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世界级爬宠那么简单吗? ——探秘鬃狮蜥

作者:涵齐亿灵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6-05

这种默默无闻的爬行动物,因为一则新闻出了名。

鬃狮蜥也能当警察?

澳大利亚位于南半球大洋洲的澳洲大陆。澳洲大陆四面环海,长期与亚欧、非洲、北美洲、南美洲等大陆分离,故而具有相对稳定的自然环境。正因如此,澳大利亚的动植物种类多到数不胜数,而鬃狮蜥便是其中之一。

鬃狮蜥本是澳洲众多动物中的无名小卒,然而一则新闻让它名声鹊起。据悉,一只名叫艾洛的鬃狮蜥因具有灵敏的嗅觉、超强的药物检测能力,被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家警察局正式聘用为配有警徽的合法警察。自此,关于“鬃狮蜥”的新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出任合法警察的鬃狮蜥艾洛

出任合法警察的鬃狮蜥艾洛(来源:网络图)

威廉姆斯听到这则新闻时,它正趴在澳大利亚东部灌木丛中的一根枯枝上晒太阳。由于鬃狮蜥是变温动物,因此每当太阳爬上天空之时,威廉姆斯也会伴着太阳爬上树枝,以汲取更多能量来维持一天的热量消耗。此时的威廉姆斯发自心底地羡慕着艾洛,它不奢求成为一名配有警徽的合法警察,但它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爬出这个灌木丛,看看外面的世界。

正在晒太阳的东部鬃狮蜥——威廉姆斯(来源:网络图)

正在晒太阳的东部鬃狮蜥——威廉姆斯(来源:网络图)

如果威廉姆斯知道许下的愿望有可能会成真,那么几天前的它一定会仔细斟酌后再许下心愿。

现在的威廉姆斯被“妥善”地保护在了一个“玻璃房间”内,它也一跃成为了动物园里的“名人”。尽管被限制自由是威廉姆斯所不情愿的,但它也乐于听那些志愿者们讲些关于鬃狮蜥的新闻。

鬃狮蜥的档案

这一天,动物园内游人如织。可威廉姆斯却提不起任何兴致,它早已听腻了志愿者们那套万年不变的讲解词,“各位游客,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澳洲鬃狮蜥。它是一种日行性、半树栖型蜥蜴,身长40至49厘米不等,喜食昆虫和植物。颈部、体侧及背部布满棘状鳞,其中体侧的棘状鳞生长方位各不相同。它舌根有一根能够凸出来的骨头,当它遭受威胁时,鬃狮蜥会将骨尖向下,以使喉咙周围的鬣刺坚硬地竖起来,这也是其名字的由来。”

以往这个时候,威廉姆斯都很乐于配合地展示喉咙膨大的模样。但今天,它可没这个兴致。志愿者回头望了它一眼,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今天的威廉姆斯兴致不高呀!”随后在随身的背包内拿出一本小册子,“根据动物园关于志愿者讲解的相关规定和游客的意愿调查,接下来我讲几条鬃狮蜥的‘花边新闻’。”

威廉姆斯听到这句话,顿时来了兴趣。尽管它和志愿者的位置相对较远,但它的听力可是极佳的。

威廉姆斯听到这句话,顿时来了兴趣。尽管它和志愿者的位置相对较远,但它的听力可是极佳的。

鬃狮蜥的出色听力全凭这个“大耳洞”(来源:网络图)

鬃狮蜥的出色听力全凭这个“大耳洞”(来源:网络图)

鬃狮蜥性反转竟然因为“全球变暖”?

“自然界中,能够发生性反转的动物数不胜数,但澳洲鬃狮蜥是人们发现的第一种能够发生性反转的爬行动物。事实上,蜥蜴的染色体与人类不同。雄性蜥蜴的染色体为ZZ,雌性为ZW。因此,当雌性鬃狮蜥贡献出一条Z染色体时,孵化出来的小蜥蜴应该为雄性;同样,当雌性鬃狮蜥贡献出的是W染色体时,孵化出来的小蜥蜴应该为雌性。”志愿者一边说着一边向大家展示临时勾画的笔迹。

鬃狮蜥的基因性别决定图(来源:作者手绘)

鬃狮蜥的基因性别决定图(来源:作者手绘)

“但研究人员发现,染色体性别表现为ZZ的雄性,却拥有雌性的生殖腺性别及表型性别。简单来说,就是除染色体表现为雄性外,身体构造及功能均表现为雌性。这种现象被称为性反转。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澳洲鬃狮蜥的性反转呢?”

