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这只鸟儿 假装自己是条虫子!

作者:霜天蛾来源:物种日记发布时间:2020-05-07

栗翅斑伞鸟虽然它的长相平平无奇,不甚显眼,它的雏鸟却拥有特别的演戏技巧。

有些动物被我们记住,是因为脸,有些则是因为独特的才华。栗翅斑伞鸟(Laniocera hypopyrra)属于后者,虽然它的长相平平无奇,不甚显眼,它的雏鸟却拥有特别的演戏技巧。近几年,它的视频也常在网上出现,俨然有成为网红动物的潜质。

那么这种鸟有什么绝技呢?让我们先从它的家世说起。

奇特的“童装”

栗翅斑伞鸟分布于人迹罕至的南美洲热带和亚热带雨林中。18世纪80年代,西班牙军官兼工程师Félix de Azara随代表团来到拉普拉塔地区,准备与葡萄牙谈判殖民地的边界问题,一呆就是二十年。作为一名业余的博物学家,Azara在工作之余,顺便还研究了当地的400多种鸟类,其中就包括栗翅斑伞鸟。1817年,法国博物学家Louis Pierre Vieillot根据Azara的物种记录,以林奈的双名法正式发表了栗翅斑伞鸟这个物种。

栗翅斑伞鸟的成鸟身长约20厘米,遍体灰色,在翅膀羽毛的尖端有鲜艳的橙色斑点,组成两道橙色条纹,尾尖和胸部两侧也有橙色的斑点。它的叫声类似平缓起伏的哨声,在茂密的原始丛林中,往往只闻其声,不见其影。虽然早在200多年前就被科学家描述,但直到上世纪80年代,它的生活习惯才逐渐为人所知。

2012年8月,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Gustavo A. Londoño和同事,在秘鲁马德雷迪奥斯地区的热带低地雨林中安装了摄像头,首次拍摄到了栗翅斑伞鸟育雏的珍贵画面,并收集到了许多关于这种鸟的科学信息。

栗翅斑伞鸟的巢是用干树叶做成的杯状鸟巢。虽然成鸟很普通,但栗翅斑伞鸟的雏鸟毛色非常奇特。雏鸟从一出生,身体就覆盖着又长又密的亮橙色绒毛,尖端白色,延长为丝状,在科学家观察到的当地120种雏鸟中,这是独一无二的特征。在之后的两个星期,栗翅斑伞鸟的羽毛上还会陆续长出点状黑斑。

从孵化后第6天开始,雏鸟在受到干扰时,会缓慢地左右移动头部,形如虫子蠕动一般。当亲鸟带着食物返巢时,雏鸟仍然会做出这种动作,不会立刻乞食。而亲鸟也没有立刻喂食,而是停在巢边观察周围,时间足有一分多钟。随后亲鸟发出叫声,雏鸟立刻把喙伸出来,开始乞食。这一过程持续约有十天,在第16天,雏鸟的羽毛逐渐长齐,左右摆头的动作停止。第20天,育雏期结束,雏鸟出巢。

李鬼假装李逵

早在1982年,科学家就已知道,栗翅斑伞鸟雏鸟的羽毛颜色奇特,当时人们认为,这是一种模拟筑巢枯叶的保护色。不过,在2012年,科学家们在同一生境发现了与之相似的绒蛾科幼虫,首次提出了这种鸟类模仿有毒昆虫的贝茨氏拟态(Batesian mimicry)假说。

一种无毒无害的生物,利用相似的形态或警戒色,模拟同一生境下的食物链高端捕食者或有毒生物,通常被称为贝茨氏拟态。这种拟态广泛存在于无脊椎动物、蛇、鱼类和两栖动物里,如常见的柑橘凤蝶(Papilio xuthus),其幼虫就会模拟蛇头形态。许多蝇类和甲虫有类似蜂类的黄黑色花纹。吃芸香科植物的美凤蝶(Papilio memnon),它的成虫类似吃马兜铃科植物的麝凤蝶(Byasa spp.),因为麝凤蝶从有毒的马兜铃中积蓄了毒素,捕食者对其望而生畏。

虽然许多人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但我想毛毛虫不在此列,尤其许多毛毛虫身上还有毒毛和毒刺,不可亵玩。想象一下,你走进一家自助餐厅,正准备吃饭,突然看见碗里有一条浑身支棱毒毛的毛毛虫,摇头晃脑,蠕蠕而动,恐怕会被吓得夺门而逃,再也不来光顾了。

看,川普的头发(?)

栗翅斑伞鸟可能是目前发现的唯一模拟有毒昆虫的鸟类,虽然它本身也是食虫鸟类,但它模拟的这个对象很不好惹。绒蛾科(Megalopygidae)是生活在南美洲的一类鳞翅目昆虫,它的生境与栗翅斑伞鸟重叠,其幼虫一度也是网红——因为形态酷似川普大统领的头发,在前几年的网络上流传甚广。

绒蛾科幼虫以剧毒著称,其毒毛接触人体会导致红肿疼痛、皮疹、头疼发烧呕吐乃至休克等,甚至有(不确定)的报告说可能会致死。这个家族的一些成员,如绒蛾属(Megalopyge)或Podalia属,其毒毛的颜色与栗翅斑伞鸟雏鸟的绒毛颜色非常相似,尖端也有明亮的白色,其体长(10~14厘米)也与雏鸟前两周的体长相似,是绝佳的模拟对象。在受到打扰时,栗翅斑伞鸟雏鸟会把嘴缩起来,缓慢摆动头部,看起来就像一只带有警戒色的有毒大毛虫,以此驱退捕食者。

南美雨林杀机四伏,捕食者无处不在,而栗翅斑伞鸟的巢往往建在树冠高度较低的地方,这种高度的鸟巢特别容易遭到捕食者侵袭,如猴子和蛇。根据30年来的研究数据,当地环境中约有80%的鸟巢曾遭洗劫。

一些当地鸟类为了应对这种捕食压力,会营造多个鸟巢,以及延长繁殖期。但栗翅斑伞鸟一般只营一个巢,而且相比当地其他热带小型鸟类,栗翅斑伞鸟的亲鸟喂食频率很低(平均一小时一次),使得雏鸟生长缓慢,延长了育雏期,这无疑更增加了被捕食的压力。栗翅斑伞鸟可能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生存压力,演化出了这种独一无二的拟态行为。当然,我们对这种神秘生物还知之甚少,关于这种拟态假说,还有待将来更多验证。

本文是物种日历第6年第51篇文章,来自物种日历作者@霜天蛾。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