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人与人生蛋》:大院士的性科普著作

作者:赵言昌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03-14

要不要对学生进行性教育?倘若可以,应该怎么教育?其实这些争议问题朱洗院士的《蛋生人与人生蛋》都可以解决。

  二月底、三月初,发生了许多大事。韩国决定部署萨德、特朗普指责奥巴马监听、两会顺利召开,等等。在这一连串的新闻中,一本小学生性教材却意外地火了。

图片1

(小学生性健康教材;图片来源:sina.com)

  要不要对学生进行性教育?倘若可以,应该怎么教育?又该科普哪些内容呢?面对巨大的争议,校方最终决定收回此书。[1]不过,回望历史,我发现,有一本书早就解决了这些问题。

  这本书,就是朱洗院士的《蛋生人与人生蛋》。(朱洗院士详见科学人:《朱洗:从山村里走出来的“蛤蟆博士”》

图片2

(朱洗院士的科普书;图片来源:新星出版社)

  朱先生开篇便写到,“求智识、求了解是人类的天性,孩子如此,老人亦如此。”越是秘而不宣的话题,越是能激起人的兴趣,进而引发幻想、疑问和误解。

图片3

(性教育缺乏闹出的笑话)[2]

  性,就是这么一个问题。你告诉孩子,“你是垃圾箱捡来的”。他们就会自己瞎琢磨,总结出一套扭曲的理论、闹出不少让人哭笑不得的笑话,甚至,受到侵犯而不自知。何妨跟他们讲清楚呢?

  朱先生能在八十年前拥有这样的想法,不但是超前的,而且是勇敢的。

  其次是怎么教。

图片4

(朱洗先生)[3]

  全书第一章,朱洗院士既没有谈器官,也没有谈发育,反而讲述了古代学者,中国的、希腊的、罗马的,对生育的见解。例如,挨姆培多克拉认为,子宫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气温较高,孕育男孩,一部分气温较低,孕育女孩。为什么呢?因为男子毛发较多、肤色较深,而生活中,毛发较多、颜色较深的动物,多是出自温暖的南方。

  先把古人错误的观点列举出来,然后介绍文艺复兴以来,学者们为了弄清生殖真相所做的实验,最后再说明结论。如此一来,不仅增加了全书的可信度,而且,可以让学生产生这样的意识——用个人经验去推测天地万物的奥秘,是不靠谱的;智识来源于求知,求知则需要实证。

  最后,是教哪些。

  这次事件的焦点之一,是应不应该跟小学生介绍单身主义、不育主义、同性恋等内容。

  有些人认为,这些内容争议性较大,最好不要出现在小学教材上。

  严格来说,《蛋生人与人生蛋》属于生殖科普,而《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是性教育教材。侧重点不同,内容也就没有太多重合。不过,在全书的最后一部分,朱洗院士也提到了一个在当时非常有争议性的话题——节制生育。

  在介绍了生殖相关的知识以后,朱洗院士指出,胎生比卵生更好。蛔虫一次产卵数千万枚,因为不产这么多,它就会灭绝;人类尽管一次只有一胎,但是子宫为婴儿提供了天然的屏障,而乳汁哺育又进一步增加了后代的存活率。在此基础上,人类和其他哺乳动物最大的区别,莫过于后天的教育。先天的胎生和后天的教育,是人类称霸全球的关键。

  教育是需要资源的。既穷困又负债累累的旧中国,如何才能使男女儿童都受到良好的教育呢?

  答案就是节制生育。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朱洗院士对于争议性话题,没有避而不谈。恰相反,他本着科学的态度,不但解释了问题的来龙去脉,而且给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我觉得,这对于同性恋等争议性问题,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蛋生人与人生蛋》成书于1937年,是《现代生物学丛书》的第一辑第一册。1937年,对中国来说,是近代最关键的几个年份之一;也是在这一年,朱洗先生离开北京,到达上海,加入了文化生活出版社。不久,同事们聊天,谈到现代科学。朱洗先生提议,编写一套《现代生物学丛书》。

  循着“使学术大众化……由浅而深、由简而繁,用畅达明确的文笔,写成系统丛书,可做青年学生的课外读物”的目标,在战争的炮火声中,朱洗先生开始了艰难的创作。

  朱洗先生在文中写道:“这部生物学丛书的第一集,就在这次大战期间,郁郁穷困的环境下写成的。”淞沪战役开始后,好友巴金先生和吴郎西先生去了较为安全的重庆,朱先生为了写书方便,毅然留在了上海。他每周日下午去文化生活出版社,和同事聊天,互相鼓舞。[4]

  编辑催得急,先生写得快;先生写得快,编辑印得也快。《蛋生人与人生蛋》在1938年出版,一年后即再版。之后,珍珠港事变爆发,日军加强对中国的控制。编辑路蠡先生被日军逮捕,昂然不屈,最终遇害。

  幸运的是,文化生活出版社,并没有因此停顿。甚至可以说,因为朋友的遇害,朱洗先生和出版社的同事们,越发拼命工作。在艰难的环境中,以微薄的人力,书写、出版百万巨著,这其中,除了对年轻一代的关爱以外,恐怕还蕴含着对老友的牵挂吧?

图片5

(《现代生物学丛书》中的插图;图片来源:booyee.com)

  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书里的不少知识,如今看来已经不算新,但是,朱洗院士“在实验室和大众之间架桥梁”的想法和面对问题既不避讳也不偏激的态度,历久弥新。

  屈原在《天问》中写到:“玄鸟致贻,女何喜?”玄鸟送来卵,为什么简狄就有身孕了?这样的问题,数千年前的古人问,自然是浪漫的、大胆的,现在的人,难道还要这么问么?

  参考文献

  [1] 断章取义9年心血被毁 这本要被收回的小学“性教育书”,卖脱销了[EB/OL]. [2017-03-10]. http://gz.ifeng.com/a/20170308/5445571_0.shtml.

  [2] 最纯硕博夫妻:3年不孕上医院检查原来只同床-最纯硕博夫妻, -杭报在线-新闻[EB/OL]. [2017-03-10]. http://zt-hzrb.hangzhou.com.cn/system/2011/07/06/011409171.shtml.

  [3] 童第周. 朱洗先生的生平及其学术成就[J]. 科学通报, 1962, 10: 004.

  [4] 张之杰. 朱洗与无政府主义为生物学家朱洗传记补遗[J]. 科学文化评论, 2008, 5(3): 21–34.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