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年前的那个春节 他用科学控制了东北鼠疫!(下)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2-11

伍连德因在传染病方面的杰出贡献被推荐为1935年诺贝尔医学奖候选人,也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

书接上集。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伍连德和助手林家瑞乘坐火车来到哈尔滨后,直奔疫情最严重的傅家甸。走访的情形让伍连德暗暗担心,人们讨论的都是高烧、咳血和死亡的事儿;临时聘请的护士、抬尸工等没有任何防护措施,随时都会感染;地方官员只是一味责令郎中拿出治疗办法,其他什么也不懂……

东三省瘟疫(来源:搜狐)

东三省瘟疫一幕(图片来源搜狐)

首例尸体解剖

控制疫情最需要做的是推行防疫措施、阻止病源扩散。但做这一切之前需要弄清病菌的来源。这次疫病一般人的认识都是老鼠引发的鼠疫,其中包括俄国中东铁路医院主治医师哈夫金、日本著名医生柴田。但柴田医生雇人捉了几百只老鼠,解剖老鼠尸体并没发现鼠疫菌。

要知道病菌的来源,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解剖病人的尸体。然而,当时是封建社会,不但法律不允许解剖尸体,民众也不能容忍这样做。好在伍连德工作中得到当地商会和中医的支持,经过反复沟通,终于找到一位即将染疫而死的日本女人,对方同意进行秘密解剖。据载,这也是我国第一例有案可查的人体病理解剖。没有实验室,伍连德就找当地商会借房间做临时实验室,小心翼翼地把病人肺部样本的切片放到贝克显微镜下观察,终于清楚地看到一种不断蠕动的椭圆形疫菌,它们正是此次瘟疫的罪魁祸首——鼠疫杆菌!

911年伍连德在哈尔滨第一个鼠疫实验室里(来源:搜狐)

1911年伍连德在哈尔滨第一个鼠疫实验室里(图片来源搜狐)

伍连德查询世界瘟疫史的相关材料,并结合几天的实地观察,初步得出以下科学结论。这次瘟疫是典型的鼠疫,因病区主要在肺部,所以称为“肺鼠疫”,病源是鼠疫杆菌。鼠疫杆菌开始在鼠间传播,以老鼠、狐、狼等为第一宿主,黄鼠和旱獭(又叫土拨鼠)身上最多。当人类食用老鼠爬过的东西,或直接煮食老鼠时鼠疫杆菌把人体当作第二宿主。此次鼠疫就是华工煮食旱獭引起的。大流行期,人类通过呼吸等途径传播鼠疫杆菌,更多人成为受害者。

1

显微镜下的鼠疫杆菌(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九建议加三管

“动物疫源只是最基础的传播方式,而人与人之间的飞沫传播才是最厉害、最要命的传播方式!”坐在简易的办公室里,伍连德在日记本里写下这段话。然后,他提笔向北部的清廷外交部写封电报,提出疫情防控九条建议。

九条建议主要体现三方面内容:一是设置隔离区域,二是控制全国交通,三是增强后勤支援。这些措施,放在武汉疫情汹汹的今天,也非常适用。

清廷对伍连德的建议完全认可,施肇基当即回电让他全面、大胆开展防疫工作。很快,他“扮演了一个庞大组织总司令的角色,给医生、警察、军队,甚至地方官吏下命令”(伍连德《东北防疫回忆录》)。

在隔离防疫方面,一是找中东铁路局借用120节火车车厢做隔离营,尽管从17世纪开始,西方就开始采取隔离措施,但是“用120节车厢这么大规模,以前的防疫历史上从没有过”(瘟疫学研究员马学博语)。二是把按疫情不同分为不同等级的灾区。重灾区傅家甸被分为4个区,每个区配有医生、助理、卫生夫役及警察多名,且每个区设10支搜查队,挨家挨户检查疫情。如发现有感染者,除了把病人送往医院或隔离营外,还要用硫磺等对其房子进行消毒。三是从长春调来1100多名步兵,防疫培训后分管哈尔滨各疫病区域。对于重灾区傅家甸四个区域的居民必须佩戴相应颜色的证章,非特殊申请不能相互串区。三管其下,收效甚佳。

傅家甸内成立的滨江防疫疑似病院(来源:百度)

傅家甸内成立的滨江防疫疑似病院(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针对当地人没有任何防护知识而导致肺鼠疫传播迅猛的情况,伍连德经过实验,设计出一种简单的加厚型纱布口罩,并规定所有防疫人员和居民都要佩戴。人们称这种口罩为“伍氏口罩”,延用至今,成为疫病期间的“香饽饽”。

伍连德在九条建议思想的指引下,通过三管齐下的措施,鼠疫防护、隔离、消毒等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虽然就此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但并没消灭鼠疫,每天的死亡人数也没有明显下降。这让伍连德很是焦心,甚至达到上火的地步。

直到他无意间路过傅家甸东四家的坟场,看到风雪中的累累尸体时才恍然大悟。通过资料查阅及与同行交流才知道,鼠疫杆菌抗寒能力极强,零下30度仍能存活,在冻尸中更能活4个月左右。所以彻底消灭尸体势在必行。于是这才有前文火葬2200多具尸体的故事。

传染病勇斗士

那场大规模火葬后,哈尔滨的疫情死亡人数开始下降,此后再没回升。一个月后,傅家甸死亡和受感染人数为零。持续几天后,伍连德代表东三省防疫委员会宣传布对傅家甸取消隔离。市民载歌载舞,庆祝生活回归正常。

东北疫情成功后,伍连德被授于勋章(国民生活网)

东北疫情成功后,伍连德被授勋 (图片来源国民生活网)

伍连德马不停蹄转战沈阳、长春等地,于1911年4月底消灭了东北鼠疫。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用科学手段在人口密集型城市成功控制传染病的案例。“科学输入垂五十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伍连德字)博士一人而已。”梁启超的评价可谓恰如其分。

尽管东北疫情扑灭过程中有6万平民死亡,297名士兵、警察、救护队员及杂役殉职,但如果没有伍连德的科学防疫,这些数字还将更大。

东北之行结束后,伍连德并未停下科学研究的脚步。1911年4月,他出席在奉天(今辽宁沈阳)召开的万国鼠疫研究会议,任会议主席。会上他详细分享防疫过程,各国医学者无不叹为观止。

1923年,他再次踏上哈尔滨的土地,只为捕获染疫及死亡的旱獭,以制作珍贵的实验标本,供全球医学者参考。1935年,伍连德因在传染病方面的杰出贡献被推荐为年度诺贝尔医学奖候选人,也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人。1960年1月21日他因病逝世后,很多国家的媒体都进行报道,英国《泰晤士报》则称他是“流行病的英勇斗士”。这时距伍连德在东北整治鼠疫已过去整整半个世纪!

伍连德博士塑像(来源:人民网)

伍连德博士塑像(图片来源人民网)

————————————————————————

【参考资料】

1. 《中国科学报》,2012年1月9日, “人物”专栏。

2. 《国境卫生检疫》,1983年S1期,标题《伍连德医生简介》。

3. 《鼠疫菌检测方法的研究进展》,作者魏玉利、邱芳蕾等,《生命科学仪器》2007年第4期。

4. 电视剧《浴火危城》,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于2012年出品。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