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辔录》:爱国诗人泪撰“北游记”

—— 下集:遗珠名著终闪光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6-10-26

南宋大文学家范成大,于乾道六年(1170年)出使金国,不畏强暴,誓要索取先朝陵寝。出使金国路上,他看到旧朝都市残破,百姓凄惨,决心要将这些见闻写下来,于是《揽辔录》问世了。
 接上集:《死里逃生“北游记”》

  4

  话说公元1170年农历九月,范成大历尽艰辛,回到临安。同时带回的,除了一堆北行“日记”书稿外,还有金世宗的敕命——虽然不归还前朝皇帝的陵寝,但同意归还宋钦宗的梓宫(注一)。从当时的外交政策上看,也算不辱使命。

  范成大没有急着上交作业,而是让人先把这堆“日记”录了一个副本,然后花两个月时间,含泪完成一部对后世影响甚大的“北游记”——《揽辔录》。

  《揽辔录》一书,详细记载了从宋、金分界线的泗州,到金国统治中心中都的全部行程及沿途所见,包括经过的府、县、镇、山、河的名称、距离,以及河南境内大量的旅游文化资源,如雷万春墓、双王庙、伊尹墓、扁鹊墓和开封、安阳城市面貌以及风土人情。这些记录对于了解当时的社会风俗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也可以作为当地旅游资源开发的佐证。比如,“卢沟,去燕山三十五里,虏以活雁饷客,积数十只,至此,放之河中。虏法五百里内禁采捕故也。”记录了当时野雁很多,当局采取了保护野雁的政策。这是古代野生动物保护的最早记录之一,卢沟景区开发也曾用过。

伊尹墓2

《揽辔录》中提到的伊尹墓,位于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县城西南22公里魏堌堆村北,始建于3500多年前,安葬着商代宰相伊尹(网络图)

  而书中记载金国中都宫殿布局的部分,堪称古代建设学的代表作品之一。因此,该书对于后世研究金国历史地理、典章文物、建筑艺术等大有裨益。

  与其它地理学著作不同的是,《揽辔录》不但文采斐然,而且作者把真情实感融入文字当中。用现代人的说法就是,此书既是科普读物,也是文学精品。比如,写东京汴梁城的残破,“凡东京一门一楼,皆罗列其旧名与虏改之新名,而新宋门内,弥望悉荒墟”;大相国寺里,“倾檐缺吻,无复旧观”……一读就会触景生情,仿佛回到当时。而写河北地区的百姓,“男子髡顶,村落间多不复巾,蓬辫如鬼,而父老遗黎往往垂涕嗟啧,指使人云:‘此中华佛国人也。’老妪跪拜者尤多……”凡有心之人,读到这里,莫不黯然神伤。

  从这方面讲,作为旅行家,范成大比明朝的徐霞客差远了;但作为士大夫和诗人,其精神世界远比徐霞客这样的“专业旅行家”更丰富。这也是后世很多人称范成大为“爱国诗人”的原因之一。

 

  5

  《揽辔录》的问世,并没为范成大的仕途带来多大改变。从金国归来没多久,刚正不阿的他反对奸臣外戚张说,得罪宋孝宗。范成大自动请辞,回乡归里,为朝野称道。公元1172年到1182年,受朝廷委派,他继续为官,辗转桂林、成都、明州、建康等地。

  这期间,范成大没有忘记撰写地理学著作。《骖鸾录》记录了他于公元1172年从苏州出发,经浙江、江西等到广西的沿途见闻,《吴船录》则记录他公元1177年沿长江水路回到苏州的情形。这两部书都成为后世研究当地地理民俗的名著。

  尽管《揽辔录》一书在当时的影响力并不大,但读过此书的人,都会对范成大心生敬佩。同时代的爱国诗人陆游看了《揽辔录》,作诗感叹:“公卿有党排宗泽,帷幄无人用岳飞。遗老不应知此恨,亦逢汉节解沾夜。” 明代学者卢襄则称:“(此书)事核词雅,实具史法。读之若履其地,觏其人,有不知旷数世、隔千里者。”

  遗憾的是,经过800多年的风雨,宋朝国信史们所写的“北游记”大多都散佚,《揽辔录》目前也只留下来3000多字。20世纪80年代,现代学者孔凡礼(注二)点校整理此书,并将其收入《范成大笔记六种》(另五种为《骖鸾录》、《桂海虞衡志》、《吴船录》、《梅谱》、《菊谱》)之中。十多年后,中华书局将该书列为“唐宋史料笔记”丛刊,于2002年初版。现代学者研究宋金历史、地理,多参照此书;而书中所记,也被许多北方景点刻在石头上,永传后世。

  《揽辔录》的命运,再次向世人证明了那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内页

 《揽辔录》封面及内页(孔夫子旧书网)

--------------------------------

  注一:梓宫,皇帝﹑皇后或重臣的棺材。北宋最后一个皇帝钦宗被俘到北国后,被鑫帝海陵王完颜亮派人杀死在燕京,因范成大的争取,其梓宫直到金世宗时才送回临安。

  注二:孔凡礼(1923-2010年8月20日),安徽太湖县人,专门研究苏轼的专家。先后点校了《苏轼诗集》(中华书局出版)、《苏轼文集》 (中华书局出版)等书。研究范成大的作品,只是他的“兼职”工作。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