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丹养生的隐士居然还是“武林刀剑百晓生”?

作者:白也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10-17

《古今刀剑录》是南朝陶弘景所著,记载了从夏启到梁武帝时期帝王所铸负有盛名的刀剑。

魏晋南北朝时期,炼丹养生之风盛行,有一位隐士也不例外,养生之术了得,活到八十一岁。要知道那时正逢战乱,又没有先进的医疗技术,很多人活到五六十已经算得上长寿。说起他的名字大家可能并不陌生,中学课本有一篇古文《答谢中书书》,文章所记美景引人入胜,脍炙人口,正是这位隐士——陶弘景所写。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位隐士,居然能锤炼出名刀献给皇帝,还像古龙书中的百晓生一样,著录了一本专门记述各样神兵利器的《古今刀剑录》。

陶弘景是南朝梁时丹阳秣陵(今江苏南京)人,如同其他非凡人物一样,出生也有异象,他母亲梦到青龙从自己怀中而出,并且有两个人手执香炉来迎接,然后怀孕生下了陶弘景。陶弘景自幼才学出众,读书万卷,有一件自己不知道的事就以之为耻他十岁时读到葛洪的《神仙传》,深受影响,后来仕途不顺就退隐山林,一生寻仙访药,对天文历法、山川地理、医药冶炼都颇有心得。梁武帝即位后历次征召均不应,但梁武帝遇到大事仍然写信向他请教,因此陶弘景也被称为“山中宰相”。

陶弘景

“山中宰相”陶弘景(网络图)

史书记载,他曾铸造两把好刀,一名善胜,一名威胜,献给梁武帝,梁武帝把它们赐给了自己的儿子萧绎,也就是后来的梁元帝。为此萧绎还专门写了一篇《谢敕赉善胜威胜刀启》答谢,文中这样说:“冰锷含采,雕琰表饰,名均素质,神号脱光。五宝初成,曹丕先荷其一;二胜今造,愚臣总被其恩。”把二胜与曹操五把百辟刀相比,可见二刀之不凡。

陶弘景在《古今刀剑录》序言中表明了自己著录此书的原因,他认为刀剑从古就有,历朝历代帝王都会铸造,但是相关记载却零零碎碎,没有专门的详细记录,致使很多本该留名后世的名器湮没于历史长河当中,所以他特地著录这样一本关于刀剑的书,记载了从夏启到梁武帝时的帝王刀剑共四十把,并对每把刀剑的名称、尺寸、铸造过程以及铭文等作叙述。其中不乏大家耳熟能详的秦始皇定秦剑、刘邦斩白蛇起事的赤霄剑等神兵利器,更有一些名气虽然没有那么大却也自有独特之处的刀剑。这些刀剑长短不一,长者有后主刘禅所铸大剑,长一丈二尺,其次有慕容垂的七尺刀,周昭王、晋怀帝的五尺剑,其余多为三尺六寸或三尺,短的有商代太甲的二尺定光剑,铸造材料也有铜铁金等。

刘邦斩白蛇

刘邦斩白蛇(网络图)

古代帝王造刀剑作用不一,除了自己佩戴、赐给臣下之外,还有诸多以我们现代人看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用法,比如镇山、镇妖。周昭王剑,长五尺,上书“镇岳尚方”,然后各投五岳。不独有偶,汉武帝刘彻元光五年剑,长三尺六寸,铭文“八服、恒、霍、华、泰山五岳其他还有汉安帝刘祜铸剑藏峨眉山、后主刘禅造大剑镇剑口山、晋孝武帝铸剑埋华山顶等。

八服剑

八服剑(网络图)

汉章帝刘炟时专门铸造了一柄金剑,也不是用来佩戴,铸成之后反而扔在伊水之中,这是为什么呢?原来伊水中有个怪物,像人的膝盖一样,头上有爪,倘若有人下河洗澡,就出不来了,所以特地铸造一把金剑,用来镇压此怪。这怪物的描述倒是有些像海中生活的章鱼,不知到底是什么生物,也不知道这把金剑是否起到了效果。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颇为神奇的刀剑。齐王曹芳铸了一把剑,经常自己佩戴,但后来竟然无缘无故失踪了,只剩下剑匣。这在注重天人感应的古人来看实在是一件不详之事,认为是曹氏后来被司马氏代替的征兆。后燕慕容垂所造的两把刀,长七尺,分雌雄,如果不把两把刀放在一起,刀就会发出声音。传说干将莫邪也是一雄一雌,不知其中有何神奇之处。


《古今刀剑录》


《古今刀剑录》(网络图)

书中还记载了宋顺帝刘准时,从地下挖出一柄刀,上面刻有“上血”二字,刀身如同夜明珠一般能照亮整个屋子,皇帝感到很神奇。后来,皇帝在七夕时突发奇想,想看看织女的样子,就派臣子杨玉在外等候,看到织女就赶紧禀报,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杨玉完不成任务害怕被杀,就先下手为强,用“上血”刀杀了皇帝。这件事确有记载,但却不是发生在宋顺帝身上,而是他的哥哥——后废帝刘昱,臣子也不叫杨玉,而是杨玉夫。根据《宋书》《梁书》的记载,杨玉夫与其他臣子合谋杀死了刘昱,并连夜把人头送给了后来的齐太祖萧道成。此处错谬也使后人不禁怀疑《古今刀剑录》年代和作者的真实性,毕竟陶弘景是当时的人,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出错,但是因为这本书在唐朝时就被人引用,所以也不会是后人伪造的书,应该是在传抄过程中出现了错误,被后人篡改,不再是陶弘景书写时的原貌,像很多距今年代久远的古书一样,真伪掺杂。

陶弘景也记录了自己受命锻造的十三口神剑,用金银铜铁锡五金做成,长短据各类剑术的需求各不相同,上刻“服之者永治四方”的铭文。这也是在善胜威胜二刀之外陶弘景给梁武帝所铸的兵器。

陶弘景一生,可谓传奇,他所著录的《古今刀剑录》,虽然有后人窜入的地方,但所记载的不同时期刀剑的材质、尺寸、铭文等资料,对于研究古代刀剑工艺和铸造技术仍然具有宝贵作用。这本书的经历也是我国现在流传的许多古代典籍的一个缩影,真伪掺杂的诸多书籍需要我们在读书时融会贯通,才能辨其真伪,既不可以轻易全部相信,也不能随意全盘否定,正所谓大胆怀疑,小心求证。

参考书目:《宋书》《梁书》《南史》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