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作者:钟杨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2-06

〖2018年“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树木的年轮线增加一圈,代表着春夏秋冬又轮回一次。那我们可曾注意过地球的“年轮”。46亿岁的地球,沧海桑田,曾经的海洋变成如今的高山,时间的足迹留在哪里?

中国有这么一群人,手握一把小铁锤,在不起眼的沉积岩剖面上一点点的敲打,他们敲开的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定格地球年代的化石。2018年7月5日上午,中国迎来了地质学界第十一颗金钉子。它被“钉”在贵州省的剑河县八郎村附近的乌溜-曾岩(10824.830'E、264.843'N)上。这意味着中国成为世界上拥有金钉子最多的国家,其价值堪比奥林匹克奖。那金钉子到底是什么呢?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wemedia.ifeng.com )

金钉子的自白

呜——哐当——哐当,一辆火车飞驰过来,过了一会儿,“呼!终于轻松了”,我望着远去的火车不由自主的叹到。我已经在这铁路上有几年了,几年前,人们为了纪念这条贯穿美洲大陆的铁路完美竣工,就打造了只有18K金的我,并给我取名为金钉子。他们都说我意义重大,我也背着他们偷着乐儿!

不久以后,我的身份发生了巨大变化,一群奇怪而且严肃的人居然把我搬上了国际的舞台,虽然我仍叫金钉子,但我的形态发生的巨大变化。我不在是一颗简简单单由金子做的钉子了,我的新环境是地质学界,那些地质学家一旦发现了可以区分全球不同年代所形成地层的某个特定的地点或一段特定的岩层序列就把我标记在那里,他们说我是全球年代地层单位界线层剖面和点位(GSSP),是两个时代地层之间的界线的唯一标志。我当然也欣然接受了。我本来有110个左右的兄弟姐妹,到现在只找到67个,看来,要找到他们还得费不少劲儿呢!

在中国,我们金钉子家族从1997年到2018年一共有十一个同胞了,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多。那些地质学家是我们执着的追求者,他们前前后后要花上二三十年才能把我们找到,而且还要通过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才能确认我们的身份。我的兄弟姐妹中就属长兴灰岩金钉子最有名声,那里已经成为国家地质公园。那里是二叠系与三叠系的分界线又是确立古生界与中生界分界线的标志。殷鸿福院士将牙形石化石作为划分古生界与中生界的标准化石,从此取代了耳菊石的地位。是不是很厉害呀!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roll.shoufu.com)  

除了长兴灰岩金钉子这个兄弟以外,我还有9个兄弟姐妹,他们大致可以分为在寒武系时期的花垣排碧金钉子、古丈金钉子、江山金钉子和最近才确立的剑河金钉子。剑河金钉子在今年7月份才确定下来,它被确立在第三统苗岭统和第三阶乌溜阶上,由贵州大学赵元龙教授带领历时二十多年研究出来。此外,处在奥陶系的同胞有黄泥塘金钉子(中国第一颗金钉子)、王家湾金钉子和黄花场金钉子。破冲金钉子是全球石炭纪首个“阶”级的金钉子,除了上面提到的长兴灰岩金钉子处在二叠系与三叠系外,还有长兴金钉子与蓬莱滩金钉子。而我就是蓬莱滩那颗金钉子,这里记录了二叠系那场悲惨的生物大灭绝事件,也记录了一个古生物学家的一生。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app.myzaker.com)  

二十年的探索:不负真心

红水河的水慢慢流淌,这里是广西省来宾市蓬莱滩,我是一名地质人,来到这里追寻一个老人的足迹。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如果你恰巧经过这里,那么,你一定看到一个手拿地质锤的老人。他步履蹒跚,或许手上还杵着一根拐杖。他时而蹲下去敲打滩头的石头,时而又转变方向走向另一块岩石。他便是中国科学院院士金玉玕,金玉玕院士总是凝重的望着这片滩头,目光深沉却也如烈火一般。他说他已经在同一石头上从黑发坐到了白发,二十多年不曾离去,每日想着、念着。他到底在执着什么?这片岩石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这么让人着迷?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www.nigpas.cas.cn)

老人执着地用小铁锤一寸一寸的敲打着岩石,有时,一块岩石破开,他喜出望外,小心翼翼的放在盒子里,好似珍视一块美玉。有时,他拿着破开的石头失落不已,但眼里却更加坚定。这里有活在岩石里的生物,它们被时间定格成为永恒,它们记录了地球的历史,成为地球的“年轮”。而金玉玕院士正在敲开地球的年轮,这里的岩石大约是在二叠系形成的,当时的这里还是一片汪洋,大量的海生动物生活在这里,金玉玕院士和他的科研小组们在第28层发现的大量的菊石、腕足类、腹足类生物。可是在这地层之上的岩石却没有了足迹,到底发生了什么使丰富的生物群落灭亡。这次生物灭绝事件是局部性的还是全球性的?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金玉玕院士。在金玉玕院士查找了大量资料后发现,当时地球正在发生大规模的海退事件。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www.kejixun.com)   

那什么是海退事件呢?

在大约2.5亿年前,大陆是连成一体的,这个时期的大陆称为泛大陆,它贯通两极。在二叠纪末期,泛大陆开始解体,这使得地质活动更加频繁,导致了环球大规模的火山喷发与海平面下降。此时的气候变得异常干燥,曾经被海水覆盖的区域露出地面,许多海洋生物不能适应新的环境,这便造成了这一时期的生物大灭绝。金玉玕院士在蓬莱滩找到了以牙形石演化为代表,从此,开始了金钉子的研究,最终确立了蓬莱滩乐平统地界层型剖面。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www.baike.com)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www.hndzbwg.com)

金玉玕院士毕生的精力都花在了这蓬莱滩的地层上,在这里,他用地质锤无数次的敲打着岩层,这里的每一块岩石都有他步履过的痕迹,他对这里的岩石饱含深情。2006年,在第二届古生物大会举行后的第三天,金玉玕院士与世长辞,他生前说过“蓬莱滩金钉子一日不确立我便不能倒下”。现在,金玉轩院士的愿望实现了,但从此,中国古生物界少了一名泰斗。斯人长逝,其精神永存世间。

亿年时光:一把小铁锤的力量

(图片来源:www.vcq.com)

后来人砥砺前行

当中国在2018年又一次获得一颗金钉子,作为地质人心中无数言语都化为希望之火。曾记得地质学老师带我们去野外实习,在山地间,那倾斜的地层剖面威严耸立。老师告诉我们“地层就像一部地球史书,只有细心的研读才能发现其中奥秘”。我手中紧紧握着一把地质锤,在这地壳上细细敲打着岩石。

砰——砰——砰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