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蓝蝶的蜕变之旅

作者:钟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27

它深入蚁穴,变身“幼蚁” 再靠吃红蚁的卵和幼虫长大,最后化茧成蝶,这变身功夫,也是没谁了......        

清晨,阳光直射进百里香的花蕊,我惺惺地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哇,今天又是个晴朗的天儿。”周围一片寂静,我左右看了一下,“咦,我的邻居小伙伴呢?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出来玩儿”,叫了几声后没人答应,回过神来叹了口气“哎!想起来了,昨天她已经搬家了。现在,只剩我下一个人”。

我们是大蓝蝶的幼虫(Phengaris arion),中文名又叫嘎霾灰蝶,属于鳞翅目灰蝶科白灰蝶属,父母把我们产在百里香的花蕾上就不管我们了,我们靠着吃百里香的花朵度过前三个龄期(两三周)。可是现在,我的小伙伴都走了,要是再找不到新家,等花期一过,我会饿死在这里的。

我左右摆摆头,“不行不行,我得使劲儿吃胖点,到了四龄期后,我就可以掉落到地上重新找一个新家..... 虽然,我已经过了前三个龄期,但我不会像其他毛毛虫一样飞速地成长,我的体重只会达到最终体重的百分之二,这种减少早期生长有助于我下一次的搬家......”想到这儿,我开始吃起花宴来。

百里香

百里香,别名地角花,主产于欧洲西部,80年代引进上海

(图片来源:plant.cila.cn)

正午,还在朦胧的睡意中。突然,哐当一声,“哎呀!好痛啊!怎么回事?”我惊奇地看了看平坦的四周:天啦,太棒了,我终于掉地上了!等等,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我得先想办法找到一个新家。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假寐一会儿。这时,我身上散发出一股特殊的气味,富含糖分的分泌物渐渐从我的背部蜜腺器官(DNO)溢出,我静静地等待着。

午后阳光温和,不远处,一只红色工蚁正在四处觅食,我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正朝这边走来,我心里默想道:“嘻嘻,终于等到你了,快把我带回家吧!”我扭曲着自己的身体,使体型呈“S”形,我的表皮器官也在不断分泌能吸引和安抚红蚁的蜜汁。不一会儿,那只工蚁过来了,它用触角轻轻拍打我的躯干,汲取我刚分泌的蜜汁,叹道:“太美味了,这下晚饭不用愁了”。说着,生拉硬拽地把我带回蚁巢。

我悄悄看了看自己的新家,发现这里真大。那只红蚁累坏了,它喘着气向同伴说:“兄弟们,今天我有个大收获,快来尝尝它,味道好极了”。四周的红蚁们蜂拥而上,围上来吸取我的分泌物。

红蚁正在搬运大蓝蝶幼虫(图片来源:Science)_副本

红蚁正在搬运大蓝蝶幼虫(图片来源:Science)

我感到难受极了,这群贪吃的蚂蚁弄得我很不舒服。不过,等他们吃完汁液后,我就危险了,我得想个办法才行。看着洞穴里红蚁之间的交流方式,我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不一会儿,汁液快被吃光了。这时,我强大的表皮器官通过化学模拟开始发挥功能,我的表皮渐渐合成与红蚁角质层相似的碳氢化合物,用气味去误导红蚁,让他们认为我是其中的一员。但好像这还不够,不过幸好我有着先天的优势可以发出与蚁后相似的声音,这样,不仅使我伪装得更像,而且还能确保我在蚁巢的地位高于其他幼蚁。

突然,一只红蚁停了下来,用触角敲打旁边同伴的头:“别吃了,这好像是我们幼蚁”,几只红蚁都停了下来,一脸蒙圈,它们通过化学信息和声音仔细辨别了一下“哎呀,这是我们的同胞啊”,为首的红蚁立刻说道“快散了,散了,去找其他食物”。

小蚂蚁

红蚁终于散去了,我松了口气,“呼!刚才好险,吓死我了,幸好我是一个伪装高手”。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全是红蚁的卵和幼虫,那些大红蚁还真把我当成了幼蚁,让我继续留在了蚁巢中。可是他们哪知道,我是来捕食它们的卵和幼虫的。现在,我可以踩着笨重的步伐四处走动,大吃大喝了,我终于不用再限制自己的体型,通过进食,我可以快速长大,而且还能在蚁巢里安安全全地度过接下来的时光。

将近十个月的时间里,我在蚁巢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营养。这时,我开始吐丝作茧形成一个被蛹(附肢和翅都包被在一层膜里)。在把自己密封后,我的部分组织通过自溶和吞噬细胞的吞噬作用开始解离,形成富含营养物质的“浆糊”,而器官芽则吸收这些营养物质逐渐分裂和分化新的成虫器官。

