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游医仁心写就我国首部传染病专著(下)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7-31

2003年全球非典时期喝的达原饮,其药方来自明末游医写的传染病专著《瘟疫论》。

书接上集。话说吴又可在救活了无数瘟疫病人后,决定撰写一部全面论述瘟疫的专著,拯救更多的人。此后,他白天收集资料,晚上整理文字,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辛勤的编撰事业中。每个夜晚,洞庭湖边的书斋就会透出摇曳的烛光。

1642年,明朝灭亡的前两年,吴又可终于在耳顺之年写成《瘟疫论》一书。先前研究的“疠气致病学说”理论自然也写到书里。

融通传承开先河

作为我国首部治疗传染病、开传染病学研究先河的专业医典,《瘟疫论》共2卷,后世医家补1卷。其中上卷共计文章50篇,除了论述瘟疫的病因、原理及治疗方法等外,还从多方面阐述瘟疫和伤寒的不同;下卷共计文章36篇,主要论述瘟疫的各种表象及相关疫病的诊治。

《瘟疫论》书影(网络图)

《瘟疫论》书影(网络图)

从内容上看,《瘟疫论》的先进之处主要有三。其一是有效提出瘟疫的传播途径主要有两种:天受、接触。天受即空气传染,这是一种大流行方式,且具散发性,不易控制。其二是提出“身体抵抗力对防治瘟疫非常重要”的理论,强调治疗疫病更多在于平时的锻炼,最好不要发病时用猛药。这种理论也可延伸到齐家治国。正如影片《大明劫》中吴又可对孙督师所说,“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历朝历代皆始兴终衰,其中道理又可以为皆是重驭世之术,轻经世之道。我朝积弊已久,非一味猛药可以痊愈。”

此书最大亮点在于其中所提到的见解和诊治经验为温病学说的进一步发展奠定的基础,实现了瘟疫学与温病学的有效传承。所谓温病学,是指研究外感急性热病发展规律及诊治的临床学科。此学科起源于周朝时的医典《内经》,东汉张仲景通过《伤寒杂病论》进一步完善并归于伤寒的范畴。经过宋元的发展,温病学脱离伤寒科。明清时,吴又可等医家总结出完整的理论体系,形成专门的学科,一直到现在。

历代医家一直认为瘟疫和温病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疾病。《瘟疫论》则认为瘟疫、温病都属于温热病,不同之处在于两点:一是邪热的程度,二是是否传染。简言之,不传染的就是温病,传染流行的就是瘟疫。这种理论虽然比较局限,从科学角度讲也不够完善,但它是中医史上瘟疫与温病关系认识的一个跨越,并使得温病学说沿着更加正确的方向发展。

“温病学”已被列入医学专业的教材(网络图)

“温病学”已被列入医学专业的教材(网络图)

综上所述,《瘟疫论》不但为后世传染病的预防和诊治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医学文献,还为后世医家在瘟疫研究之路开了个好头。

影响深远功当代

吴又可完成《瘟疫论》后,便把书稿收藏起来了。时局动荡,乱世出书易失传;而且问世后免不了遭到复古派的攻击和反对,缓处理胜于急刊行,毕竟书中诸如“疠气致病说”等理论都前所未有。直到1644年清朝入关后,在明朝遗民的帮助下,他才将《瘟疫论》雕版刊行。

事实证明,吴又可的考虑是对的。《瘟疫论》问世后,还是遭到了复古派反对的声音,但同时也有很多学者和医家支持。在此书的影响下,研究瘟疫的学者接连辈出:一代名医叶天士创立“温邪上侵说”、薛生白创立“膜原说”等。他们均或多或少在此书的基础上有所发挥和创造。

大清一朝,受《瘟疫论》影响,论述瘟疫的著作层出不穷。1778年,名医戴天章重新编次此书,以《广瘟疫论》之名重印;1785年,儒医刘松峰重新厘订《瘟疫论》,编撰成《瘟疫论类编》刊刻发行;叶天士、陈耕道、熊立品等分别编著瘟疫专著,流传后世……

《广瘟疫论》封面(网络图)

在日本也深受欢迎的《广瘟疫论》封面(网络图)

据统计,《瘟疫论》刊行以来,版本共计80多种。现存最早版本为清康熙刻本,共计4种:张以增评点本、石楷校梓本、刘敞(方舟)校梓本、《醒医六书》本。乾隆年间朝廷组织编撰《四库全书》,主审官慧眼识珠,将张以增评点《瘟疫论》版收入。

《增补瘟疫论》书影(网络图)

《增补瘟疫论》书影(网络图)

科学知识是人类的共同财富,不受国家和地域的限制。《瘟疫论》既是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也是世界人民的宝贵财富。1769年此书传入日本,医家十分重视,当年即组织刊印发行;1788年,日本政府组织重印。1803年,政府组织刊行刘松峰的《瘟疫论类编》一书。“独得之见,创辟之识”,这是日本医学家丹波元简在《瘟疫论》再版的序言中对吴又可及著作的公允评价。

《瘟疫论》越300多年光阴,仍为当代医学发挥着重要作用。书中对疫病患者的治疗原则和治疗方剂,在今天仍然具有指导临床的实际价值。比如吴又可当年治疗朱海畴时所开的“将军药”大黄,能增进肠道的蠕动,促进体内毒素的排泄,且有较强的抑菌作用,对治疗肠道传染病具有较好的疗效。再如当代中医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感冒麻疹、痢疾等传染病时,也充分借鉴《瘟疫论》的理论和经验。其中明显的例子就是中药方剂达原饮。达原饮原名“达原散,《瘟疫论》中指出,达原饮主要由槟榔、厚朴、草果、知母、芍药、黄芩、甘草七味药组成;前三味是主药,“协力直达其巢穴,使邪气溃败,速离膜原”,后四味则起调和和保养之用。

将军药大黄

《瘟疫论》中所记药方剂达原散,非典时期制成饮料预防传染病。(网络图)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历史条件限制,《瘟疫论》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某些缺陷和错误,比如对传染病病原体的认识,虽然符合客观规律,但只是直观的认识,缺少科学实验的论证。缺少科学实验论证也是中国古代科学家与西方古代科学家在著书立说上最大的差距。然而,正如革命导师列宁所说“判断历史的功绩,不根据历史活动家有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吴又可比起前辈来说,的确在传染病学研究方面提供了许多新的东西,为征服瘟疫及祖国医学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无愧于传染病学的先驱。
————————————————

【参考资料】

1、 论文《江苏名医吴有性》,作者长青,《山西中医》2005年。

2、 论文《传染病学的先驱——吴又可》,作者林功铮,《中国医学》2003年1月。

3、 电影《大明劫》,2003年上映,冯远征扮演吴又可。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