讲解员停顿了一下:“答案竟然是人类的活动引起的全球变暖! 澳洲堪培拉大学的生态学家亚历山大·奎因和她的同事通过实验证实,当孵化温度控制在22℃至32℃之间时,孵化出的鬃狮蜥雄性和雌性数量基本一致;但当孵化温度调整到34℃及以上时,孵化出的鬃狮蜥大多是雌性。巧合的是,澳洲鬃狮蜥的栖息地——澳大利亚内陆——夏季温度经常逼近40℃。这也证实了这一结论的可靠性。”志愿者的语气中夹带着一丝无奈。

“另有实验数据表明,发生性反转的ZZ雌性不仅在体型上更大、更加强壮,而且下蛋的数量也近乎正常雌性的两倍……”

志愿者刚要继续说,一名游客迫不及待地问道:“这说明澳洲鬃狮蜥‘因祸得福’了吗?”

志愿者摇摇头,“并没有。实验证实,发生性反转的ZZ雌性的后代,也更加容易发生性反转,这将直接导致种群的雌性化趋势越来越严重。对于鬃狮蜥来说,这可能是灭顶之灾。

威廉姆斯听到这里,不禁暗自神伤。它膨胀起布满嶙峋鬣刺的咽喉,张大嘴巴,露出大片的黄色。它狠狠地咬着牙齿发出嘶嘶的声音,企图吓跑这群可恶的人类。

愤愤然的威廉姆斯(来源:网络图)

愤愤然的威廉姆斯(来源:网络图)

游客中一个小女孩看到威廉姆斯的模样,吓哭了,边哭还边还不住地念叨着:“是我们的错,我们要保护它们,要爱护环境。”

鬃狮蜥也会做梦?

沉重的话题让人们黯然了许久,一名游客打破沉默说道:“我们还想听听关于鬃狮蜥的其他研究,您能继续给我们讲讲吗?”

志愿者换了个话题:“人类睡眠周期模式分为快速眼动睡眠和慢波睡眠。其中,快速眼动睡眠最易被观察到的是睡眠者的眼球不停地左右摆动。此时睡眠者脑电波频率加快、振幅降低,并且心率加快、血压升高;除此之外的睡眠被统称为慢波睡眠,研究人员曾在鸟类身上观察到这类现象......" 志愿者提高了声调:“最近《科学》杂志刊登了德国马普脑研究所的一篇文章,首次证实爬行动物也存在着与人类相似的快速眼动睡眠和慢波睡眠,而这次实验的实验对象正是我们的鬃狮蜥!”

刚刚那名游客不解地问道:“那……这能证明什么呢?”

“研究人员希望借此证明,哺乳类、鸟类和爬行类在数亿年前有着共同的祖先!”志愿者慷慨激昂地说道。

威廉姆斯已慢慢从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出来。听到这句话时,它和游客们一样情绪高涨。

志愿者继续说道:“人类在梦境中,眼睑会随着脑部的活动、梦境的变化而随之颤动。经过系列实验证实,鬃狮蜥的在睡眠过程中,也会出现眼睑随着脑部活动而颤动的现象,这或许可以证明鬃狮蜥也像人类一样拥有梦境。”

此刻的威廉姆斯听得入神,它已分不清自己是身在野外灌木丛,还是动物园的玻璃房,唯一确定的是,它和它的族群已经和人类密不可分。未来的日子里,人类除了扮演“破坏者”,也许能扮演“拯救者”,威廉姆斯期待着那一天。


参考资料:

1. 作者:张梦然,出处:中国科学院网站,《野外蜥蜴或因气候变化性别反转》

2. 作者:徐景煊,出处:《新发现》期刊,《鬃狮蜥会做梦?》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