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是被发现而不是被发明的?

作者:胡艳丽来源:北京晚报发布时间:2018-11-28

一种酒的流行,背后隐藏着国家霸权的政治与军事筹码。

啤酒是人类史前文明的液态遗迹,萄葡酒是来自狄奥尼索斯的神之礼物,高浓度的蒸馏白酒则在诞生之初就被誉为滴滴珍贵的“生命之水”。上述三种酒水,以及茶、咖啡、可乐在内的各种饮品,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们曾抑制病菌、充当货币、用于宗教仪式、象征党派政治立场、引发哲学及艺术灵感、彰显社会地位,甚至成为征服异国、发动侵略的导火索。

114043300

《上帝之饮:六个瓶子里的历史》(美)汤姆·斯丹迪奇中信出版社

在《上帝之饮:六个瓶子里的历史》中,汤姆·斯丹迪奇以生动简明的笔触,重现了上述“六个瓶子”中人类波澜壮阔又五味杂陈的发展历史。每一种饮品的崛起绝非偶然,它的背后不仅仅是人类创新的产物,还需要暗合社会发展的脉动,没有社会生产力的支持,政治及文化环境的相辅相成,以及经济和军事的双重保障、助推,那些饮品即使具有天堂的味道,也迷醉不了整个世界。同时,这些饮品的诞生、流行,也促进了社会文化发育,是推进社会经济、政治,甚至是军事发展的动力,瓶子中深藏着改变文化,重塑世界经济格局的力量。

汤姆·斯丹迪奇认为,啤酒是被发现而不是被发明的。相传农神俄塞里斯将一碗发芽谷子浸水,放在太阳底下,待其回来时,米汤已经变成了啤酒,尤如天赐,俄塞里斯遂将此法传于世人,造福人类。神话传说虽不足信,却大致讲明了啤酒的酿制过程。它是人类弃猎从耕过程中,有了剩余粮食的产物。由于啤酒是用开水酿造,饮用卫生,另外其中富含悬浮酵母菌,极大地提高了蛋白质和维生素含量。这种满足口腹之欲的饮品,却从另一侧面解决了人类开始群居后造成水源污染、饮用水质下降,以及食物种类馈乏、营养失衡的难题,不能不说是人类的一个意外收获。

除了为史前人类提供营养及健康保护外,啤酒还承担了多种社会使命,比如多人共饮一坛酒象征着平等、安全与信任。而在没有货币的时代,啤酒这种易于被分割的液体饮料还被当成了一种通货,用以支付工资、交换物品。啤酒的诞生,也促成了人类早期仪式的形成。从这一方面说,它被称为人类“文明破晓之饮”确名副其实。

如果说啤酒尚是帮助人类文明启蒙的初饮,那么葡萄酒在历史上的作用则复杂得多,它浸育了西方思想文化的摇篮,促进了政治与哲学的发育,把人类的思想由单纯引向了深入与复杂。从物质层面说,葡萄酒只是葡萄汁发酵的产物,它之所以能开化民智,促进文明发展,是因为它的出现促使宴饮之风大盛,酒吧文化也随之流行。在没有报纸的年代,酒吧成为了各种社会新闻的发布之地、思想的碰撞之所,一批政客也充分利用酒吧,让自己的主张在酒吧之间流传,以此博得政治筹码。从地域范围而言,葡萄酒曾是地中海文明的血液,是将古希腊思想传播至世界各地的大规模海运贸易的基础。肩负这些历史史命,葡萄酒便也超脱出了它的物质形态,拥有了远超葡萄的价值与价格。

为了加工酿造白酒,大批的非洲人被远卖他乡成为奴隶,欧洲人用朗姆酒购买奴隶、又用奴隶来生产蔗糖,糖蜜又可以用来酿造更多的朗姆酒以买进更多的奴隶,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作者说,朗姆酒代表了第一个全球化时代人类的成就,在初起阶段,它便调集了波利尼西亚、阿拉伯,以及美洲、非洲、欧州人共同劳动,但这中间更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这又与咖啡、茶叶在世界范围的流行,以及由此引起的奴役和被奴役、侵略和被侵略是何其的相似。

一种酒的流行,背后隐藏着国家霸权的政治与军事筹码,但人们往往忽略了导致深层的原因,而去纠结那些浮在表面上的事件。在《绿色黄金:茶叶帝国》一书中,两位作者将造成印度阿萨姆邦悲哀的罪魁祸首指向茶叶,这实际上是不公平的。即使没有茶之祸,印度和中国在近代仍然会经历重创,这是历史层叠累积的结果。同样,即使没有白酒、可乐、咖啡这些世界级饮品,西方国家仍有在近现代崛起的历史必然。这历史上重要的“六个瓶子”,加在一起也承担不起左右历史发展格局的“美誉”,它们只是在前台表演的道具,真正能够左右世界发展“剧情”的,是瓶子背后的人,是社会文化、历史、政治、军事综合发育,世界上各种力量综合博弈的合集。

原标题:六个瓶子里的世界霸权

来源:北京晚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