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的爱情简史:《万物理论》背后,婚姻无解

来源:参考消息网发布时间:2018-10-10

真实生活中的霍金和简,有着怎样的情感故事? 他们婚姻的“黑洞”到底是什么?

史蒂芬·霍金夫妇(网络图)


2015年伊始,在星光熠熠的美国金球奖颁奖礼上,英国演员埃迪·雷德梅恩凭借在影片《万物理论》中的精彩表现荣获剧情类影帝。此片犹如一部爱情励志传奇:年轻的史蒂芬·霍金与简·王尔德在剑桥大学相识相爱。正当躇满志之时,21岁的霍金身染绝症。简不离不弃,与他结婚、生子,数十年如一日悉心照顾。霍金重拾信心,终于获得了正常人都难以企及的成就。

一时间,霍金和前妻简的感情生活再次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这样的关注原本已随着两人1991年的离婚渐渐消散。如今,各种议论再次甚嚣直上:“他们从没有过爱情。”“这本就是段貌合神离的婚姻,以各自外遇收场。” 那么,真实生活中的霍金和简,有着怎样的情感故事? 他们婚姻的“黑洞”到底是什么?西班牙《世界报》1月21日发表了巴勃罗·豪雷吉的文章《照顾斯蒂芬需要信仰,他能活着是一个奇迹》为我们揭示了两人真实的感情世界。

万物理论海报

电影《万物理论》海报。(资料图)

她让他活了下来

1985年的夏天,简·霍金接到电话被告知,她的丈夫、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家斯蒂芬·霍金正濒临死亡。一场病毒性肺炎使斯蒂芬·霍金陷入昏迷。由于病情太重,医生告知简,他们已无能为力。如果她同意,医院将关闭维持丈夫生命的呼吸机,让他以最小的痛苦死去。虽然极度恐惧和不安,但简仍断然拒绝。在日前出版的回忆录《迈向未知》 :“关闭呼吸机太荒唐了。我很快就做出了回答:斯蒂芬该活下来。”

由于情况太过危急,医生们只得给斯蒂芬·霍金做了穿气管手术。手术拯救了这位科学家的生命,却也夺去了他说话的能力。自那以后,霍金只能用语音合成器发出的那种机器人声音与人沟通。不过,不论如何,简做出的不惜一切代价让丈夫活下来的决定总是正确的:30年后,这位孜孜不倦的天体物理学家刚刚在2015年1月8日年满73岁,如今他仍在撰写畅销书、开大量的讲座、不停地在全世界巡游,他那不平凡的一生最近还被电影《万物理论》搬上了大银幕。

然而,霍金与简的婚姻没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霍金后来为了女护士伊莱娜·梅森,结束了与简的关系,两人在1991年离婚。《迈向未知》一书以强烈的感情讲述了霍金与简在爱与恨、幸福与苦难、喜悦与痛苦间度过的感人历程,电影《万物理论》的剧本就是根据这本书的内容写就的。

斯蒂芬霍金和伊莱恩梅森在1995年的婚礼照片

斯蒂芬霍金与第二任妻子伊莱恩梅森在1995年的婚礼照片。(图片来源:网易探索)

病魔没有挡住爱情

霍金在自传中表示,当他21岁那年被诊断出患有渐冻症时,是简给了他生活的动力;在两人25年的婚姻生活中,也是简在照顾他。婚姻中,当然有爱情。

1963年新年第一天,简在朋友家的聚会上认识了斯蒂芬·霍金。聚会中,简注意到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穿着黑色天鹅绒夹克、戴着古怪的红色蝴蝶结的年轻人。对方不停地拿自己在牛津大学糟糕的期末考试情况打趣。正是霍金身上那种如今已广为人知的讽刺性幽默感迷住了年轻的简。简说:“他总能看到事物有趣的一面,所以我想我能与他合得来。他看上去有点腼腆,这点和我一样,但他的幽默感十分吸引我。”

霍金也对简一见钟情。然而,仅仅一个月后,简就得知她喜欢的这个男孩被医生诊断患有渐冻症。这种病的患者通常只能再活两三年。

但是这个可怕的消息并没有削弱霍金对简的吸引力,而且恰恰相反。简回忆说:“这是一个挑战,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一定能战胜病魔。我那时很年轻,一个人在年轻时不会想到死亡。我们在兴奋的状态中相爱着,然后决定结婚。事实上,我们没有过多地考虑斯蒂芬的病。”

于是,这对勇敢的夫妻开始了他们的婚姻生活。在这段婚姻中,他们享受到了霍金在学术方面取得成功的喜悦。霍金的科学成就使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了世界上最受尊敬的天体物理学家之一。简说:“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个天才,他会在科学领域取得成功。”

斯蒂芬霍金与他的妻子简和儿子接受剑桥大学荣誉学位后的照片

斯蒂芬霍金与他的妻子简和儿子接受剑桥大学荣誉学位后的照片。(图片来源:网易探索)

他嘲笑她的信仰

不过,在霍金成为畅销书作者、获得巨额合同并接受护士的护理以前,一直是简独自一人在照顾他和他们的三个孩子。

随着霍金的病逐渐加重,他对简也越来越依赖。同时,简给丈夫洗澡、梳洗、穿衣和一勺一勺喂饭的挑战也越来越艰巨。当被问到自己是怎样忍受住这段痛苦的经历时,简的回答显示出了霍金夫妇之间的巨大矛盾:她的忍耐力正是来自对神的信仰,而霍金的宇宙学理论却否定了神。

简表示:“我理解斯蒂芬持无神论的原因,如果一个人在21岁时就被诊断出患有那么可怕的病,他还会信仰善良的上帝吗?我想不会。但是我需要自己的信仰,因为它能给予我坚持下去所必需的支持和慰藉。多亏有信仰,我才一直相信自己将克服面前出现的所有问题。”

简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霍金的无神论逐渐变得激进起来,而她则越来越需要坚守自己的宗教信仰,这是使他们两人彼此疏远并导致婚姻破裂的一个根本因素。简在回忆录中称,斯蒂芬经常嘲笑她的宗教信仰,而她却需要热诚地相信,除了物理学定律中的简单事实和每天为生存所做的斗争以外,生活中还有别的东西,因为丈夫的无神论无法带来精神上的慰藉、满足和希望。

在日渐加剧的紧张状态下,简为照顾丈夫和孩子而在身心两方面所费的力气逐渐消耗掉了她的乐观。丈夫作为病人缺少与简的沟通,并且专注于物理学,这使简处在了一个极端危险的状况:“只因想到了孩子们,我才没有去跳河。”

不过,抛开这种种苦难,简的回忆录有着一个幸福的结局。在霍金2007年与他的第二任妻子伊莱娜·梅森离婚后,简已经与前夫重归于好,目前这对旧日夫妻与他们的三个孩子经常见面。

(1980年时,霍金还拥有幸福的家庭,图为他和第一任妻子简和三个孩子的合影)

1980年时,霍金与妻子简和三个孩子的合影。(资料图)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