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艺斋集稿》:纵使辛酸泪,不改济世心

作者:朱磊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2-29

《废艺斋集稿》正如它的作者一样,处处都是故事。

  经典名著《红楼梦》在我国妇孺皆知,它不但蕴含无比丰富的人生哲理,还涉及到绘画、诗词、建筑、医学、烹调和手工艺制作等等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虽是一部小说,却包罗万象,堪称一部前无古人的奇书。

  写奇书者必是奇人,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必是个“博于才艺”之人,可尽管关于曹雪芹的研究著述颇多,但除《红楼梦》之外,学者们并未发现他撰写的其他任何作品。然而1973年,著名红学家吴恩裕公开发表了《曹雪芹的佚著和传记材料的发现》一文,详细介绍了新发现的曹雪芹佚著《废艺斋集稿》(注一),人们才对曹雪芹的“于学无所不窥”有了进一步深刻的认知。这部书共八卷,讲述了金石雕刻、风筝制作、编织工艺、脱胎手艺、织补、印染、园林布置和烹调技艺等,可谓是研究曹雪芹及清朝手工艺制作的绝佳材料。《废艺斋集稿》正如它的作者一样,处处都是故事。

曹雪芹画像(中国美术馆馆藏油画,宋惠民 绘)

曹雪芹画像(中国美术馆馆藏油画,宋惠民 绘)

1、雪芹遗珠多磨难

  1943年,日军统治下的北平城并不安宁。话说有一位名叫孔祥泽的中国学生,对西洋雕塑颇感兴趣,经人引荐拜了时任北平国立艺专外籍教授的日本人高见嘉十为师。高见嘉十当时对中国的风筝艺术十分痴迷,想编写一本介绍中国民间风筝的书,孔祥泽便也和他一起研究起了风筝。

  一日,高见嘉十给孔祥泽写了一封信,要求孔祥泽立刻到他家中商量要事。收到老师信件的孔祥泽自不敢怠慢,匆匆赶到高见嘉十的住处后,才发现老师想给他看一部中国古书。

  原来,一位姓金田的日本古董商人刚刚从前清的礼亲王府重金购得了一部名叫《废艺斋集稿》的工艺书。高见嘉十听闻此事后,十分好奇,便欲打算邀请部分中国学者共同对书的真伪进行勘定。万般斡旋之下,金田终于答应高见嘉十的请求,遂请来关广志、赵雨山、金仲年、金福忠和杨歗谷等五位当时著名的文物家、美术家及工艺家一同对书稿进行品鉴。孔祥泽作为高见嘉十的学生,也被邀请参与其中。

  一番鉴定之后,众人纷纷认为这部奇书正是曹雪芹所著,此书对于揭开围绕在曹雪芹及《红楼梦》之上的谜团必有重大意义。于是,尽管金田对几位中国学者进行了严密监视,但他们还是趁机偷偷抄录了书中部分内容,而孔祥泽抄下的正是该书第二卷——《南鹞北鸢考工志》。

  然而仅仅二十六天后,古董商人金田就携书回到了日本,从此《废艺斋集稿》便杳无音讯。而孔祥泽所抄的《南鹞北鸢考工志》,也成了《废艺斋集稿》在世上昙花一现后仅存的残卷。遭逢乱世,事情本随着书的消失而告一段落,孔祥泽也回到了平凡的生活中。但1971年红学界发生的一件大事,又将孔祥泽拉回到渺远的记忆中。

 1971年发现的曹雪芹故居题壁诗(来源于古洞娘子新浪博客)

1971年发现的曹雪芹故居题壁诗(来源于古洞娘子新浪博客)

  这年四月,北京香山脚下的正白旗村39号老屋发现了曹雪芹的题壁诗,作为罕见的曹雪芹遗迹,可谓轰动一时。在观摩了题壁诗的字体之后,孔祥泽不禁联想到了几十年前抄录的《废艺斋集稿》,他清楚地记得这部书中除讲述编织等卷为他人笔迹,其余书卷的字体悉与题壁诗相同。他还记得其中一篇自序文后的落款为“时丁丑清明前三日,芹圃曹霑”(注二)。

  想到这里,孔祥泽格外激动,他迅速带着当年手抄的《南鹞北鸢考工志》找到了著名红学家吴恩裕和胡德平,并向他们讲述了《废艺斋集稿》的其他内容。吴恩裕曾任北大教授,当时已经对《红楼梦》及作者曹雪芹的生平家世研究了近二十年。在多方比较论证后,他坚信《废艺斋集稿》确系曹雪芹佚著,并据此撰写了《曹雪芹的佚著和传记材料的发现》的文章于1973年发表在《文物》杂志上。从此,《废艺斋集稿》获得广泛关注,成为红学家们热衷讨论的一桩公案。

图3 - 吴恩裕(1909.12.10-1979.12.12),《废艺斋集稿》能为世人所知,吴恩裕功不可没(来源于中国政法大学校报)

吴恩裕(1909.12.10-1979.12.12),《废艺斋集稿》能为世人所知,吴恩裕功不可没(来源于中国政法大学校报)

2、一颗忧民济世心

  我国古代视巧计为末流,文人间素有“百工之人,君子不齿”的说法,可是曹雪芹虽为文人,却不但精通金石、风筝、编织等多种工艺技术,还将它们详细记录下来,写出一部《废艺斋集稿》。他为何要写下此书?难道不怕文友们笑话吗?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

