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我们都爱"欧若拉"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发布时间:2018-09-09

  • 1

    柔美的极光笼罩在吕瑟峡湾的悬崖之上。在布道岩拍摄吕瑟峡湾星光时,摄影师与极光意外邂逅。彼时极光比较微弱,用肉眼看上去犹如月光一般。但在调高感光度、增大光圈减慢快门后,相机的显示屏里,极光呈现出了美妙而柔和的色彩,而且还有着明显的光柱和颜色分层。 摄影/叶梓颐

  • 2

    在现场其实是看不到绿色极光上方的红色部分的,照片洗出来后才发觉有如此壮观的景象,像不像一个巨大的草莓果冻呢?其中有无数清晰可见的射柱状极光,可以想成是向上喷出的彩色水柱表演。左下方是山谷中契纳温泉度假中心的照明灯光。这是迄今我最喜欢的一张极光照片。 摄影/洪家辉

  • 3

    两道极光向左右两边前进,上半部出现暗红色极光,整体看起来就像一本被摊开的百科全书。 摄影/洪家辉

  • 4

    迂回前进的极光,有如一条由远而近,朝你直冲过来的巨蛇,类似中国史籍描述极光的“枉矢”一词。 摄影/洪家辉

  • 5

    璀璨的极光划破天际映照在冰原上 在3月17日那场极光盛宴中,一些中国极光爱好者也远赴北极圈,追踪到了“欧若拉”的踪迹。当看到可能有极光爆发的预测后,在冰岛冰河湖地区的摄影师就开始积极为拍摄极光努力了,他们查阅了当地的最新云图,一路西行,躲避阴雨。工夫不负有心人,在开出几十公里后,西方逐渐放晴,一条绿色光带突然飞舞在了当空。此后一整晚,天空中被五颜六色、形态各异的极光占据,射线状、飘带状、窗帘状等等各种形态的极光疯狂舞动变幻,绿色、红色、紫色……各种各样的颜色全部可以用肉眼直接看到。

  • 6

    此外,在夏季的傍晚或黎明,人们有时在漠河会看到天空中有发光的条带,于是误认为那就是极光,但实际上这只是发生在高纬度(50—65度)地区的另外一种大气发光现象——夜光云。 摄影/徐国栋

  • 7

    2004年7月,我国于挪威的斯瓦尔巴群岛建立了北极科学考察站——黄河站,值得称道的是,黄河站拥有全球极地科考中规模最大的空间物理观测点。极光总是共轭发生的,即从位置上看总是在南北极同时对称发生,而我国中山站和黄河站均位于极隙区纬度,形成了国际上为数不多的共轭观测体系,可以开展独具特色的极光南北共轭观测。 摄影/胡泽骏

  • 8

    分立式极光我们最常看见的强烈极光。地磁场由于受太阳风影响而发生扰动,磁尾发生磁亚爆过程,大量电子从地球背向太阳一侧沿地磁场线向地球运动,经过几十分钟到数小时的旅行,它们到达接近地球南北极上空的区域,在这里存在一个强达数千伏特的沿磁场线的电场。如同足球比赛的临门一脚,电子在这里得到极大加速,使能量从数百电子伏特上升到数千电子伏特。这些高能电子就像强力前锋射出的足球,以极高的速度冲向大气层,这一过程被称为“极光粒子加速”,此时我们在地面上看到的就是最常见的极光,即底边整齐微微弯曲的圆弧状极光——极光弧,或称为分立式极光。 摄影/罗青青

迂回前进的极光,有如一条由远而近,朝你直冲过来的巨蛇,类似中国史籍描述极光的“枉矢”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