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乐此不疲的聚会什么样?

—— “诗酒乐天真”之二
作者:洛阳晚报记者 陈旭照来源:洛阳网发布时间:2017-07-19

四个老儿三百岁,当时此会已难伦。如今白发游河叟,半是清朝解绶人。喜向园林同燕集,更缘尊酒长精神。欢言预有伊川约,好作元丰第四春。

      文彦博,字宽夫,号伊叟,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一生经历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史称其“立朝端重,顾盼有威”,又说他“公忠直亮,临事果断……朝野倚重”。

  文彦博也做过西京留守,洛阳“诗酒乐天真”的历史篇章上,也有他华丽丽的一笔。

文彦博画像

文彦博画像(潇湘晨报网)

  一到洛阳就办“五老会”

  北宋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因与激进变法的王安石政见不和,文彦博选择躲避,以太尉之职留守西京洛阳。

  远离权力斗争的漩涡,终于可以放松疲惫的身心,文彦博骨子里对“文”的倾慕便不可遏止地变成了行动。

  这年九月,他牵头发起了著名的“洛阳五老会”。参会的“五老”,除了文彦博本人,还有范镇、张宗益、张问、史炤,都是当时德高望重的退休老臣。

  兴致勃勃的文彦博为“五老会”作诗,诗中写道:“四个老儿三百岁,当时此会已难伦。如今白发游河叟,半是清朝解绶人。喜向园林同燕集,更缘尊酒长精神。欢言预有伊川约,好作元丰第四春。”

  “耆英会”的动静太大了

  两年后的元丰五年,文彦博又联合富弼,组织了“耆英会”。

  《邵氏闻见录》载:“元丰五年,文潞公以太尉留守西都,时富韩公以司徒致仕,潞公慕唐白乐天九老会,乃集洛中公卿大夫年德高者为耆英会。”

  这些德高望重的“公卿大夫”都有谁呢?除了富弼和文彦博,还有司封郎中席汝言、朝议大夫王尚恭、太常少卿赵丙、秘书监刘几、卫州防御使冯行已、天章阁待制楚建中、朝议大夫王慎言、太中大夫张问、龙图阁直学士张焘、宣徽使王拱辰、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司马光,一共13人。13人中,除了司马光,其余12人年龄都超过了70岁,最大的是富弼,79岁高龄。

手绢

李桐《洛阳耆英会》手绢(新浪网)

  这里面还有个故事,按理,60多岁的司马光是不能参会的,但他学问高、人品好、威望重,又在洛阳居住,不让这样的人参会显然是个巨大的遗憾,于是,“素重奇人”的文彦博便“用唐九老狄兼谟故事”请司马光入会——唐代白居易举办“九老会”时,秘书监狄兼谟和河南尹卢贞年龄都没达到70岁,但都让参了会。

  人员确定后,文彦博“就资胜院建大厦曰耆英堂,命闽人郑奂绘像其中”,并“以地主携妓乐就富公宅作第一会”,之后其他人轮流做东。

  “耆英会”在洛阳的动静太大了,“洛阳多名园古刹,有水竹林亭之胜,诸老须眉皓白,衣冠甚伟,每宴集,都人随观之”。

  你一来,“真率会”就变俗了

  元丰六年,文彦博又邀程珦(xiàng)、司马旦、席汝言三位同龄耆宿,在自家举办“同甲会”。

  他有一首名字很长的诗,《奉陪伯温中散程、伯康朝议司马、君从大夫席于所居小园作同甲会》,记述了本次集会的盛况。

  “四人三百十二岁,况是同生丙午年。招得梁园同赋客,合成商岭采芝仙。清谈亹(wěi)亹风生席,素发飘飘雪满肩。此会从来诚未有,洛中应作画图传。”

  年龄合计312岁的四个人有何来头?程珦是程颢、程颐的父亲,司马旦是司马光的哥哥,席汝言为退休的司封郎中,个个名头响当当,范仲淹的儿子范纯仁就羡慕得不得了,赋诗作评:“四公眉寿复均年,此会前修未省传。筋力轻安同少壮,风标潇洒似神仙。分司东洛荣难并,聚德西豪事莫肩。今夕天官应有奏,老人星彩近台躔(chán)。”

  有意思的是,受文彦博办会的影响,司马光后来也牵头组织了一个“真率会”,但拒绝文彦博参加。

  《侍讲杂记》记载,“真率会”参会人员有六七人,“时相与会于城内之名园古寺”。大家立下规矩:“果实不过三品,肴馔不过五品,酒则无算。”

  这就牵出了为什么不让文彦博参加的原因,因为他排场太大,不符合“真率会”节俭的主旨。

  不让去也得去,文彦博有自己参会的办法。有一天,他听说“真率会”正在举办,一声招呼不打,直接带着一大堆好吃好喝的赶到会场,司马光笑着接纳了他,开玩笑说:“你一来,这会就变得俗气了!”

  俗就俗呗,只要大家玩得高兴。实际上,大家玩得也真高兴,史载:“相与欢饮,夜分而散。”

转自洛阳网,原文标题为《老伙计们办个会一起乐吧(诗酒乐天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