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初民间天文历法奇人王锡阐(下)

——撰写天文新法的苦命人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8-02

最先知道“太阳大于地球,地球大于月亮”的中国人,居然是清初民间科学家王锡阐。

“或劝之避,不可,逮亡,抗辩不屈,遂及于难。”1663年夏,王锡阐在江村的草屋里,强掩内心的悲痛,奋笔疾书。此文正是为了悼念在“明史案”中罹难的知音潘柽章。

作为清初最著名的文字狱之一“明史案”震惊朝野,现代中学历史课的教材也有记录。关于此案原委,金庸小说《鹿鼎记》开篇有详细而生动的描写,主要参照史实演义。故事很曲折,结局很悲惨:南洵县(今浙江吴兴境内)富商庄廷鑨因私撰《明史》犯讳,全家男丁被诛;参与编撰或校审的名士221人被斩。潘柽章与吴炎虽非参与人员,但由于名气太大,被列为“参阅”(类似于顾问),也受到牵连遇害。

明史案

著名的“明史案”(网络图)

王锡阐与潘、吴二人相交甚深,得此噩耗,悲痛不已,化为笔端即为诗文。然而,面对严峻的政治形势,他只能收起修明史的兴趣,转而研究天文历法。“你一生研究天文历法,颇多新奇想法,何不整理成书呢?”想起潘柽章生前的勉励之语,王锡阐决定化悲痛为力量,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朋友的遗愿。

生平杰作创新法

不到半年时间,王锡阐生平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天文学专著——《晓庵新法》初稿在江村诞生。王锡阐在书中列举了一套完整的历法体系理论。

《晓庵新法》不但首创日月食初亏及复圆方位角的计算方法,还自创方法证明了“太阳大于地球,地球大于月亮”这一事实,这个方法与现代科学方法非常相近。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部古典历法(此后的历法都完全以西方天文知识为基础),《晓庵新法》共六卷,其中前两卷主要介绍三角函数及天文数据,是基础性普及知识;卷三讲述五大行星相关位置及计算由来;卷五介绍日月食预测及传统历法中的“五星凌犯”、“金星凌日”等概念及计算方法。

《晓庵新法》书影(网络图)

《晓庵新法》书影(网络图)

此书最突出的亮点有两个。一是计算依据及过程主要采取西方的三角函数和小乾体系,天文学名词则来源于中国的传统历法。这充分说明王锡阐会通中西历法的能力。比如,对于西方《几何原本》中提出的“角”概念,书中用《周髀算经》中的“折”来代替。二是书中列举不少天文学的创新理论和真实的观测结果。比如,书中首次提出大行星位置的计算方法及五星凌犯”等的算法。五星凌犯是指五大行星之间互相遮掩的现象,天文学家可精密计算出它们之间遮掩的程度。此前,西方传教士只是有类似“五星凌犯”的概念,但没有提供具体的计算方法。

尽管《晓庵新法》后来被全文收录进《四库全书》,其中关于五星位置计算方法的理论也被清初畴人明安图编入《历象考成》,但总体来说此书在清朝初、中期并未产生较大的影响力。究其原因,一则王锡阐无法接触到当时欧洲天文学的最新成果,比如伽利略的望远镜观测、开普勒的火星研究理论等,所以无法真正实现中西会通。二则王锡阐为了让得意之作保持传统历书的模样,书中全部采用汉字,没有一张图表,这就造成了沟通上的困难和传播上的局限。

36岁的他用《晓庵新法》告慰潘柽章的在天之灵后,便收拾行囊,告别伤心之地江村,独自来到语溪村,投奔吕留良。自此,他一边当私塾先生教书育人,一边继续研究五星并撰写专著。这才有了前一章“分享《五星行度解》新书会”的故事。

晚岁凄苦身后名

话说王锡阐完成《五星行度解》后,顿感老了许多。“甲申之变”一年年过去,很多人都顺应时势变迁,习惯长辫子,习惯满族人的统治。但他不能。他依旧穿古衣,用古字,为前明守节。或许,这也是汉族文人内心深处最后的坚守。面对世人的嘲讽,他写下《禽言》等数首诗歌作答。

船漏偏遭顶头风。1677年,刚到知命之年的王锡阐右手患麻痹症,几乎不能握笔写字。此后时好时犯,令他苦不堪言。次年,父亲去世;后年,侄儿、母亲、弟弟相继故去,骨肉略尽与世格格不入且家境困窘。每每念至此,他无不痛心!

虽知时日不多,但王锡阐仍坚持天文学研究和星相观测。1681年农历八月初,卧病在床的他得知本月中旬有日食发生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让弟子通知民间天文研究者徐发等同步观测,自己带着弟子准备相关材料,亲自观测日食。次年10月18日,清初平民天文学家王锡阐在吴江老家去世,享年55岁。弟子把他埋葬在震泽镇西圩(今震泽中学旁),并立碑纪念。

王锡阐墓(网络图)

位于震泽镇的王锡阐墓(网络图)

王锡阐去世后,他的作品相继问世,引起世人关注。深慕其才的好友潘耒怕作品失传,抓紧时间整理王锡阐遗留下来的书稿。书稿命名为《晓庵遗书》,其中包括文集一部天文历法著作七部。七部历书为《大统历西历启蒙》、《测日小记》、《三辰晷志》、《历法》……这些作品不但可作为中国科学发展历史的见证,还会在将来的科学研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潘耒一直心生敬佩,认为他是“盖古落下阁、张衡、僧一行之俦也”;清末科学家阮元编撰《畴人传》时特意给一生从未做官的王锡阐作传,并把他与梅文鼎并称,作出“王氏精而核,梅氏博而大”的公允评价。民国以来,研究王锡阐及其作品较少。建国后,王锡阐再度引起天文历学专家的关注,其中以科学家席泽宗的论文《试论王锡阐的天文工作》为代表。1959年,英国科史家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写道:“《晓庵新法》是熔中西学说于一炉的一种尝试据我看,这位天文学家是个有才华的人。”这可谓对王锡阐最公允的评价
——————————————————————————

【参考资料】

1、论文《王锡阐年谱》,作者南开大学历史系薛斌,《中国科技史料》1997年第4期。

2、论文《王锡阐与第谷体系》,作者宁晓玉,《自然辩证法通讯》20136月。

3、论文《试析王锡阐的“爻限”与三角函数造表法》,作者董杰,《中国科技史杂志》2014年第4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