不久,一只来照顾幼虫的工蚁,发现了我,说道:“这哪儿来的大东西,这么硬?”围着蛹转几圈后,他对我无可奈何,一脸迷糊地出去了。

再过两个星期,我挣开了厚重的茧,呼吸到蜕变以后的第一道空气,变成一只真正的大蓝蝶。我爬出蚁巢,慢慢地把体液挤压到翅膀,一扇动,飞向了天空,开启新的旅程。

大蓝蝶(阿孔霾灰蝶)在百里香花蕾里产卵(图片来源:tupian.baike.com)

大蓝蝶(阿孔霾灰蝶)在百里香花蕾里产卵(图片来源:tupian.baike.com)

你们看了我的生活史,肯定觉得我是个好吃懒做的坏家伙,但这也不能怪我啊,因为只有寄生在蚁巢里我才有可能蜕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我的家族在英国也曾遭遇局部灭绝,那时候,人类为了保护我们,禁止农民开垦田野,为我们建立新的自然保护区。可是哪儿成想,我们的数量却越来越少,最终遭到灭绝。

生活

嘎霾灰蝶的生活史 (图片来源:Science)

后来,科学家们从瑞典重新引进我们,把我们家族作为鳞翅目保护的全球旗舰,经过托马斯等科学家的研究,才发现我们家族只把卵产在百里香的花蕾上,而且还要依赖特定的红蚁来收养我们,这种红蚁喜欢生活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当人们不去管理牧场的时候,草木迅速生长,减少了阳光的照射,红蚁就慢慢消失了,我们当然更无法存活。在了解了我们的生活史后,人们才又恢复了田野的开垦。说到这里,不得不让我唠叨一下“人类想保护好我们动物,得先了解我们啊!不然,只会对我们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箭头

TIPS:

1. 嘎霾灰蝶(Phengaris arion):大蓝蝶的一种,因生活史古怪而出名,幼虫早期寄生在百里香植物上,到了四龄期时掉落到地面依靠学名为Myrmica sabuleti的红蚁收养成活。经过秋、冬、春三季,在蚁巢中结茧、化蛹,初夏羽化为蝶,成蝶后寿命只有五至四天,它们在短时间内交配产卵,完成生命周期。

2. 大蓝蝶(俗称):属于鳞翅目,灰蝶科,白灰蝶属,大蓝蝶最常见的有六种即:阿孔霾灰蝶(Phengaris alcon),嘎霾灰蝶(Phengaris arion),胡麻霾灰蝶(Phengaris teleius),秀丽霾灰蝶(Phengaris rebeli),大斑霾灰蝶(Phengaris arionides,亚洲常见),和曲斑霾灰蝶(Phengaris nausithous)。不同种的大蓝蝶所寄生的红蚁不尽相同,如阿孔霾灰蝶(P.alcon)的主要寄主是Myrmica scabrinodis红蚁,而嘎霾灰蝶(P.arion)的寄主主要是Myrmica sabuleti红蚁,其寄主的种类决定了大蓝蝶存活率的高低。此外,它们的习性也有差别,如嘎霾灰蝶,胡麻霾灰蝶和曲斑霾灰蝶被称为猎食者,它们在蚁巢中捕食红蚁的卵和幼虫获取营养,而阿孔霾灰蝶和秀丽霾灰蝶被称为“杜鹃种”,依靠工蚁直接喂食,这几种大蓝蝶都能发出和蚁后相似的声音,但强弱不同,依靠工蚁喂食的大蓝蝶的声学模拟更频繁,作用效果更强。

3.龄期:昆虫连续两次蜕皮之间所经历的时间

4.器官芽:亦称成虫芽,存在于昆虫幼虫体内的未分化的细胞群,幼虫化蛹时才进行活动,一般发展为成虫的翅、肢和口器等外部器官,以及气管、肌肉、腺体和消化系统等内部器官。分割线2

参考资料

[1] J. A. Thomas, D. J. Simcox , R. T. Clarke. Successful Conservation of a Threatened Maculinea Butterfly[J]. Science 325, 80(2009).

[2] Matthew P. Hayes. The biology and ecology of the large blue butterfly Phengaris (Maculinea) arion : a review[J]. Journal of Insect Conservation,2015,19(6). 

[3] Margus Vilbas,Tiit Teder,Anu Tiitsaar,Ants Kaasik,Toomas Esperk. Habitat use of the endangered parasitic butterfly Phengaris arion close to its northern distribution limit[J]. Insect Conservation and Diversity,2015,8(3).

[4] David R. Nash. A Mosaic of Chemical Coevolution in a Large Blue Butterfly[J].Science 319, 88(2008).

[5] 彩万志.普通昆虫学[M].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2011.

[6]寿建新. 周尧. 李宇飞.世界蝴蝶分类名录[M].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

[7]课程:生物演化学.顾红雅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