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例接受换脸手术的非洲裔美国人

来源:煎蛋发布时间:2019-11-06

某种程度上,罗伯特的病例代表了器官捐赠事业的现状。

2013年,62岁的非洲裔美国人 罗伯特·切尔西(Robert Chelsea)被一名酒驾司机撞倒后,他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自己看起来再也不会和原来一样了。


图片来源:易有料

由于全身和面部大面积烧伤,他将永久性毁容――除非“脸部移植手术等候名单”中的某位黑人捐赠者的皮肤与他的肤色相匹配。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据《人物》杂志报道,2019年7月,“器官捐献名录”中的一名62岁黑人男性突然死亡。现年68岁的罗伯特很感谢这份礼物,也很感激这个男人的家人。

“无法想象,失去了所爱的人还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捐献逝者的脸)是什么感受。”罗伯特说,“我对能重获新颜充满希望。”

接受波士顿 布莱根女子医院的16个小时手术后,罗伯特的情况稳步好转。如今,他恢复得很好――这使得罗伯特成为第一个接受面部移植手术的非洲裔美国人。

达成这一历史性的成就经历了漫长而艰难的过程。更重要的是,健康、匹配的面部皮肤,使得罗伯特能够重新融入社会。

在此前的一年半中,罗伯特在医院接受了30次手术治疗,但医生们依然无法重建他的嘴唇、左耳和部分鼻子:这使得吃饭喝水这样日常活动变得十分吃力。

图片来源:易有料

他每吃一顿饭,喝一杯饮料,都得把头往后仰,要随时小心,确保没有东西从嘴里掉出来。

2018年5月份,有人给他捐了一张脸,但那是一张肤色浅得多的人的脸;因为害怕成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罗伯特拒绝了那张脸,寄希望于下次机会。

在这场特殊的斗争中,罗伯特并不孤单。根据“美国卫生总署”和“少数族裔健康服务办事处”的数据显示,2015年,只有17%的黑人患者需要接受器官移植。

与31%同样需要接受移植的白人患者相比,这个百分比明显的降低。

新英格兰捐献服务公司CEO亚历山德拉·格雷泽(Alexandra Glazier)说:“所有人种和族群的个人,都应该考虑一下器官捐献,包括捐献外部器官:比如脸和手。”

“与内部器官不同的是,选择匹配的外部器官时,肤色很重要。”

据《时代周刊》报道,罗伯特的教子 埃弗里克·布朗( Everick Brown)在手术后立刻意识到,他的教父会对结果感到满意的。

“我当时就想,看那丰厚的嘴唇。”埃弗里克说。“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埃弗里克说,教父看上去和他以前的样子惊人地相似。

“这很有意思,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奇迹’这个词儿。”

虽然罗伯特的新嘴唇无法恢复全部功能――因为重建这种富含神经的组织是很困难的――但是他亲吻女儿脸颊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某种程度上,罗伯特的病例代表了器官捐赠事业的现状:因为他用了六年时间才等到和他匹配的器官。目前,他已经回到医院接受后续治疗,看来情况不错。

图片来源:易有料

“这段经历是一段不可思议的旅程,我遇到了很多挑战,”罗伯特说。

“现在,不管怎样,我想激动地说:我正在康复。感谢布莱根女士医院里神奇的的医生和工作人员团队、家人和朋友对我的爱和支持,以及我坚定的信念。”

除了允许“全脸移植”的医学进步之外,最值得注意的,就是罗伯特的康复速度。仅仅术后10天,他就能自己说话、呼吸和吃饭了。从那以后,他一直在积极宣传器官捐赠的重要性。

“在手术之前,我就很关心‘人道问题’。”罗伯特说。“我们必须互相帮助。这就是我的感受,而这次的经历更证实了这一点。”在此事之后,他成立了一个名为“捐赠者之梦”的非营利性组织。

本文译自 allthatsinteresting.com,由译者 暴雨里的水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