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老花儿的幸福生活(下)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9-29

两个多月过去,麦哲伦企鹅家的新一代终于纷纷破壳而出……

前情提要:

九月,数以万计的麦哲伦企鹅云集南美洲维哥基角。雄企鹅老花儿从大海中返回安家多年的土洞,和两周之后抵达的妻子小花儿再次团圆。年轻的雄企鹅黑脚抢占老花儿的旧巢失败,随后便自己挖掘了洞穴,凭借不眠不休的热情呼唤成功脱单。详情戳《企鹅老花儿的幸福生活(中)》

雌企鹅们陆续开始产卵孵蛋,早来两个星期的雄企鹅们却必须离家去补充能量。在波高浪急的大洋深处,老花和黑脚遭遇了豹海豹和虎鲸的致命猎杀。就在雄企鹅们搏命怒海的时候,老花的妻子小花儿和黑脚的妻子艾丽卡,却忍饥挨饿地守护着巢中的鸟蛋。由于黑背鸥的偷袭,艾丽卡不幸失去了一个未曾谋面的孩子。

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万对麦哲伦企鹅夫妇轮流孵蛋与觅食,顽强地坚守着维哥基角海滩上的小小家园。两个多月过去,麦哲伦企鹅家的新一代终于纷纷破壳而出……

老花家的新一代

看着妻子身边毛茸茸的小可爱,老花儿不由得把脑袋凑过去亲了又亲。可惜企鹅宝宝对老爸的关注豪不领情,自顾自地昂着小脑袋哼哼唧唧个没完。看着小花儿埋怨的目光,老花很有点委屈:“这个小吃货!得得得,我这就去弄吃的!”匆忙地离开了自家的土洞,老花立刻吃惊地发现,第一次当爸爸的黑脚居然呆头呆脑地站在洞口。

瞅见了老花,黑脚顿时像是找到了救星:“老花哥,我家娃娃出壳啦!可她总是吵吵个没完!” 老花简直气乐了:“孩子那是饿啦!你还不赶紧下海去!” 黑脚这才恍然大悟,他赶紧迈起小短腿跟上了老花,加入成年企鹅的觅食大军直奔海岸而去。

赶紧去给孩子们找吃的!

赶紧去给孩子们找吃的!(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在维哥基角的近海忙活了一整天,老花终于收获满满地回到了家。看着吵闹了一整天的小毛团,他忙不迭地俯下身来张开了大嘴。在本能的指引下,企鹅宝宝颤颤巍巍地伸长小脖子,几乎把整个小脑袋都埋进了老爸的嘴巴。半液化的鱼虾从老花的胃中源源涌出,小家伙很快就吃得小肚子鼓鼓,心满意足地蜷起身体呼呼大睡起来。

小花用鸟喙贴了贴老花的脸颊,把“小吃货”和没有孵化的另一枚蛋拢在老花的身下,接着就轻手轻脚地钻出了洞口。老花儿蹲下身来刚想打个盹,黑脚的声音却传了过来:“我和小艾商量了好久,决定给我家小姑娘起名小丽……老花哥,你家宝贝准备叫什么啊?”

老花儿睡眼惺忪地敷衍着:“光是喂饱这帮小子就要累死了,还费劲起啥名字哟……反正一个多月之后,这些倒霉孩子就要……”说到这儿,老花儿突然睡意全无:既然每一个孩子都命中注定要和我们别离,他们更应该拥有一个永远也不会被忘记的名字!这件大事儿……得和小花儿好好合计合计!

第二天中午时分,小花从海上觅食归来,另一个企鹅宝宝也终于钻出了蛋壳。两口子纠结了好一番,最后给两个孩子分别起了大乖和小乖的名字。在老花和小花的精心呵护之下,大乖和小乖几乎一天一个模样,块头越来越大的两兄弟却总是饥肠辘辘。为了满足孩子们从不魇足的好胃口,老花和小花不得不无休止地轮流奔波于海滩和大洋之间。

大乖和小乖。

大乖和小乖。(图片来源:otlibrary.com)

南大西洋的召唤

随着家族新一代的诞生,维哥基角的麦哲伦企鹅数量几乎暴涨了一倍。尽管企鹅爸妈们辛勤搜刮着贫瘠的大海,饥饿的幼鸟们围住每一只成年企鹅乞求食物,许多幼小的麦哲伦企鹅还是陆续夭折了。痛失所有孩子的企鹅夫妇大多会黯然出走,一旁窥伺的黑背鸥和褐贼鸥们却激动异常。它们大摇大摆地穿行于企鹅群中,不是争相抢夺小企鹅的遗体,就是合伙追逐那些父母疏于看护的企鹅幼鸟。

乞求食物的麦哲伦企鹅幼鸟。

乞求食物的麦哲伦企鹅幼鸟。(图片来源:monguin.weebly.com)

正在偷盗幼小企鹅尸体的褐贼鸥

正在偷盗幼小企鹅尸体的褐贼鸥。(图片来源:www.hbw.com

一个天气阴沉的早上,筋疲力尽的小花蹒跚地走近了自家的洞口。借着朦胧的晨光,大乖和小乖认出了自己的妈妈,赶紧跌跌撞撞地迎了上来。可惜孩子们还没吃上几口,小花就再也吐不出什么东西了。两个小胖墩不依不饶围住小花,瞪着黑亮的小眼睛大声抗议:“妈妈,还要吃!