  话说曹雪芹有一位江宁老乡,名唤于景廉。清朝年间征伐频仍,于景廉便应征进了军营,他在战争中不幸伤到腿脚落下了残疾。后来于景廉和曹雪芹一样,也居住在北京城,可是他家丁众多,又不能做重体力活,唯有靠卖画勉强度日。

  这一天,实在难以为继的于景廉来到曹雪芹家中求助,还没交谈几句他便潸然泪下:“梦阮兄,实不相瞒,家中已经三日揭不开锅了。如今隆冬腊月,可怜我一众儿女,又冷又饿,真是让我这个做父亲的生不如死啊!”曹雪芹听罢望着于景廉,哽咽良久。

  然而当时曹家早已破败,曹雪芹想喝酒时尚且需要靠卖画才能买得起一壶劣酒,因此也并无钱财帮助故人化解窘境。适逢曹雪芹身边有一些竹子和纸张,他顿时心生一计,扎了些风筝给于景廉,说道:“叔度兄(于景廉字叔度)权且拿去一试,若卖得出去,或许能解燃眉之急也未可知。”除夕这天,于景廉牵着一头满载酒食的毛驴来到曹雪芹家中,异常兴奋地告诉他:“梦阮兄,真想不到,几只风筝竟然卖了好价钱,足够咱们过一个肥年了!”

图4 - 精美的曹氏孔雀开屏风筝(来源于北京妇女网)

精美的曹氏孔雀开屏风筝(来源于北京妇女网)

  曹雪芹因此极为感慨,他没想到被众人视作无用的风筝竟能解决人的生存问题。世上像于景廉一样的残疾人还非常多,他们往往由于不能从事重体力劳作而生活困顿,何不把风筝制作等技艺传授给他们,让他们以此解决温饱呢?于是,为了让“有废疾而无告者,谋其有以自养之道”,曹雪芹遍寻古人的工艺书籍,并结合自身实践,举一反三,将适合残疾人学习的八种技艺详加阐述,著成了《废艺斋集稿》一书。

  《废艺斋集稿》共八卷。第一卷为金石图章,主要讲解了图章制作中如何选料、如何刻边款等技巧。第二卷《南鹞北鸢考工志》,主要为风筝的扎、糊、绘、放的技艺。第三卷和第四卷均专为盲人所写,分别记录了编织和脱胎工艺,曹雪芹为了便于底层人民读记,还编了通俗顺口的歌诀。第五卷所介绍的织补和印染技术,则是曹家做江宁织造时的家学。第六卷是竹制品的雕刻和制作,诸如扇骨、宫灯等等。第七卷和第八卷则分别说明了园林布置和烹调技巧,不禁令人联想到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为宝黛钗们设计的大观园和各色精妙美食。

  在脂砚斋对《红楼梦》的眉批中曾写道: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从《废艺斋集稿》则可以看出,曹雪芹的深情和心血并非仅仅倾注于一部《红楼梦》,现实生活中的他,更是对底层劳苦大众充满了悲悯济世的情怀。

3、纸鸢达人曹雪芹

  《废艺斋集稿》现存的残卷便是孔祥泽当年所抄写的《南鹞北鸢考工志》,它不仅记叙了风筝制作的技巧,还给出了很多彩绘图谱,编写了易于记忆的歌诀。

  除此之外,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七十回中也有过对红男绿女们放风筝的专门描写。这一回中,曹雪芹按照每个人物的命运和特点分别给他们设计了不同的风筝,如嫣红的蝴蝶风筝、宝玉的大鱼风筝、贾环的螃蟹风筝、黛玉的美人风筝、探春的凤凰风筝、宝钗的大雁风筝、宝琴的蝙蝠风筝等等,真可谓形态各异,惟妙惟肖。

  不难看出,曹雪芹不愧是一个资深的风筝玩家,而且他不只玩赏,更深谙风筝的制作之法。曹雪芹在《南鹞北鸢考工志》一卷中对风筝制作流程的描绘出神入化,里面详细记载了四十三种风筝,大小从一寸到数丈都有,曹雪芹对每种风筝的制作技法都进行了详细记述,并且给每种风筝都配以骨架图、彩图及歌诀。除了工艺性外,曹雪芹还格外注重风筝的美感,从风筝黑、白、灰的处理,到色彩、色度、色调的处理,再到风筝外观造型的处理,他都是在强调绘画性的基础上娓娓道来。

精美的曹氏螃蟹风筝及其骨架结构图(来源于百度贴吧)

精美的曹氏螃蟹风筝及其骨架结构图(来源于百度贴吧)

  后来,在孔祥泽的努力下,《南鹞北鸢考工志》中的各类“曹氏风筝”终于从书中飞上了蓝天,并逐渐成为北方风筝的主要流派之一。2006年,曹氏风筝作为传统民间风筝艺术被列为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曹雪芹或许也没有想到,他用以救穷济世的风筝会在几百年后被如此尊崇吧。

-------------------------------------------------- 

  注释:

  注一:《废艺斋集稿》,红学界对该书是否为曹雪芹所著尚存一定争议,但包括吴恩裕、冯其庸、胡德平、游国恩等在内的众多著名红学家和专家教授均认为该书确为曹雪芹的佚著。

  注二:芹圃曹霑,曹雪芹本名曹霑,字梦阮,雪芹和芹圃都是他的号。

  参考资料:

    1、 《曹雪芹<废艺斋集稿>丛考》,吴恩裕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年版

    2、 曹雪芹的佚著和传记材料的发现,吴恩裕,《文物》1973年02期

    3、 《废艺斋集稿》研究综述,任晓辉/辛欣,《红楼梦学刊》2006年03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