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的小火烈鸟(上)

作者:涵齐亿灵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3-27

小火烈鸟们的鸣叫声如背景音乐般贯穿着整个舞会的始终。

如果生命的传承可以算作“重生”,那么用“浴火重生”来形容小火烈鸟一点也不过分!

素有“地球伤疤”之称的东非大裂谷的东部,毗邻肯尼亚的边境,镶嵌着一颗璀璨的玉石。它或呈现透亮的白,映衬着蓝天白云的倒影,绵延到世界的尽头;或挂上浅嫩的粉,似少女羞红的颊,让人魂牵梦萦;或披上斑驳的棕,如死寂般的地狱,神秘中透着诡异;它最动人的应数那抹瑰丽的酒红,热情奔放中洋溢着生的希望。纳特龙湖的色泽灵动而多变,时而一枝独秀放异彩,时而万紫千红满园春。

恍若幻境的纳特龙湖

恍若幻境的纳特龙湖(网络图)

然而,数月的旱季剥夺了纳特龙湖绚丽的色彩。

这一天,黑云低压着纳特龙湖,白昼如同黑夜。巨大的电流沿着传导气道从地面急速涌向暴风云,数道夺目的闪电炸裂天际,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滚滚。瞬间,倾盆大雨如瀑布般砸落在纳特龙湖之上。南端的伦盖伊火山也在“黑夜”中蠢蠢欲动,炙热的岩浆如泉水般喷涌着释放着地下深处的热能。

忽然,阵阵鸟鸣声冲破地狱般的牢笼,电闪雷鸣之间清晰可见那群无畏的生命。它们成群结队而来,它们踏着雨水而来,它们向着生命而来。

它们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小火烈鸟。

火红色之谜

明媚的阳光拨开阴霾的云,纳特龙湖与湛蓝的天空遥相呼应、水天一色。

小火烈鸟压低飞行的高度,逐渐将身体“直立”起来。临近湖面时,它们放下了纤长的双足,如“水上漂”般在蔚蓝的湖面上留下层层涟漪,它们继续鼓动着翅膀,以求尽快降低速度。

小火烈鸟的到来为这片水域带来勃勃生机。

带起层层涟漪的小火烈鸟

带起层层涟漪的小火烈鸟(网络图)

纳特龙湖千变万化的美让人窒息,不过让世人震惊的并不是它举世瞩目的美。毗邻纳特龙湖的伦盖伊火山为纳特龙湖提供着丰富的“养料”,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喷发碳酸盐的活火山,这些方解石和白云岩等富含碳酸盐的火成岩昼夜滋润着纳特龙湖,使得纳特龙湖轻松成为高浓度的碱性湖,PH值高达9至10.5的碱度与氨水相近,这对于绝大多数的生物来说都是致命的。

然而,螺旋藻却在这片“冥河”中活得滋润,充沛的雨水引发螺旋藻地疯狂生长,它们富含着高达60%至70%的蛋白质,这丰富的营养是小火烈鸟的挚爱。当小火烈鸟们滤食这些富含类胡萝卜素素的藻类时,它们慢慢的从白色渐变为深红色,如同火焰一般。

这也正是小火烈鸟名字的来源——拉丁语“火焰”

凤毛麟角的滤食性动物

飞行速度高达50至60公里每小时,连续飞行近十小时的小火烈鸟们疲惫至极。在抵达纳特龙湖后,进食成为小火烈鸟们迫不及待的头等大事。

妃莉娅是200万只长途跋涉的小火烈鸟之一,它的喙有着完美的弧度,是个十足的“美人儿”。你看它的上喙直挺挺的从头部延伸而出,而后急转而下;再看它的下喙,迎合着上喙弧度的同时,柔和的弯曲着。

“美人儿”妃莉娅

“美人儿”妃莉娅(网络图)

其实,即便你再赞美它独一无二的美,妃莉娅也是无暇顾及的。因为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她来不及休息片刻,便把它柔软的颈部弯曲至足部,将喙插入了纳特龙湖之中。

妃莉娅迅速地将舌头向后收缩,水和食物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泵入妃莉娅的喙中。小火烈鸟喙的内部生长着万颗以上的精密筛状角质层板,它们被称为片晶,其作用类似于滤网。滤网在这一刻派上了大用场,妃莉娅的舌头向前急速施压,压力将碱水推入纳特龙湖,然而螺旋藻却被滤网拦截了下来。妃莉娅顺势利用长满齿状突起的舌头,将食物刮入口中。

