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埋没300年 却让日本和欧洲"捡宝"

作者:钟茜来源:成都晚报发布时间:2017-04-20

《天工开物》是明代科学家宋应星的伟大著作,系统地记载了明代以前我国农业和手工业的生产技术与经验。遗憾的是,这本书一直没有引起中国人足够的重视,反倒是传播后促进了日本和欧洲的发展。

    本文摘自:成都晚报,原题为:《专家:“天工开物”埋没300年却让日本和欧洲“捡宝”》

  古老中国百年以来一直试图学习西方,但反观民族自身深厚的文化积淀,从中获得精神和思想的养分,似乎更为重要。在中国开始急速成长为“世界工厂”的今天,《天工开物》穿越了近400年的时空,其所体现的东方自然观和技术观,应该再次引起我们的反思和重视。

《天工开物》体现的东方自然观和技术观,应该再次引起反思和重视。(图源网络)

《天工开物》体现的东方自然观和技术观,应该再次引起反思和重视。(图源网络)

  72岁的黄永松,满头银发,神采奕奕。穿着宽大的土布对开襟长衫侃侃而谈。他长期从事民间文化抢救和保护工作,对明代著作《天工开物》情有独钟。这部由明代科学家宋应星在1637年出版的伟大著作,系统地记载了明代以前我国农业和手工业的生产技术与经验。“在明代,我们的GDP是全世界最高的,我们的创意产品、我们的品牌那个时候是全世界最好的。”

  “1637年是很奇特的一年,这一年在东西方同时出版了影响人类的两本书,但这两本书的命运非常不同。1637年,欧洲近代哲学的奠基人、理性主义的奠基者笛卡尔,出版了《方法论》一书。这本书被认为是近代哲学的宣言书,树立起了理性主义认识论的大旗。从笛卡尔的理性主义开始,西方完成以科学实践为契机的产业技术革命,揭开了世界近代科技革命的光辉篇章,成就了今天所看到的西方世界。”

  遗憾的是,中国的《天工开物》问世三百年来却没有引起中国人足够的重视,反倒是传播后促进了日本和欧洲的发展。早在17世纪末,《天工开物》传到了日本,作为日本生产技术的基础图书,在日本各藩的“植产兴业”中被奉为指南。当时日本人往往苦于自身工艺技术的落后,无法生产和中国货媲美的产品,得到《天工开物》,他们如获至宝。

8af96d9d8643dc8

《天工开物》(网络图)

  两百年后,1837年,法国汉学家儒莲把《天工开物·乃服》的蚕桑部分,加上《授时通考》的蚕桑篇,译成了法文。“丝绸制品自古就是中国的优势贸易产品,他们想要学习和突破。当时欧洲蚕桑技术有了一定的发展,但因防治疾病的经验不足,导致生丝大量减产。《天工开物》提供了一整套关于养蚕、防治蚕病的完整经验,对欧洲蚕丝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黄永松看来,《天工开物》强调以民生日用为技艺的第一要素,这种重视民生日用和物品功能的思想正是艺术设计的出发点。百姓的日常生活所用就隐含着“道”,人的生存之道就是解决问题,能够很好活下去,这里所谓的“道”,正是从事工业设计的设计家应该追求的。

  “宋应星用‘天工开物’概括他的科学技术观和天人合一的东方科学哲学观,天工即巧用自然之力,开物即创造出人工之物。强调二者之间的配合与协调,但在开物的过程中则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必须合用人力与自然力二者来开发。”黄永松谈道,“古老中国百年以来一直试图学习西方,但反观民族自身深厚的文化积淀,从中获得精神和思想的养分,似乎更为重要。在中国开始急速成长为‘世界工厂’的今天,《天工开物》穿越了近400年的时空,其所体现的东方自然观和技术观,应该再次引起我们的反思和重视。”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