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千万新生命,让低收入国家的早产儿也有“奇迹”

作者:杨心舟来源:环球科学发布时间:2020-11-09

每一次生命的诞生都堪称一次奇迹,但是我们也许不知道的是,全球每年有1500万的新生命没有按照预定的时间来到这个世界,它们也被称作早产儿。	

image.png

澳大利亚伯内特医学研究院的副教授Joshua Vogel。图片来源:Burnet Institute


而祈祷“奇迹”对于许多低收入国家的早产儿来说,是一种需要面对的残酷现实。这些低收入国家的早产儿常常因为得不到及时和合理的治疗,需要面临很大的患病和死亡风险。而今年“自然科研全球影响力大奖(Nature Research Awards for Driving Global Impact)”的获奖者Joshua Vogel就有望为早产儿带来真正的生命奇迹,他推行使用的一种廉价,有效的治疗方案将拯救无数的新生命。


等待“奇迹”的新生命


据2014年《柳叶刀》的一项报告,早产已经成为婴儿和低于5周岁儿童死亡的首要原因之一,早产出生的婴儿往往会伴有短期或长期的高患病风险,包括呼吸道疾病、感染、代谢疾病等。而如何才能改善早产儿所面临的危险处境?这是许多专攻妇女孕产健康领域的科学家所迫切想要解决的问题,其中澳大利亚伯内特医学研究院的副教授Joshua Vogel就是该领域的一名青年科学家,在他就职期间,参与了许多产妇生产健康、新生儿健康大型研究项目。


image.png

Joshua Vogel。图片来源:WHO


在《环球科学》的采访中, Vogel介绍,全球大约每10个新生儿中就有1个是早产儿。而每年死于早产相关诱因的儿童就有100万左右。即使幸存下来,这些孩子也可能会面临伴随一身的残障,例如学习障碍、视觉或听觉问题。


但值得担忧的是,纵观全球,大约有一半具有非复杂性、自发早产风险的女性并没有接受相应的治疗,而还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得到的是无效的治疗建议,例如卧床休息、补充水分和硫酸镁。而现有的一些抗分娩药物不仅效率不高,还会给产妇和胎儿造成副作用。


在这种千万人生命处于危急的时刻,有一种全新的治疗方案出现在了人们面前。这种被称作产前皮质类固醇(Antenatal corticosteroids ,ACS)的疗法可以有效地避免早产带来的副作用。Vogel告诉《环球科学》,最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第一个有关ACS疗法的临床试验就在新西兰开展了。不过,最近5年,科学界一直对能否在低收入地区使用该药物有很多争议。


Vogel作为领域内非常年轻的青年科学家,他从博士期间就一直专注对女性孕产健康进行研究,Vogel尤其考虑的是,那些缺乏医疗资源的国家或地区的妇女要如何保持生产健康,在他看来,想要在一个领域内成功,就要解决该领域中的“大”问题。而ACS疗法所存在的大问题就是,尽管ACS被认为对预防早产风险有效,但已有的数据仅支持部分高收入国家能够使用ACS。这类药物是否对中、低收入国家也适用,会不会具有风险性,能不能给这些地区提供一种标准的早产治疗方案都是未知的。


“给予有早产风险的女性产前皮质类固醇能非常有效地减少新生儿死亡和患病风险,”Vogel表示,“超过三分之一的早产儿都能通过使用包括ACS在内的治疗手段被挽救下来。”像非洲和亚洲地区,占据了全球早产儿比例的60%,但这些地区往往缺乏医疗资源,一些昂贵的产前干预根本无法使用。那么廉价的皮质固醇类药物能否在低收入国家和地区成为一种可用的早产干预治疗方案呢?


