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年前的那个春节 他用科学控制了东北鼠疫!(上)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20-02-11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国士无双伍连德。

时于今日,病毒传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它一直都是不论权贵老幼的“隐形杀手”,小到一场战争,大到一个民族,甚至如今窝在家里翻看手机的所有人类,都逃不过它的魔爪。

面对疫情,人类一直在抗争,其中不乏英雄。譬如当下,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来势汹汹,确诊病例不断攀升之时,仍有逆行者迎难而上,有春节期间仍奋战在一线、吃着泡面过年的白衣战士、有挤高铁餐车去武汉的钟南山院士。科学技术的发展离不开科学人,我国科学家首次专业、系统成功对抗疫病,要追溯到110年前的清王朝。时过境迁,那位科学家所采用的科学措施、科技器材一直延用到现在。

赶往武汉的钟南山教授(来源:广州日报网)

赶往武汉的钟南山教授(图片来源广州日报网)

故事也要从那年春节一场火葬说起。那是一场亘古未有、规模达两千多具尸体的集体火葬……

最黑暗的春节

1911年1月31日,农历大年初二。

春节本是辞旧迎新、喜气洋洋的欢庆日子,然而对于哈尔滨傅家甸人来说,这一天却是最难熬的一天。因为他们不但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中,还将目睹暴尸于野的亲人化为灰烬。两个多月前,令人闻风丧胆的瘟疫席卷东北,已死亡三万多人。疫情最严重的傅家甸,已失去四分之一的生命。停在东四家坟场的2000多具尸体,本应在春暖花开之日入土为安,不料却是这个结果。

天蒙蒙亮,坟场已围满两万多名戴着简易口罩市民。冰天雪地,只有亲情让他们牵挂。市民之中,挤着俄国《远东报》记者和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

坟场有几亩地见方,用铁丝围着,铁丝外站满哨兵。坟场中部垒有一些棺材,四周尸体如山,姿态各异。原来,瘟疫发生之初官府为死者提供棺材,由亲人送至坟场;后来死人越来越多,棺材不够,家人只好忍痛将亲人尸体放入坟场。东北的冬天零下二十几度,土地冻得像钢铁一样,挖个浅坑都不容易,如何埋掉?

亲自指挥火葬

“伍总医官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句。人群自动让来一条道。一位戴着眼镜、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人疾步走来。他走上祭台,扫视全场,然后用不标准的中国话讲道:“之前我说过,亲人们尸体上的病菌在零下三十度尚能存活,会随着地下水进入河道、水井,挥发在空气中,因此必须选择火葬。昨晚朝廷颁下圣旨,批准了火葬的申请报告,今天我们开始实施。我保证三天内让眼前这些人骨灰入土为安!”

市民们仍旧悲戚无语,俄国人则埋头记录着什么。

伍总医官就对现场进行了详细安排。他把雇来的200人分成三队:一队把尸体和棺材按100为基础单位,分成22堆;二队每个基础单位按10加仑的标准,用消防车在其上浇煤油;三队用炸药挖五个10英尺深、容量为500具尸体的大坑。布置完毕,他亲自与一队工人一起清点尸体,嘱托大家注意防疫,以免染上病菌。

午时时分,伍总医官带头点火,火葬开始,尸体猛烈燃烧起来。大火持续两天多,直到正月初四才结束。事后,俄国防疫工作人员在报告中说伍总医官是“中华集体火葬第一人”,并效仿其做法,把辖区内染瘟疫的1400余具尸体进行火葬,其中大部分是从坟墓中挖出来的。

肺鼠疫死者被火化

肺鼠疫患者尸体被集中火化(图片来源小历史网)

效果很明显。正月初二这天,傅家甸死亡人数比前一天降低10%,只有165名。这是疫情发生以来从没有的事儿。关于伍总医官在此次火葬中体现的专业素养和敬业精神,俄国《远东报》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但他并有骄傲,而是加紧防疫措施的落实,希望早一日用科学的方法让东三省恢复正常。

这场瘟疫到底是怎么回事?伍总医官什么来历?这还得从头说起。

洋医生到东北

1910年10月25日,俄国境内大乌拉车站附近的华工工棚里有7名华工暴毙,俄国政府把所有华工驱逐出境,其中两人来到中俄边境的满洲里,感染了无法治愈的疫病。疫情迅速蔓延,一个多月后黑龙江、吉林死亡人数超过4万人,占总人口的1.7%,其中哈尔滨傅家甸一带最为严重,傅家甸位于黑龙江哈尔滨的中东部,染病及死亡十之七八。“地无完土,人死如麻,生民未有之浩劫,未有甚于此者。”《东三省疫事报告书》如此记录。

清廷摄政王载沣接到东三省总督锡良疫情报告后,深感兹事体大,便交给外务部右丞施肇基来处理。施肇基留过学,见识不凡,他明白,春节在即,关外打工人员返乡,人群流 动将会扩大瘟疫的传播;而且,东三省独特的铁路网及地理优势,俄国和日本早就对此早已虎视眈眈,以防整治瘟疫为由派兵入驻哈尔滨,所以瘟疫必除。

施肇基

施肇基像(来源:华声网)

施肇基找过几位留学的医生,但他们均找理由不愿前往。此时,得知名医伍连德被任为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副校长)的消息。施肇基曾随考察团出访马来亚(现马来西亚西部地区)槟榔屿时,对医术高超的伍连德印象极深,板荡识忠臣,伍连德学得一身本事,早想报效国家,知晓后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伍连德生于马来亚,17岁时进入英国剑桥大学意纽曼学院深造,是首位获得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的中国人。毕业后他曾在英、德、法国的医院工作。25岁回到马来亚,先是在吉隆坡医学院研究热带病,后开私人诊所,悬壶治病。由于理论精湛,又有实践经验,所以在当地甚有口碑。他本就与自小在中国长大的夫人黄淑琼有回国打算,随即二人带着孩子回到北京。

伍连德与夫人黄淑琼(来源:昵图网)

伍连德与夫人黄淑琼(图片来源公众号书法入门)

1910年12月24日,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伍连德带着助手林家瑞,到达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哈尔滨,开始了东北瘟疫防控之行。他行李箱里没有衣服,只有满满的医学仪器。疫情防控工作是如何开展的,期间又有过什么新发现?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集分解。

——————————————————————

【参考资料】

1.《中国科学报》201219日, 人物”专栏。

2.《国境卫生检疫》,1983年S1期,标题《伍连德医生简介》。

3.《鼠疫菌检测方法的研究进展》,作者魏玉利、邱芳蕾等,《生命科学仪器》2007年第4期。

4.电视剧《浴火危城》,中共哈尔滨市委宣传部于2012年出品。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