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民官员写就现存最早山东地方志《齐乘》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9-02-25

礼仪之乡山东现存最早的方志,诞生于700年前的元朝。

“齐鲁之邦,礼仪之乡”的山东,古时分为齐、鲁两国,文化典籍非常丰富,且有修地方志的传统。不过,汉朝以前的志书与《山海经》等书类似,主要简单记录地形、风俗、土产等;汉朝以后的才有较详细记录风土人物、传记、水流等的地方志,但由于朝代更替、战乱不休,大部分都遗失了。

山东地形图

山东地形图(来源于网络)

步入宋元朝,山东地区的地方志内容从纯粹的区域地理扩充到人文历史,体例也由纷杂变得更加完备和明朗。这一时期诞生了一部提供丰富历史、地理史料的地方志,编纂以“辞约而事核”著称。这部现存最早,在方志中独树一帜的山东地方志,是700年前一位才华横溢的爱民官员的心血之作……

心系苍生的好官

元朝延裕年间,山东一带连年灾荒,百姓易子而食,苦不堪言。时任山东廉访司照磨的于钦见此五内俱焚,夜不能寐。照磨本是掌管钱谷、物料等职的官员,元朝始设。于钦原在京城任中书省兵部侍郎,作为地道的山东人,被朝廷派来安抚灾民也是理所应当。

于钦先后到山东滨州(今滨县)、棣县(今惠民县)及济南六县,看到饿殍满地,生者哀鸿遍野。他一边安排开仓济民,让百姓免受饥寒和流离失所之苦,一边为卖儿女的饥民明查暗访,帮他们赎回儿女。经过近一年的辛勤工作,山东地区的灾情终于得到控制。

于钦像

于钦画像(来源于网络)

灾情问题虽然初步解决了,但于钦没有闲下来,而是投入到了更紧张的调查工作中。他深入民间,向村中父老咨询当地的地理、风俗情况,或考察各地的水文、山势情况,并详细记录下来。

原来,于钦在救灾期间深度分析此次灾情的原因,发现有天灾,也有水患。如果官府对山东的地理情况非常熟悉的话,及时应对,灾情可能会轻一些。

仅完成初稿的名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于钦很快就遇到了“难路虎”。一是资料匮乏,之前的《禹贡》、《山海经》等典籍记录山东的资料很是有限,他必须亲自到田间地头、湖边山坡去考察、勘测。二是他“后庭”起火。在赈灾过程中,他劝富户出粮赈灾时触动权贵,被同僚弹劾说“出粟太多,赈济太广”“违反常例,沽名钓誉”等,不一而足。

综合考虑之下,于钦放慢了撰写地方志的步伐,风声平息后才深入民间考察。考察过程中遇到朝廷的工作安排便只好暂时放弃。

就这样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十三年眨眼过去了,期间为写好这本齐鲁地方志,于钦染上重病。直到1336年,他才在病床上完成了这本取名叫《齐乘》的地方志的初稿。

“吾或身先朝露,汝其刻之!”他对跪在床前的长子于潜说完此话后,便嗑然长逝,年仅49岁。

齐乘

《齐乘》封面(来源于网络)

顾名思义,《齐乘》将以古代史书为榜样,成一国之言。“乘”音shèng,意为取载。先秦时期,晋国史官把史书称为“乘”,后世多用“史乘”来称呼史书。此书共六卷,记录了山东东西道宣慰司所辖益都、般阳、济南三路,不包括鲁南。内容分沿革、分野、山川、郡邑、古迹、人物等八门。内容从历史地理、宗教寺庙到风俗人情等,言简意赅。读此书,于钦对乡土的热爱和认真的写作态度跃然纸上。

极有特色的方志

地方志是研究历史、地理、医学等科学的重要原始资料,对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研究都极有益处。“方志为国史要删”,史学家章学诚在《复崔荆州书》中如是说。作为现存最早的山东省地方志,《齐乘》为研究宋元地理、历史、风俗、人物等方面的文化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此书不但记述了山东各郡县的发展变化,还介绍了大到全境的分野、沿革,小到文山、君山、龙山、沂山、汶水、沂水等诸多内容。比如在“沂山”一节,书中介绍其位置“临朐县南百里”,名字由来“沂水所出,乃所名也”的同时,也记录了山中的风景名胜。比如山顶有二冢,系周穆王安葬两名妃嫔于此。

沂山风光

风景秀丽的沂山(来源于网络)

《齐乘》介绍山东的地理时,有一些关于宗教的资料弥足珍贵。比如记录山东潍州城北的玉清宫时,旁带讲了此宫的故事:元初道教盛行,长春真人丘处机西行见成吉思汗,临行前在玉清宫训诫弟子。这些资料对丘处机西行的地理研究等都非常有用。

《齐乘》第五卷节记录了古代山东的社会发展情况及风俗演变过程。资料多引用《汉书》、《洛阳伽蓝记》等,且附评语。第六卷则记录了古代山东的文化古迹,其中包括城郭、寺庙,丘陵、坟墓,碑铭等几类。

不得不说的是,虽然《齐乘》资料丰富,内容详杂,但结构缜密,各部分安排井然有序,文字也很精练。如在正文部分,于钦给每一卷加小序言,阐述写作宗旨、方法及阅读技巧。此举类似现代杂志的“编者按”,极富创意。

《齐乘》的丰富内容和编排体例得到后世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可,并被收入多种书目。“援据经史,考证见闻,较他志之但采舆图,凭空言以论断者,所得究多,故向来推为善本”,《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这样评价此书。“叙述简核而淹贯,在元代地志之中,最有古法。”清代学者纪晓岚则向朝廷如此推荐此书。

影印件

《齐乘》影印本(来源于网络)

后记

话说于钦逝世后,长子于潜细心保存好书稿,一时并未作校对发行。一则他自觉能力有限,不敢贸然动笔;二则而立之年的他热衷功名,无心出版事务。15年后的1351年,于潜任两浙都转盐运司副使,自撰《齐乘释音》一卷,并请名臣苏天爵作序后,《齐乘》终于镂版刻成,向世间发行。此版本在战乱中散失,其它版本则流传下来。明朝嘉靖年间,青州府知县杜思重刻《齐乘》,有识之士多为收藏;清朝乾隆年间,济南知府胡德琳命益都知县周嘉猷《齐乘》为做考证,并大量印刷发行。

风雨飘摇,沧海桑田。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科学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齐乘》再次受到学者的重视。青岛大学张晓言等教授对此书进行深度研究并撰文,终再次使《齐乘》受到学术界的重视。

——————————————————————

【参考资料】

1、论文《于钦与<齐乘>》,《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学报》2002年第1期,作者张晓言。

2、论文《<齐乘·风土>章校注》,《山东大学学报》1991年第4期,作者刘敦愿。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