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才子“造”出一代园林学名著《园冶》(下)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8-22

《园治》不仅是一部科学著作,更是一部古体散文集,其中文章“可与王勃的《滕王阁记》相媲美,应当入选《古文观止》”。

书接上集。计成受姑孰人(今安徽马鞍山市当涂县)曹履吉鼓励,矢志创作园林学专著《园冶》。经过两年多的辛勤创作,52岁的计成完成了这部中国造园史上最早且最系统的著作。在曹履吉的帮助下,《园冶》在1634年付印面世。

明末画家郑元勋为此书题词,太常少卿阮大铖写序。但阮氏先依东林党,再投宦官魏宗贤,后降满清,被《明史》评为奸臣,由此影响了《园冶》的传播。

四六骈体配妙图

作为我国古代造园经验总结的理论专著,《园冶》全书共1.8万字,3卷,配图235幅。第一卷名“兴造论”,主要从相地、立基、屋宇、装折等四方面论述园林建筑的基础理论、思想原则等,内容全面,指导性强。如“屋宇”一节,书中把我国古代的房屋建筑分为楼、堂、斋、室等,不但从建筑原理上进行介绍,还一一绘图说明。如“亭”的描述,亭即“停”之意,让人休憩和观景的地方,所以立亭处必是观景佳地。这里还有个故事,计成游江南时,在杭州某园的亭中小憩,但发现其他游人都不在亭中休息,他很纳闷。经过观察,原来站在这个高处的亭子举目四望都是荒芜之地,没什么看头,所以没人愿意停下来。计成遂把感想记下来,编入书中。

《园冶》书影(网络图)

《园冶》书影(网络图)

第二卷专述园林建筑中各种装饰图案,其中重点是栏杆的样式。第三卷则介绍园林建设中的门窗、墙垣、掇山、造石、借景等八项,配以图画,系统而专业。如“掇山”一章专讲假山的建造,分为园山、厅山、楼山、阁山、池山、峭壁山等,建造环堵宫主要就用的是峭壁山。“借景”一章,计成把园林借景分为远借、近借、邻借、俯借等,“然物情所逗,目寄心期,似意在笔先,庶几描写之尽哉”。

《园冶》品园八项之掇山(网络图)

《园冶》品园八项之掇山(网络图)

除了图文并茂外,此书最大的特点就是文采斐然。“眺远高台,搔首青天哪可问;凭虚敞阁,举杯明月自相邀。”书中此类诗句比比皆是。《园治》不仅是一部科学著作,更是一部古体散文集,其中文章“可与王勃的《滕王阁记》相媲美,应当入选《古文观止》”(高伟《计成与他的<园冶>》)。全书采用四六骈文体,文字洒脱,字里行间充满诗情画意,这在中国科学史上都极为罕见。

《园冶》的思想精髓可概括为八个字:“虽由人作,宛自天开。”计成一直认为,最高档次的园林设计者,可选取山石、花木等元素,经过艺术加工,从而达到虽是人工创造但不露创造痕迹的效果。这种思想影响了后来的园林设计人员,直到现在。

《园冶》最后,计成谦虚地写道,希望此书传给儿子计长生、计长吉,使他们有一技之长,养家糊口。

零落明珠终放光

《园冶》问世后,在当时并没引起足够的重视,珍本主要通过计氏兄弟进行传播。一则当时正值明清易代,战乱不休,很少人能顾及此等冷门书籍。二则时人见是奸臣阮大铖写序,非常反感,大家对此书也不甚“感冒”。

《园冶》对国外的影响颇大。战乱中此书流入日本,日本人非常喜欢。因卷首有“夺天工”三字,他们以《夺天工》为书名刊刻出版。日本园林大师多静称此书是“世界最古之造园书籍”。1910年起,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教学“园林学”时,即以《夺天工》为主要教材之一。后来,《夺天工》流传至欧美等洲,其理论用到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友谊园、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流芳园、加拿大温哥华的华逸园等园的建造中。

《园冶》扉页,流传到日本的版本。

流传到日本的《园冶》版本(网络图)

与国外深受重视情况相反的是,《园冶》在国内几乎失传。1921年,原南京林学院陈植教授偶在日本朋友处看到《夺天工》印本,回国后托人各地搜求,均寻不得。10年后他到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讲“造园学”时,想找日本朋友要一本,但因中、日形势紧张而未能如愿。他的朋友虽然在北平图书馆发现一个明代《园冶》刻本,但因残缺不全只得作罢。


上世纪30年代中期,我国国营造学社创办人朱启钤在日本进行学术交流时,偶尔发现《夺天工》一书。他慧眼识珠,买回国详细阅读,最后整理以《园冶》之名出版。一代名著300年后重归故土。

故事还没结束。陈植教授看到朱本《园冶》后,本想修订后再版,无奈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条件不允许故而作罢,甚感遗憾。1951年,新中国成立后,在陈植教授主持下,由城市建设出版社印行《园冶》(修订本)一万余册,初步满足了园林建设的需要。1980年,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再度出版《园冶》(注释本),这部关于古代园林建造的名著终于走进寻常百姓家。

《园冶》注释本(网络图)

《园冶》注释本(网络图)

后记

《园冶》的曲折传世之路,计成生前没有料到。他当年将此书刊刻印行后,又接手设计了诸多优秀的园林作品,比如为扬州名士郑元勋造影园,为清初名士钱谦益改建常熟拂水山庄,为极品奸臣阮大铖修建“石巢园”等。尤值一提的是影园,这座位列清初“扬州八园”的名园,代表了中国古代园林艺术的高峰。

扬州荷花池公园 (2)

扬州荷花池公园,前身即为郑元勋的影园(网络图)

只是这些成就改变不了计成的命运。明清之际,文人多悲凉,他也不例外。一直为生活与事业前途感到担忧的计成为郑元勋造完影园后即飘然而去。一代宗师隐没了踪迹。

历史不会忘记计成和他的作品。300多年后,政府在吴江市专门为计成建立了纪念馆,缅怀这位园林大师的功绩。作为集古代园林建筑之大成的名著,《园冶》也越来越受专业人士的喜爱,研究论文日渐增多,研究内容也从文学、哲学角度逐渐转向建筑、园林等角度。我们在实现“四化”过程中,增进人民的身心健康,加强环保建设,发展旅游事业等都需研究园林学,发展园林事业。由此可见,《园冶》将对我国的科学技术及“四化”建设起到越来越大的作用。

吴江计成纪念馆。

吴江计成纪念馆(网络图)。

————————————————————————————

   【参考资料】

    1、 论文《计成和他的<园冶>》,作者高伟,《中国园林》第9卷,1993年。

    2、 论文《<园冶>中关于造园艺术亭的浅析》,作者徐雷,《美学技术》2001年。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