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老花儿的幸福生活(中)

作者:秦彧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9-23

人类!那些经常跑来窥视我们的讨厌两脚兽!

前情提要:

九月,一年一度的繁殖季到来,数以万计的麦哲伦企鹅云集南美洲维哥基角。雄企鹅老花儿从大海中返回安家多年的土洞,并与两周之后抵达的妻子小花儿再次团圆。年轻雄企鹅黑脚抢占老花儿的旧巢失败,只好自己费力挖掘了洞穴,随后凭借不眠不休的热情呼唤成功脱单。

雌企鹅们陆续开始产卵孵蛋,一众雄企鹅却必须离家去补充能量。它们在波高浪急的南大西洋一路前行,终于找到了足以果腹的鱼群。在返回维哥基角的航程中,老花儿感受到了危险的临近…….详情戳《企鹅老花儿的幸福生活(上)》

艾丽卡的奇幻漂流

随着麦哲伦企鹅汉子们的离去,喧嚣了一个多月的维哥基角总算安静了一些。突然不见了忙忙碌碌的老花儿,雌企鹅小花儿总觉得日子漫长了许多。好不容易又熬到了黄昏时分,又饿又渴的她小心地翻了翻两枚蛋,挪了挪身体探出头去:“黑脚家的新娘子,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一向安安静静的黑脚妻子羞涩地回应:“小花……姐,我叫艾丽卡……”

小花有些惊奇:“艾丽卡?我们企鹅可难得有这么别致的名字!”黑脚的妻子更加局促了:“这个名字是一位人类老爷爷起的……小花姐,你就叫我小艾好了……”

小花立刻瞪圆了双眼:“人类!那些经常跑来窥视我们的讨厌两脚兽!莫非你被他们抓住了,然后又逃出来了?!”艾丽卡慌忙摇头:“我是和人类一起生活过,不过并不是被抓的……”

“两脚兽”喜欢窥探麦哲伦企鹅的秘密

“两脚兽”喜欢窥探麦哲伦企鹅的秘密。(图片来源:otlibrary.com)

小花的八卦心被彻底勾起来了:“快说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艾丽卡迟疑了一下:“那时候的我还没有完全长大,整年和一帮小伙伴们在大洋里到处漂流。一次,我们这群企鹅来到了一个小海湾躲避风暴。等到大海终于平静下来,大伙儿就一起往外海游……”

“还没游到海湾的出口,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层黑黢黢的油污,毫无防备的我们纷纷撞了上去。我的全身沾满了黏糊糊的黑油,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缠住了,简直连气都喘不过来。我无比惊慌地拼命挣扎,最后还是被海浪冲上了满是油污的海滩。我昏昏沉沉地趴在恶臭的油泥里,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海洋石油污染严重威胁企鹅的生命

海洋石油污染严重威胁企鹅的生命。(图中为非洲企鹅)(图片来源:blog.capepointroute.co.za)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张人类的面孔,一双黝黑的大手也向我伸了过来。一位好心的人类老爷爷把我带回了海边的家,洗掉了我身上的黑油,又把我安顿在他家的小院子里。每次给我小鱼吃的时候,他总是呼唤着‘艾丽卡、艾丽卡--’,于是我就有了现在的名字……”

巴西老人和麦哲伦企鹅的奇妙情缘

巴西老人和麦哲伦企鹅的奇妙情缘。(图片来源:www.dailymail.co.uk

小花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那……你又是怎么来到维哥基角的?”艾丽卡的声音越发轻柔了:“老爷爷一直对我很好,可我……毕竟是一只永远忘不了大海的麦哲伦企鹅呀。这个春天快来的时候,我时不时地溜出老爷爷家的小院子,在海湾里游来游去地寻找同伴,然而每一次我都会失望而归。”