拯救低收入国家早产儿


为了解答这一问题,Vogel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大型临床试验项目ACTION(Antenatal CorticosTeroids for Improving Outcomes in preterm Newborns),这一项目旨在揭示在低收入国家使用产前皮质类固醇预防早产风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Vogel作为ACTION项目的主要参与者,两年间与许多亚洲和非洲的中、低收入国家科学家合作,共同收集和分析了来自孟加拉国、印度、肯尼亚、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等国的研究数据。


image.png

Vogel与当地志愿者。图片来源:Burnet Institute


在这些地区,有大量具有自发早产风险的孕妇没有得到合理的治疗。在为期两年的跨国临床试验中,Vogel和同事一共在上述国家招募到了2852名女性和她们的新生儿参与到了ACTION项目中。研究使用了一种非常常见且低廉的皮质固醇类药物——地塞米松作为治疗方案供受试使用。


这些国家反馈回来的数据让Vogel感到异常兴奋,因为试验显示,每25个接受了地塞米松治疗的产妇中,就有1个早产儿的生命能被拯救下来。当研究者给予了具有早产风险产妇地塞米松治疗后,药物能穿过胎盘并加速胎儿的肺部发育,这会使新生儿患上呼吸道疾病的风险大大降低,以此来挽救早产儿的生命。


除了能显著降低产后死亡,这种疗法不会增加产妇的细菌感染风险,因此在拯救胎儿的同时也能保障产妇的健康。就在今年10月,国际知名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就在线发表临床试验的结果。如果这一治疗方案能得到推广使用,将能够预防或推迟30%以上的早产,在2030年之前,每年挽救多达500万人的生命。


有了这项为期两年的大型试验证据,包括Vogel在内的科学家也能确定,以地塞米松为例的ACS疗法也能够在中、低收入国家安全使用。Vogel表示:“这是首次有试验证明了ACS疗法能够在低收入国家应用起来,在这些地区的医院完全能配备这些药物来拯救产妇和她们的早产儿。”他建议,无论孕妇是否具有早产风险都应该寻求更高质量的产前护理,以此保护产妇和胎儿的健康。


image.png

Vogel与当地志愿者。图片来源:Burnet Institute


继续前行


在为期两年的大型试验中,包括Vogel在内的青年科学家极大地推动了研究的进展,他也成为了将基础研究带向低收入国家,真正使千万人受益的青年科学家典范。Vogel告诉我们,他在这项大型试验中,见到了非常多的青年科学家,大家会一起互相激励,并迸发出新的想法来解决研究中的困扰。


而这一次,Vogel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他拿到了2020年施普林格·自然集团(Springer Nature)旗下的自然科研(Nature Research)与腾讯公司共同推出的“自然科研全球影响力大奖(Nature Research Awards for Driving Global Impact)”。


Vogel这些年在各个低收入国家奔波,推动了ACS疗法的使用的行为,也是该奖项需要极力推崇的榜样,这个奖也正在不断鼓励其他青年科研人员批判性地思考其研究工作的潜在影响力,最大程度地提升科研的影响力,让科学研究造福社会。


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表示,“在今年的疫情背景下,生命科学领域的青年科学家获奖有着特殊的意义。作为早产领域的青年科学家,Joshua Vogel博士的研究成果,极大地降低了全球早产死亡率。更可贵的是,Vogel博士在获得博士学位的短短五年里就取得了如此显著的成果。科技向善,是腾讯新的使命愿景。我想,支持更多全球的青年科学家一起探索前沿科技,为每个人解决生命之痛,就是科技向善最好的实践。”


对Vogel这些年的不懈努力,Springer Nature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小组主席兼出版主管Nicola Jones直言:“一位研究人员通过亲自制定研究计划,接着坚持付诸行动,最终影响而且实质性地实现一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一个很罕见并且难得的事情。”


Vogel坦言,自己是受到了同事鼓励决定申请自然科研全球影响力大奖,他认为这项大奖是一种“意义非凡的激励”,对那些还处于职业生涯早期的青年科学家来说,是一种对科学成就的认可。“现在,许多科学和健康领域的专家总是会受到各类无证据的攻击,因此这项奖项是承认科学具有价值,科学能造福社会的最好激励和印证。”Vogel告诉我们。


而在获得这份荣誉后,Vogel还有许多计划需要去完成,例如他正计划将ACS疗法推广到常规的临床应用中。他还将和团队合作,共同训练和帮助低收入国家的卫生工作者学会使用ACS疗法。而他也将继续在伯内特医学研究院缩小该领域内基础研究和实际应用的鸿沟。


在Vogel 看来,获奖是对他和整个团队之前工作的肯定,但也是Vogel继续出发,用科学造福社会的一个全新起点。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