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没有被驯化,是输给了产蛋能力?

作者:雷切尔·努维尔(Rachel Nuwer) 翻译:林清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12-24

曾经,研究人员认为中国古代的鸟类遗骸来自最早的家鸡,但最新研究却表明,它们可能是野鸡的遗骸。研究还表明,野鸡曾经与人类生活在一起。

image.png

到目前为止,家鸡是地球上数量最多的鸟类,约为230亿只。最新研究表明,曾经还有另一个物种也是世界上“最受欢迎家禽”的有力竞争者。曾经,研究人员认为中国古代的鸟类遗骸来自最早的家鸡,但最新研究却表明,它们可能是野鸡的遗骸。研究还表明,野鸡曾经与人类生活在一起,这也为野鸡的早期驯化过程提供了线索。

劳卡斯·巴顿(Loukas Barton)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环境咨询机构杜德克(Dudek)的考古学家,同时也是这项研究的主要研究者。他表示:“我们很难找到鹿与狩猎采集者生活在一起的证据。但是,在这项研究中,我们似乎看到‘野生动物’生活在人类的生活圈中。”相关研究发表于《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

在中国北方距今8000年的历史遗址上,发现了很多鸟骨、猪骨、狗骨以及农具。此前,大多数考古学家都认为,这些证据可以看作家鸡驯化的最早证据。但令许多人费解的是,家鸡的野生祖先一般被认为是红丛林野鸡(red jungle fowl),原本生活在1600千米外的东南亚,它是如何出现在中国北方的呢?2015年,研究人员提出这些遗骸可能属于中国北方的野鸡。

为得到明确的答案,巴顿和同事将目光投向了距今7500年的大地湾遗址(位于甘肃省,属于新石器时代),分析了其中8副鸟类的骨头。此前,它们一直被认为是家鸡的骨头。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的研究人员通过两种不同的方法进行分析,其中包括对线粒体基因组进行测序,从遗传学上确认这些骨头来源于野鸡。

还有证据显示,这些野鸡主要以人类种植的谷物为食,表明它们常年与人类生活在一起。这相当于人类驯化野鸡的第一步。巴顿说,这个过程很可能与早期家鸡的驯化过程类似:野生鸟类开始与人类密切互动,彼此间最终形成持久、相互依赖的关系。然而,真正的驯化意味着人工选择带来的物理或基因方面的变化。不过,当时的野鸡在基因上与现在的野鸡匹配度很高。从技术上来讲,中国发现的这些鸟类仍然是“野生的”。

山东大学的遗传学家董瑜(Yu Dong,并未参与这项研究)认为,这些发现“非常重要”,为我们了解驯化史提供了重要见解。对于这项研究,她还有更多的好奇。比如,在新石器时代人们是否会主动欢迎野鸡。董瑜说:“如今,在很多田地的周围都会搭防护网,防止鸟类偷吃粮食。”

巴顿说,人类可能认为野鸡是很好的肉源。但是,无法持续产蛋却成为了野鸡的劣势,这也成为产蛋表现更为稳定的“家鸡”最终被驯化的原因。他还说,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今天我们没有吃‘肯德基炸野鸡’。”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