“一天,老爷爷带着我上了一只小船。我们来到了辽阔的海面上,遇到了一大群吵吵嚷嚷的麦哲伦企鹅!老爷爷用双手把我捧了起来,放进了碧波荡漾的海水里。我满心欢喜地游向久别的同类,却又忍不住地回头张望船头的老爷爷……后来,我跟着大家来到了维哥基角,还在海边沙滩上遇到了黑脚……”

“小花姐……小花姐?”不知道是听得过于入神,还是这些天来实在辛苦,企鹅小花儿居然睡着了。艾丽卡无奈地低鸣了一声,转头看向了暮色渐浓的海滩。离家这么多天的黑脚和老花儿他们,现在会在大洋深处的什么地方呢?

黑脚的生死一瞬间

就在小花和艾丽卡苦苦守望的时刻,维哥基角东南方几百千米之外,成千上万的雄麦哲伦企鹅正在洋面上匆忙穿行。企鹅群中的老花越来越心神不安,他坚信自己刚才一定看到了什么,然而又一个高高的浪头掠过之后,四周却只剩下了同伴们劈波斩浪的身影。发自本能的恐惧骤然袭来,使得老花儿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就在老花魂不守舍的当儿,无忧无虑的同伴黑脚却来了一连串掠水飞跳,不仅成功地把老花甩在了身后,还堪堪追上了队伍前面的一群同伴。正当黑脚沾沾自喜的时候,一张血盆大口却毫无征兆地从水下出现,鬼魅般地咬住了黑脚正前方的一只雄企鹅!

强壮凶狠的豹海豹

强壮凶狠的豹海豹。(图片来源:www.dailymail.co.uk

一击而中的巨兽转头瞥了瞥不知所措的黑脚,不紧不慢地开始撕扯口中的猎物,翻涌的海水中立刻溅起一片刺眼的殷红。带有斑点的灰黑色身体,一双狡黠而凶狠的小眼睛,是豹海豹[Tips 2]!老花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不假思索地全力大叫:“黑脚,快逃!”

正在撕扯企鹅的豹海豹

正在撕扯企鹅的豹海豹。(图中为巴布亚企鹅)(图片来源:www.dailymail.co.uk

黑脚忙不迭地转过身向回游,又一头豹海豹却幽灵般地冒了出来,张着大嘴径直扑向惊恐万状的黑脚。好在黑脚命不该绝,一朵涌浪把他甩到了豹海豹的鼻尖上,间不容发地避开了两排致命的利齿。黑脚被巨大的冲击力高高抛起,接着就“噗通”一声落入水中没了踪影。

不远处的老花醒过神来,连忙一头扎进了翻滚的波浪之下。他展开双翅在水下奋力翱翔,一边急切地搜寻着黑脚的去向。一瞬间之后,他便被眼前的可怕景象吓得魂飞天外。好几头豹海豹正潜伏在幽暗的水中,无声无息地等待着四散奔逃的企鹅们自投罗网!

在水下截击企鹅的豹海豹

在水下截击企鹅的豹海豹。(图中为巴布亚企鹅  来源:www.uwphotographyguide.com

老花下意识地猛蹬双腿,再一次跃上了危机四伏的洋面。透过眼角的余光,他隐约看到黑脚正在拼命划水,一头满脸狰狞的豹海豹却在他的身后越追越近。老花机械地往前游着,一时间完全失去了冲破伏击圈的信心。

就在老花陷入绝望的那一刻,几道低低的水雾从侧前方的洋面上冲天而起,几个闪耀着白色斑点的庞大黑影,伴随着粗重的呼气声神奇般地闪现。这群矫健的虎鲸[Tips 3]破浪而来,转眼间就把豹海豹从猎手变成了猎物。

强大的虎鲸把海豹高高抛起,瞬间摧毁了猎物的抵抗

强大的虎鲸把海豹高高抛起,瞬间摧毁了猎物的抵抗。(图片来源:www.hinews.cn

趁着虎鲸群围堵豹海豹的混乱时刻,惊魂未定的黑脚终于和老花汇合了。他倒吸着冷气,看着一头豹海豹惨遭秒杀:“天啦!这些大家伙太恐怖了…….它们肯定是企鹅守护之神派来的!”老花却没有那般放松:“黑脚,我们还得逃!虎鲸可是从来不挑食的!”

