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苛刻的诺贝尔奖得主朗道 年轻时不要太帅

作者:综合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1-07

196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号称世界上最后一个全能的物理学家。

列夫·达维多维奇·朗道(Lev Davidovich Landau,1908-1968)五十岁寿辰的时候,世界各地的物理学家纷纷送来了贺礼,但只有他的同事们送来的礼品最是合他的心意。那是两块青石板,上面刻写的是朗道在物理学中作出来的十项重要贡献:量子力学的密度矩阵和统计物理,自由电子的抗磁性量子理论,二极相变,铁磁铁的磁畴理论,原子核物理的概率问题,液氦的超流,基本粒子的电荷约束,费米液体的量子理论,弱相互作用中的复合反演理论。

朗道

朗道百度百科)

这就是著名的“朗道十诫”,模式是仿照圣经中摩西代天主说出的十条戒律。摩西是远古时代的以色列人杰出的领袖,他曾率众历尽千辛走出埃及,在苏联物理学家的心目中,只怕唯有朗道才有摩西那般天赋的气魄和才干。

朗道对学生的要求近乎苛刻深深影响了苏联物理学界的一代学风。他对学生数学的要求极其严格,凡他门下的弟子,每人都要准备上一大摞厚厚的本子,象小学生一般工工整整地作上几千道繁难的数学题。临毕业之前,还须经过他亲自出题考核。这些考题涉及到理论物理学的方方面面,其中的数学已经困难到夸张的地步,偏偏还不许查书,题量又是极大,很多人一看到卷子就被吓得面无人色。

未命名3

一入物理深似海,从此美貌是路人,姿势一百昏!(新浪)

在朗道几十年的执教生涯,总共也只有四十三人闯过此关,这四十三人后来都是苏联物理学界的中坚力量。所有学物理的人莫不视朗道的考试为畏途,一个新名词“朗道位垒”应运而生,“位垒”系借用物理术语,因为只有能量极高的粒子才能通过“位垒”到达新区。

朗道对他的弟子教导极是悉心,但许多人还是很难掌握他那种跨度极大的推理方法。对于一种复杂的物理现象,朗道看一眼就能“蒙”出公式,旁人却大多如坠云里雾中。后来朗道在黑板上方悬挂了一幅油画,上面画的是蓝天白云之下,一牧人悠闲地吹着风笛,羊群则低着头恬静地吃草。大家怎么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毕业聚会上,一个学生才怯怯地向朗道提出这个问题,朗道莞尔一笑:“那吹风笛的牧人么,是我,那羊群么,自然就是你们,我上课讲的东西反正你们也理解不了,不就象这羊群一般么?” 学生赧然退下。

苏联的理论物理学家大多师承朗道,风格和美国,西欧的大是不同,西方的那些研究人员大可以在咖啡馆里面畅所欲言,捕捉片刻的灵感,而苏联的同行们往往拘于一室,皓首穷经,但几十年下来,倒是苏联方面的成果胜上一筹,只不过当时美苏对峙,苏联方面很多重要的论文只是在国内发表一下了事,从不拿到国际上和西方的物理学家交流,是以很多理论都被挂上了欧美人的头衔,但苏联人的在物理学上的实力都是有口皆碑的。

朗道和同事合影

朗道和同事合影(网络图)

1962年1月7日晨.朗道去杜布纳联合原子核研究所的途中,他乘坐的汽车和载重汽车相撞,别人都安然无恙,唯有朗道因反应迟缓而多处受伤。苏联最好的医生为拯救朗道的生命而竭尽全力,捷克、法国、加拿大的很多医学教授等得知消息后纷纷前来会诊。世界许多物理学家也相继寄来名贵的药材。在经历数次临床死亡判决之后,经过精心治疗,生命虽然保住了,却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使他已经失去了做物理学研究的能力。朗道的车祸让瑞典的诺贝尔委员会产生了“紧迫感”,这一年的年底.他们决定把当年的物理学奖授予朗道,表彰他在24年前提出的理论。

当卧病在床的朗道得知自己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奖,倒是大出他意料之外,诺贝尔奖一向为西方所把持,一个苏联人要想折桂那是难上加难,何况他生性高傲,国外的那些大家和他大多交情泛泛,言语之中只怕还得罪过不少人,但他没有想到,也正是这些人没有计较民族和个人的偏见,仗理直言,将他送上了诺贝尔奖的领奖台。

作为一个普通人朗道的生命又延续了几年,在最后的日子对朗道来说是极为痛苦的,生理上的病痛倒还在其次,不能继续在心爱的物理学中跋涉才是最让他不能忍受的,但他在外人面前显得很是轻松潇洒,逝世之前面对众多神色忧戚的学生和朋友最后说的一句话是:“老天待我真是不薄,我这一生总是万事顺利。”

——————————————————————————————

  列夫·达维多维奇·朗道(Lev Davidovich Landau,1908-1968),苏联犹太人,号称世界上最后一个全能的物理学家,因凝聚态特别是液氦的先驱性理论,被授予196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