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恒武:拒绝在侮辱性条款上签字

作者:杨建邺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2-27

他永远朝气蓬勃,乐观向上。
1938年,彭恒武考取了公费留学生中唯一一个理论物理学名额。9月,他乘坐英国远洋轮船来到法国马赛港;然后从法国过加莱海峡到英国多佛尔港,再继续乘火车到目的地爱丁堡。这时德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玻恩(1954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因为躲避德国法西斯的迫害,逃离家乡来到爱丁堡大学任教。彭恒武正是按照周培源教授的意见,要拜物理大师玻恩为师学习理论物理学。

1940年年底,彭恒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1941年春天,彭恒武决定回国。可是这时欧洲到亚洲的海路已经被希特勒封锁,于是彭恒武决定从大西洋到美国,然后过太平洋回国。4月的一天,他接到一家旅行社的通知,让他快去办理到美国的签证。

朱光亚、彭恒武和邓稼先在天安门城楼上

朱光亚、彭恒武和邓稼先在天安门城楼上(网络图)

可是,到了旅行社看见摆在他面前的几大张纸的条款,这些条款几乎每一款都显示出美国对其他国家公民的鄙视和轻侮。其中有一条居然要签证者承认自己的父亲“不是小偷”!看到这一条款,彭恒武非常愤慨。父亲在他心目中永远是世界上最值得尊敬和爱戴的人,他的父亲当年毅然弃官为民的行为,是很少有人能相比的。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他仍然记得父亲写的“此身当与竹为林”的二首诗词:

耻效群芳竟媚春,

此身当与竹为林。

一朝头角冲霄出,

好把青天一扫新。

零落秋风勿自蹙,

富贵春芳勿自得;

此身当与竹为林,

四时不改真颜色。

父亲彭树棠在彭桓武的心中享有至高无上的荣誉,是他崇拜和尊敬的偶像。在他心中,父亲象征着祖国,神圣而不可侵犯!他怎么能够在带有侮辱父亲人格的文件上签上他的名字?当然不能!

他把笔一扔:“对不起,我不能签。”

旅行社的人非常吃惊和不解:“这只是一个手续,签了字就过去了,难道说你不打算走了吗?”

彭桓武认为美国的这“一个手续”简直是强盗的手续,是侵犯人权的手续。最后,他郑重告诉旅行社的人:“我不走了!”

周恩来与彭恒武、郭永怀庆祝核武器的发射成功

周恩来与彭恒武、郭永怀庆祝核武器的发射成功(网络图)

于是彭恒武继续留在欧洲,继续他的研究生涯。1941年8月到1943年7月,他在爱尔兰的都柏林高等研究所做博士后的研究学者,在另一个物理学大师薛定谔(1933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指导下工作。在这儿他与海特勒和哈密顿合作,提出著名的“HHP理论”(H、H、P为三人姓的第一个字母)。薛定谔非常看重彭恒武的非同一般的能力,他给爱因斯坦的信中曾经这样写道:“简直不能相信这个年轻人学了那么多,知道那么多,理解得那么快。”

1943年下半年,彭恒武又回到爱丁堡大学,这一次他是作为爱丁堡大学物理系卡内基研究员的身份回来的,再一次在玻恩指导下,合作研究场论和量子力学。玻恩同样非常看重彭恒武的能力,也给爱因斯坦的信中称赞彭恒武:“中国来的彭恒武尤其聪明、能干。他总是懂得比别人多,懂得比别人快。”“似乎他无所不懂,甚至反过来还教我。”“他永远朝气蓬勃,乐观向上。”

1945年夏天,彭恒武获得爱丁堡大学科学博士学位。

————————————————————————

人物简介:彭恒武(1915—2007),出生于吉林长春,祖籍湖北麻城,中科院院士。1955年起,彭恒武转入核工程领域,领导了中国核反应堆和核武器的理论设计工作。曾任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高能物理研究所副所长等。

名言:回国不需要理由,不回国才要理由。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