海滩上的悲喜时刻

白昼和黑夜一天天悄然流逝着,出海多日的雄麦哲伦企鹅们依然杳无音信,海滩上的黑背鸥[Tips4]和褐贼鸥[Tips5]却越来越多。这些厚脸皮的盗贼早就对美味的企鹅蛋垂涎三尺,最近更是整天在企鹅们的土洞附近游荡不已。

黑背鸥是脸皮厚、心眼多的企鹅蛋大盗

黑背鸥是脸皮厚、心眼多的企鹅蛋大盗。(图片来源:www.nzbirdsonline.org.nz

虎视眈眈的褐贼鸥

虎视眈眈的褐贼鸥。(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在饥饿和干渴的长久折磨之下,每天都有心怀侥幸的雌企鹅跑到海边找吃的,她们的擅离职守给黑背鸥和褐贼鸥提供了天赐良机。一旦发现主人不在洞穴中,这些无耻的家伙就会蜂拥而至,飞快地瓜分掉失去父母呵护的企鹅蛋,一个企鹅小家庭整年的希望也随之化为泡影。

尽管早把“没良心”的伴侣骂过了千百遍,小花和艾丽卡依然寸步不离地守着自己的家。饥渴难耐的她们有时昏昏沉沉地蜷缩不动,有时又恨不能立刻逃离洞穴投身大海。烦躁不安的艾丽卡突发奇想:“小花姐,我们半夜时去海边喝点水吧。到了晚上,可恨的海鸥……”小花有气无力地打断了她:”不行啊,那些披毛犰狳[Tips6]还猫在灌木丛里呢……”

守护鸟蛋的麦哲伦企鹅

守护鸟蛋的麦哲伦企鹅。(图片来源:commons.wikimedia.org)

就在这个时候,土坡的后方突然骚动起来。两只愤怒的雌企鹅一边高声大叫,一边不住地拍打撕咬着一只狂奔的披毛犰狳。身材矮胖的披毛犰狳慌不择路,居然一头拱进了艾丽卡家的洞口。被吓了一大跳的艾丽卡瞬间爆发,伸长鸟喙狠狠地啄在了这个小贼的脑袋上,负痛的披毛犰狳立刻连滚带爬地蹿了出去。

披毛犰狳从不会放过偷盗企鹅蛋的机会

披毛犰狳从不会放过偷盗企鹅蛋的机会。(图片来源:arnd-kolleck.de)

怒不可遏的艾丽卡紧追不舍,仿佛要把这么多天积攒的怨气完全发泄出来。小花隐隐觉得不妥,趴在洞口连声呼唤:“小艾,别追了!小艾,快回来……”不知不觉之间,艾丽卡来到了距离自家洞口好几米远的沙地上。她全然没有注意到,一只觊觎已久的黑背鸥已经悄然展翅,电光石火之间便飞掠而至。

偷得一枚企鹅蛋的黑背鸥

偷得一枚企鹅蛋的黑背鸥。(图片来源:www.hbw.com

等到小花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狡猾而大胆的黑背鸥强盗已经腾身飞起,叼着来之不易的战利品溜之大吉。艾丽卡家的洞穴里,只留下了一枚孤零零的企鹅蛋。如梦方醒的艾丽卡,一声接一声地悲鸣了许久许久,直到风尘仆仆的黑脚奇迹般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短暂的相聚之后,该轮到小花和艾丽卡回到大洋中觅食了。接下来的日子里,维哥基角的几万对企鹅夫妻又交接了好几轮孵蛋的重任。一些似曾相识的企鹅同伴再也没有从海上归来,比邻而居的老花和黑脚两家倒是过得波澜不惊。