大乖和小乖:抗议,我们没吃饱

大乖和小乖:抗议,我们没吃饱!(图片来源:www.penguinstudies.org)

老花一边无奈地摇着头,一边转身奔向了海岸的方向。看着老花消瘦的身影一点点远去,小花生气地举起翅膀敲打着两个小脑袋:”吃吃吃!就知道吃!乖乖回家去!“大乖和小乖害怕地退回土洞,在地面上蜷缩成了两个毛茸茸的小团。小花顿时满心愧疚,走过去抱住了两个委屈的孩子。拥着大乖和小乖软软的小身体,几天来不眠不休的小花慢慢平静下来,很快进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

耐心点,爸爸就快回来啦

耐心点,爸爸就快回来啦。(图片来源:stjamesschool.info)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花从恍惚中骤然醒来,拢着大乖的那一侧翅膀下方却变得空空荡荡。小花不假思索地冲出了土洞,焦急地在万头攒动的企鹅群中搜寻着那个熟悉的小身影。就在她茫然无措的当儿,远处的一丛灌木后面,突然传来了大乖无比惊恐的啼叫声!

落单的麦哲伦企鹅幼鸟很容易身陷险境

落单的麦哲伦企鹅幼鸟很容易身陷险境。(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小花踉踉跄跄的绕过灌木丛,瞬间就被眼前的情景吓得魂飞天外:两只眼露凶光的褐贼鸥,正在向瑟瑟发抖的小乖步步紧逼。突然,一只褐贼鸥迈出了一大步,张开锋利的鸟喙就要啄下去!小花尖叫着扑了过去,脚下却被狠狠绊了一下,重重地摔倒在粗糙的沙地上。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黑白相间的身影疾冲而至,不偏不倚地撞上了那只褐贼鸥!是艾丽卡!

救救我的孩子

救救我的孩子!(图片来源:otlibrary.com)

看着两只满脸怒气的麦哲伦企鹅妈妈,褐贼鸥们很不甘心地嘶叫几声,展开宽阔的翅膀逃之夭夭。护送着大乖回到家之后,艾丽卡奇怪地没有离去,而是低头张开了大嘴。小花顿时大吃一惊:“小艾……不行啊!你家的小丽也饿着呢!” 艾丽卡突然羞涩起来:“也是啊……那就让三个宝贝儿一起吃吧……”

从那一刻开始,大乖、小乖和小丽就像是同时拥有了两个爸爸和两个妈妈,他们仨总是亲密无间地分享两家父母带回来的食物。日子艰难而平静地流逝着,三只小企鹅全身的灰褐色绒毛渐渐脱落,换上了既防水又保暖的黑白两色羽衣。虽然胸前还没有长出家族标志性的两圈环纹,他们的体重却早已超过了劳累的爸妈。

老花和黑脚两家的三个企鹅小伙伴

老花和黑脚两家的三个企鹅小伙伴。(图片来源:otlibrary.com)

几周之后,和维哥基角数以万计的小伙伴一样,老花和黑脚两家的孩子们开始远离出生的狭小洞穴。这些朝气蓬勃的新生代不再渴求父母的喂养,反而对波涛汹涌的大海产生了强烈的向往。他们聚集在涛声轰鸣的海岸边,乐此不疲地反复扇动着一对短短的翅膀。曾经养育与毁灭过他们祖辈和父辈的南大西洋,又一次对新生代的麦哲伦企鹅发出了无声的召唤。

大海诱惑着少年麦哲伦企鹅们

大海诱惑着少年麦哲伦企鹅们。(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永不再见的离别

雄麦哲伦企鹅们登陆之后的四个多月间,笼罩在腥臭中的维哥基角海滩永远喧闹混乱,在这个晴朗的清晨却莫名有了一丝庄严的气氛。不计其数的少年企鹅云集南大西洋岸边,稚气未脱的他们已经足够强壮矫健,满怀憧憬地期待着生命中的第一次远征。数千千米之外的北方海洋,将会成为新生代麦哲伦企鹅的又一个家园。

南大西洋,我们来了

南大西洋,我们来了!(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然而,一群不怀好意的不速之客同样跃跃欲试。对于丑陋而壮硕的大海燕们来说,肥美的新生代企鹅简直就是上天赐予的食物,他们已经为这场难得的盛宴等待了很久。这些狡猾而狠毒的大鸟或是漫不经心地在波涛上浮游,或是慢条斯理地在海滩的上空低低盘旋,它们贪婪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沙滩上的企鹅群。

