿童室跟客厅相通,孩子们肯定会有事进来,发现我在那儿——然后我就不得不坐进一张大椅子里,在两个扶手上各放一个孩子,开始给他们讲故事。” 那是在巴黎的一家旅馆,故事的听众是吐温的两个小女儿克拉拉和苏茜,她们会挑选一本杂志,翻到里面的一幅图画作为故事引子,请爸爸给她们讲,据吐温回忆,“她们挑选的图画都很奇怪。”

22

马克·吐温与家人

   有一天晚上,两个女孩翻了翻《斯克里布纳》,竟然挑了一幅解剖图。吐温于是开始讲一个名叫强尼的男孩的故事。故事“非常引人入胜,大获成功”,吐温“获得了特殊奖励,在接下来的五个晚上,从那篇干巴巴的文本里挖掘出一个崭新的故事”。之后,吐温在纸上记录下了这个故事专场的笔记,然而记得断断续续,支离破碎,开头是这样的:“寡妇,奄奄一息,把种子给了强尼——种子是以前另一位老妇人给的,她曾经善待过这位老妇人。”笔记在十六页之后,以一个紧张的情节戛然而止:“由两条从不睡觉的巨龙把守着。”虽然吐温也许给女儿讲过无数个童话故事,但他付诸笔端的只有这个故事的笔记。

1

  马克·吐温的十六页手稿

  吐温死后,这些笔记进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马克·吐温文献档案馆。2011年,温索普大学的一位吐温研究专家约翰·伯德博士,打算写一本吐温食谱,在伯克利档案馆查找跟食物有关的资料时,注意到了那些故事片段。他要求查看那份文件,因为里面有“麦淇淋”一词。这时他才辨认出这是一则没有讲完的童话故事,跟吐温的那篇关于在巴黎讲故事的日记正好吻合。

  面对一百多年前的这个支离破碎、没有讲完的故事的粗略笔记,以《阿莫的生病日》获得凯迪克金奖的菲利普和埃琳·斯蒂德夫妇开始了他们极富挑战性的工作:菲利普·斯蒂德以吐温的笔记作为出发点,想象这是一个由菲利普和吐温本人的对话支撑的故事,他回到密西根湖的海狸岛,从吐温的故事框架开始,并且专门引用吐温笔记里的文字,写了一篇万字手稿,把自己的创作与吐温的笔记融合到一起;埃琳·斯蒂德则运用木刻、水墨、铅笔、激光切割机等丰富手段绘制了全书独具风格的插画。

  近日,这本身世奇特、经历了相隔百年的两代作者创作的童书《麦淇淋王子失窃案》由“天略童书馆”引进出版,并在前不久落幕的2017年上海国际童书展上进行了新书首发。

2

  作为资深的儿童文学作家和研究者,梅子涵先生认为,这本书可以从很多角度去解读,而他重点谈到的是作为给女儿们讲故事的父亲的马克·吐温,他每天忙碌地写作,然而在写完了一天的故事后,左腿上坐着一个女儿,右腿上坐着一个女儿,开始他们的亲子时光。这本书正是对一个如此伟大的作家的亲子时间的记录。

3

马克·吐温故居与博物馆

  他说,《爱丽丝漫游奇境》也是在泰晤士河上面的一条小船上,一个教数学的大学老师讲给三个孩子听的,那个故事其实也是讲得断断续续,随性而讲的故事,后来成了一个伟大的经典。《柳林风声》也是一个亲子故事,是一个爸爸每天讲给儿子听的。《麦淇淋王子失窃案》也是如此,亲子阅读时讲的故事,也许缺少严密的逻辑和构思,而正是这样缺少严谨逻辑和构思的故事,往往有很家常的味道。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