一个多月的时光转瞬而逝,老花二和小花儿、黑脚和艾丽卡,突然不约而同地留在了自家的土洞里。他们全都本能地预感到,让他们期待已久的重大时刻即将来临。一个晨曦初露的早上,小花儿肚子下面的一枚蛋突然裂开,一个湿漉漉的灰褐色小脑袋从蛋壳的破洞探了出来。小家伙艰难地爬出蛋壳,睁了睁一对小眯缝眼,发出了平生第一响稚气满满的鸣声。

老花儿家的新一代破壳而出啦

老花儿家的新一代破壳而出啦!(图片来源:awesomeocean.com)

   在维哥基角喧闹的海滩上,麦哲伦企鹅家的新一代终于破壳而出。老花和黑脚这两个企鹅小家庭,又将经历怎么样的悲欢离合呢?敬请关注《企鹅老花儿的幸福生活(下)》。

————————————————————

Tips:

1、 海洋石油污染:在开采、炼制、运输和储存的全部过程中,石油及其制品都有可能进入海洋环境并造成污染,油轮失事和海上油田泄漏更是会造成严重而长期的环境灾难。油污会粘附在海洋鸟类的羽毛上,使其因为失去飞翔、游泳和保持体温的能力而死亡,并长期毒害没有立即死亡的鸟类和它们的后代。仅仅在阿根廷沿岸的南大西洋海域,每年就有约20000只成年和220000只幼年麦哲伦企鹅死于海洋石油污染。环保人员、志愿者和当地居民,经常采取行动救助受到石油污染的麦哲伦企鹅。一位巴西老人救助一只麦哲伦企鹅的经历,还成了在互联网上风靡一时的心灵鸡汤故事。参考链接:http://www.sohu.com/a/64363978_374740

2、 豹海豹:也称豹形海豹,栖息在南极洲及其周边海域,因灰色毛皮上生有类似豹斑的斑点而得名。豹海豹是南极地区体型第二大的海豹,雌豹海豹的体重可达半吨。豹海豹是凶猛灵活的食肉动物,除了以磷虾和鱼类为食,还会袭击海鸟和其他海豹。

3、 虎鲸:虽然也被称为杀人鲸,其实虎鲸极少攻击人类。这种大型齿鲸生活在包括南极海域在内的全球各大海洋中,体型较大的成年雄虎鲸重达9吨,体长也达到约10米。虎鲸有着黑白两色的光滑身体和高耸的三角形背鳍,成群活动的它们既凶猛敏捷又智力颇高,是海洋中的顶级捕食性动物之一。虎鲸的猎物包括其他鲸类、鲨鱼、海豹以及企鹅等海洋鸟类。

4、 黑背鸥:一种在几乎整个南半球广泛分布的欧科鸟类,因为白色的身体和黑色的背部而得名。黑背鸥捕食鱼类和软体动物,还会偷窃其他鸟类的鸟蛋和雏鸟,有时甚至连同类的蛋和幼鸟也不放过。

5、 褐贼鸥:一种全身近乎深褐色,初级飞羽上有着宽大白斑的大型鸥鸟,分布于南极和亚南极地区。生性凶狠的褐贼鸥经常拦截觅食归来的其他海鸟,强迫它们吐出渔获并占为己有。褐贼鸥还捕食小型哺乳动物,掠夺企鹅的蛋和幼鸟。褐贼鸥的认知能力很强,能够识别并记住只接触过几次的人类。

6、 披毛犰狳:南美洲最常见的犰狳种类之一,因为背部甲板的鳞片之间毛发丛生而得名。和其他犰狳一样,披毛犰狳可以蜷缩成球状来保护自己。它们通常昼伏夜出,捕食昆虫、老鼠和蜥蜴等小动物,也绝不会放过偷吃鸟蛋的机会。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