不怀好意的大海燕

不怀好意的大海燕。(图片来源:www.oceanlight.com

犹豫良久,队伍前列的几只少年企鹅总算鼓足了勇气,扑扇着一对短短的翅膀奔向潮头。虽然立刻就被浪头狠狠打了回来,小勇士们的狼狈尝试却得到了热烈的响应,更多年轻的企鹅一齐涌向了白浪翻卷的大海。隐藏在基因之中的久远记忆,及时教会了他们如何搏击风浪。短短几分钟之后,成百上千的小伙伴便开始朝着大洋深处进发。

懒洋洋的大海燕们立刻兴奋起来,熟门熟路地截断了企鹅群的去路。它们扇动着巨大的翅膀,在海面上追上了一只又一只少年企鹅,无情地用长喙和利爪把对方死死按进水底。远处的沙滩上,成年企鹅们发出了一阵接一阵痛苦的悲鸣。每年的这一刻,如此惨烈的屠杀都会发生,温顺的麦哲伦企鹅却不知道如何去拯救自己的下一代。

今年的情况却多少有些不同。眼看着大乖、小乖和小丽被一群大海燕拦住,险象环生地在波涛之中沉浮躲闪,沉默了许久的艾丽卡猛然冲向了大海。仅仅迟疑了一瞬间,黑脚、老花和小花也都紧紧跟了上去,赶在大海燕们下手之前护住了无助的孩子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强烈反抗,一只大海燕狂怒地张开锋利的鸟喙,一下子便在老花的眉间划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鲜血立刻蒙住了花儿的一只眼睛,平日里好脾气的它却全然不惧,昂起头把凶恶的对手狠狠顶了回去。惊心动魄的周旋对峙并没有持续多久,狡诈的大海燕们有着足够的耐心,却不能容忍自己的同伙有机会独吞猎物。随着几只大海燕把溺水而亡的少年企鹅拖上沙滩,围困老花他们的大海燕们也掉头上岸,忙不迭地加入了一场瓜分猎物的激烈内斗。

正在争取猎物的大海燕

正在争取猎物的大海燕。(图片来源:www.surfbirds.com

凶相毕露的大海燕

凶相毕露的大海燕。(图片来源:www.antarctica.gov.au

虎视眈眈的凶手们随时可能回来,大乖、小乖和小丽只得匆匆告别了亲爱的父母,和其他劫后余生的同伴一起游向了东北方。老花和小花、黑脚和艾丽卡,无声注视着孩子们的背影在波浪中起起伏伏,直到三个小小的黑点消失在水天相接之处。单纯的他们不会知道,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新生代麦哲伦企鹅能够熬过第一个严冬,他们在五年之后成功回到维哥基角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

三四月间,南美洲巴塔哥尼亚的维哥基角重归寂静。空旷的海滩上少见了企鹅的身影,只留下星罗棋布的洞穴和随风飘动的绒毛。久久眺望着蔚蓝的南大西洋,黑脚突然大发感慨:“不晓得小艾游到什么地方了,也不晓得孩子们现在好不好……又要离开老家了,真有点舍不得……”老花儿斜眼看看老伙计:“下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你早点回来等着小艾呗。不过,说不定你的家会被什么愣头青占了。”黑脚自信地挺起胸膛:“谁敢!看我不扇死他 ……老花哥,到时候海滩见!”“嗯嗯,不见不散!”

年复一年,维哥基角的麦哲伦企鹅们延续着悲欢离合的故事

年复一年,维哥基角的麦哲伦企鹅们延续着悲欢离合的故事。(图片来源:www.birdphotographer.org)

————————————————————

Tips:

1、 大海燕:鹱形目鹱科巨鹱属大型海洋鸟类的统称,也称巨鹱,近年来划分为北方大海燕和南方大海燕两个物种。大海燕主要生活在南极大陆和附近的岛屿和海洋上,体重可达5千克以上,翼展达到2米。由于体重很大,它们需要助跑一段距离才能飞起来。大海燕是一类食腐鸟类,主要以鲸和海豹的尸体为食,也会捕食较小的海鸟或是幼鸟。

2、 麦哲伦企鹅的迁徙:麦哲伦企鹅主要在巴西南方的大西洋中过冬,并在每年9月回到阿根廷、智利和马尔维纳斯群岛的固定海岸群居繁殖,每年的迁徙距离可能长达数千千米。雌雄麦哲伦企鹅并不一同迁徙,它们却有着大自然中最为忠贞的配偶关系。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一对麦哲伦企鹅夫妇每年都会分开迁徙好几个月,直到繁殖季节才返回故乡团聚,在使用多年的旧巢中共同养育后代。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