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医”林巧稚:5岁已立志学医

作者:魏德勇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2-06

一个终身未婚,却拥有最丰富的母爱;没有子女,却是拥有最多子女之爱的传奇女性。

1921年7月的一天,在祖国南方福建省厦门市鼓浪屿岛的一栋小楼里,一位中年男人与刚从厦门师范学校毕业的女儿展开了一场饶有兴趣的对话。

“亲爱的女儿,毕业后你是想当老师还是上学?”父亲少年时飘泊到新加坡,在英国人办的学校念书,接触过西方的先进思想,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潜意识中,他希望女儿当一名老师。

“我想继续上学!”年仅20岁的女儿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你想学什么?”

“我想上协和医科大学学医。”

女儿的话让父亲无比震撼。一则,协和医科大学是亚洲最好的医科学校,学费较高,现在家里负担不起;二则,协和医科大学门槛极高,需要参加严格的考试,而女儿学的毕竟是师范。

青年林巧稚

青年林巧稚(网络图)

“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女儿斩钉截铁地回答。

父亲赞许地点点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我支持你!”

“谢谢父亲。我知道家里很困难,我会想办法的。”

父亲开始沉默。他之前曾听大儿子说过,协和医科大学学制8年,每年光学费都得几百银元;现在家里每况愈下,全家30多口人,只靠自己和大儿子挣钱生活。教育毕竟是大事,要想再出“谢家宝树”,子女教育是第一位。

五分钟后,父亲抬起头对女儿说:“你好好复习参加考试吧。学费我来想办法。”

女儿感激地望着父亲。只见父亲额头上已显出皱纹,头发已些许花白。于是,关于自己立志学医的情景,便如蒙太奇般闪现在脑海里。

这位父亲名唤林良英,女儿便是后来名扬世界的医学家林巧稚。林巧稚立志学医,还得从她5岁那年说起。

1906年的一天,病床上的母亲把全家人叫到身边,用失神的目光挨个看着,最后目光久久地停留在林巧稚身上,眼角滚出清亮的泪珠。在这生离死别之际,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幼女。母亲伸出手,摸着小巧稚,又看了看长子林振明一眼,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母亲生病快一年了,全家人都很着急,到处寻医问药,求了不知多少医生,吃了不知多少药,可是母亲的病总不见好,反而一天比一天瘦下去。若干年后,林巧稚才知道,用现代医学术语说,母亲患的是宫颈癌。

“妈,我会照顾好小妹的。”振明懂事地说。

母亲叹了一口气,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林巧稚拉着母亲的手,使劲地哭着叫着:“妈妈,你醒醒,醒醒!”哭了一阵,她转头问父亲:“爸,妈妈得的什么病?为什么不治呀?”

“你妈妈得的是妇女病,医院说治不好的。”父亲哽咽着。

小小的巧稚心里,一个想法萌芽了:“要是我能治病,妈妈就不会离开我们了。”

“毓园”——中国著名的妇产科专家林巧稚的故居

“毓园”——林巧稚的故居(网络图)

这种想法在林巧稚脑海中时起时伏,最终19岁那年定型。1920年夏季的一天,正在阁楼上看书的林巧稚,突然听到大哥与别人在一楼客厅聊天的声音。她询声下楼一看,才知道是大哥的同班同学。原来,这位同学大学毕业便留学美国,回国后在北京协和医院上班;这次来南方出差,顺道看望昔日的同窗。

“你是巧稚吧,都这么大了?”帅气的同学高兴地问。

“是呀,马上高中毕业了!”林振明介绍道。

“那高中毕业后准备上什么大学呀?”同学又问。

“我想……”林巧稚犹豫了。十几年来,她一直被幼年的想法困惑,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实现。现在有人问起来,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不上我们协和医科大学吧,这可是个挑战哟。学校的南方考场设在上海,你不是英语很好吗?完全可以去试试。”同学的话如当头棒喝,蓦然让林巧稚惊醒过来。原来,梦想与现实之间并不遥远,只要你肯留意。

“好,我就考协和医科大学。哥哥,你可要支持我呀!”林巧稚转头对兄长说。

“好,我一定支持妹妹。回头我和父亲商量商量!”林振明也想起母亲去世前的交待。长兄如父,他已经作好为妹妹上学的准备。

一年后,林巧稚带着父亲、兄长以及亲友的期冀,离开生她养她,号称“海上花园”的鼓浪屿,踏上从厦门开往上海的轮船。站在甲板上,面临即将到来的“战斗”——入学考试,林巧稚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考好,只为学医的理想!

林巧稚(网络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林 巧稚(1901-1983),医学家、中国妇产科学的主要开拓者之一。她是北京协和医院第一位中国籍妇产科主任及首届中国科学院唯一的女学部委员(院 士)。林巧稚一生亲自接生了5万多婴儿,在胎儿宫内呼吸,女性盆腔疾病、妇科肿瘤、新生儿溶血症等方面的研究做出了贡献,是中国现代妇产科学的奠基人之 一。

名言我一生最爱听的声音就是婴儿的第一声啼哭,这些哭声让我感受到生命的奇妙,感受到作为医生的自豪,也体会到了作为母亲的快乐。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