妃莉娅迫不及待进食的样子认真得可爱。可她却一点也不含糊,它正在以每秒4次至20次的高频率重复着“泵入-推出”的复杂进食模式。

盛大的奇异之舞

此刻,数十万只小火烈鸟矗立在湖水中央,它们体长一米有余,体羽略带娇嫩的粉,双足细而修长、红得似火。

起初,它们怡然自得地东张西望,不时弯曲优雅的细颈叼啄艳丽的羽毛,又或挺直脖颈绽放黑、白、红三色相间的双翼。忽然,几只小火烈鸟频繁地挪动原本静止的双足,它们有意识地靠拢在一起,鸣叫声此起彼伏。不多会儿,小火烈鸟们便排成了极有规则的S型队伍,一场盛大的舞蹈就此拉开帷幕。

一场盛大的奇异之舞

一场盛大的奇异之舞(网络图)

它们踢踏着细长的双足,频繁流动的脚步增加了不同个体的相识几率。它们时而将鸟喙前端抵住细颈,时而利用鸟喙叼啄体羽,时而频繁地摆动头部、左顾右盼,时而与邻近的伙伴互啄鸟喙、密切互动。

小火烈鸟们的鸣叫声如背景音乐般贯穿着整个舞会的始终。

它们急于展示自己,急于寻找配偶,以至于几乎无暇果腹。当然,妃莉娅一定不在“无暇果腹”之列,她时不时地将喙插入水中,美餐一顿。

这场盛大的奇异之舞将在纳特龙湖上演一个月之久。

落下帷幕的那一天,所有的小火烈鸟都会找到自己心仪的伴侣。

垒起一座爱之巢

纳特龙湖的雨季在连日的阴雨连绵中骤然结束,湖水在似火的骄阳下蒸发得愈发快,盐分滞留在湖水的表层。灼热的阳光继续蒸烤着纳特龙湖,盐分渐渐凝结为岩块。忽而一阵清风,吹得那数以万计的岩块随风漂泊,它们相互摩擦着、挤压着、叠加着、继续蒸发着,最终在湖水中央形成了一个孤立而坚固的育儿岛。

妃莉娅在那场盛大的舞会中,结实了她英俊的伴侣——科卡多。它们欣赏着爱慕着对方,它们急于为一个崭新的生命筑起坚实的堡垒。

小火烈鸟们虽然喜欢群居,但也会在有限的空间内寻找一块心仪的“宝地”搭建鸟巢。显然,科卡多和妃莉娅选中了这块盐泥之地,它们不停地用喙衔起一块块新鲜而柔软的泥巴堆叠在一起,鸟喙不时地向下压一压松软的泥巴,或者干脆将双足踏踏实实地踩在鸟巢的边缘。它们要将这个鸟巢搭建到30厘米高,这既可以有效的避免鸟巢潮湿,也能够为小火烈鸟宝宝提供一个相对阴凉的栖息之地。

筑巢期间,炙热的阳光会为小火烈鸟们助上一臂之力,它会尽情挥洒自己的热量。毕竟纳特龙湖位于赤道附近,太阳公公可不会轻易地丢脸。

在太阳公公不懈地努力下,这片育儿岛的温度常常高达45摄氏度。而育儿岛之外的水池,不仅硫磺含量极高,而且温度经常突破130摄氏度的关口。

纳特龙湖的恶劣环境是其他动物所望而却步的,然而它却护卫了小火烈鸟们。纳特龙湖为小火烈鸟们提供了天然的保护屏障,有效地隔绝了胡狼、鬣狗的攻击。

纳特龙湖会一直护佑小火烈鸟和它们的孩子吗?毛茸茸的鸟宝宝是否会在安逸的环境中安然长大呢?或者它们将面临怎样的生死挑战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参考资料:

1. (美)斯蒂芬·杰·古尔德著作的《火烈鸟的微笑》

2. (英)玛莎·福尔马斯、迈克尔·高顿著作的《生命》

3. (英)鲁伯特·巴林顿、迈克尔·高顿等著作的《生命的故事》

4. 纪录片:《红色翅膀:火烈鸟故事》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