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人类发明扇子真是为了凉凉啊?

来源:微信公众号艺萃发布时间:2018-08-27

不过百年光景,有了空调,扇子不再是纳凉的必需品,它被遗落在记忆深处……

每一个夏天,我都会对一个道理深有体悟:我的命,果然是空调给的。

记得小时候为了省电怕着凉,电风扇只开最小档,甚至不用风扇,奶奶摇着一把蒲扇哄我睡着。

想当年,扇子还是每家每户消夏的必需品。

学校也只有电风扇呼呼地吹,夏天小卖部的扇子卖得最好,进可扇风,退可遮阳,一把好看的扇子在手,连小哥哥小姐姐们的颜值都有了质的提升……

640

其实在那些没有空调的几千多年里,一把优秀的扇子,从来不仅仅用来消暑的。为了身体的片刻的舒适,多么肤浅!

扇子的诞生,其实是为了人类心灵最深层次需求、为了大脑分泌更多的多巴胺、为了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高度统一!

最早的扇子是舜时期的“五明扇”,是古代仪仗中用的一种障扇。它是拔了野鸡尾巴上的羽毛,集齐了五种颜色制作而成的漂亮扇子。(然而野鸡做错了什么呢)

五明扇的形状也并非如今的扇子,它的形状如“阖”(《说文》解释:‘阖,门扇也’),也就是扇面像一扇门,需要由他人举着,围在身旁,表示广开求贤之门。

晋崔豹《古今注·舆服》:“五明扇,舜所作也。既受尧禅,广开视听,求贤人以自辅,故作五明扇焉。”

古装剧里这些“大扇子”就是用来撑场面的,真没谁闲得慌用来扇风

古装剧里这些“大扇子”就是用来撑场面的,真没谁闲得慌用来扇风

周代时,这种障扇的排场还规定了尊卑等级:“天子八扇,诸侯六扇,大夫四扇,士二扇”。

汉代又规定了障扇是帝后的专属,其它人都不能用,妥妥的身份象征~

唐玄宗时就更有仪式感了,上朝的时候,要用六柄障扇把天子遮住,等皇帝就坐好了,这些扇子就像舞台的帷幕一样“噔噔噔”左右拉开,让臣子们拜见圣容。退朝的时候,也要先合上扇子,等皇帝离场之后再撤扇,大臣们才能作鸟兽散了。

唐 阎立本 步辇图 故宫博物院藏

唐 阎立本 步辇图 故宫博物院藏

障扇成了撑场面的利器,那普通人用来纳凉的正经扇子,又是什么情况?

古时常见的扇子有纨扇、折扇两大类。

纨扇(也叫团扇)盛行于西汉至宋代的一千多年间,边框和扇柄多为竹制,扇面用白娟绷紧。

纨扇

         西汉成帝的妃嫔班婕妤的《团扇歌》,是纨扇最初也是最好的代言,诗写道:

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班婕妤借咏团扇,表达自己受赵飞燕嫉妒排挤,担心被君王冷落,就像秋天的扇子一样被丢弃。

这个典故一出,纨扇就成了那些深宫里哀怨、寂寞的的宫娥们的象征,一直被后世的文艺青年们引用。

  有写诗的,比如杜牧的《秋夕》: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纳兰性德的《木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有画画的,如周昉的《挥扇仕女图》:

《挥扇仕女图》

      有唐伯虎的一大堆仕女图

      此外,在纨扇上作画也是文人们的情趣所在,特别是北宋皇家画院的画师,山水、人物、花鸟等题材信手拈来,贡献了一大批精美的纨扇画。

 折扇是用竹木或象牙做扇骨、韧纸或绫绢做扇面的能折叠的扇子。

清,竹股烫花素面折扇,故宫博物院

清,竹股烫花素面折扇,故宫博物院

据传在北宋时期由古日本和高丽传入中国,《宋史》记载,端拱元年(988年)二月八日,倭国僧侣嘉因在汴京(今河南开封)觐见了宋太宗,献上桧扇二十二枚,蝙蝠扇二枚。桧扇与蝙蝠扇就是指折扇。

明永乐皇帝很喜欢这种方便的折叠扇子,此事从宫中传出,折扇很快就在全国普遍使用了。

明 宣宗 御笔花鸟 台北故宫博物院

明 宣宗 御笔花鸟 台北故宫博物院

由于永乐皇帝命令内务府大量制作折扇,并在扇面上题诗赋词赠送给大臣。随后文艺青年们也跟着互赠题诗题画的折扇,表喻友情别意。一把题过诗画过画的折扇,也是文化人身份的象征。

明,文徵明绘 《红杏湖石图》扇页,故宫博物院

明,文徵明绘 《红杏湖石图》扇页,故宫博物院

明 丁云鹏画后赤壁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明 丁云鹏画后赤壁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清 任薰 赶鹅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

清 任薰 赶鹅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

明清时期直到民国,扇面画已经成了中国传统绘画的一种重要载体,扇面与卷、轴、册构成了中国绘画最重要的四种形式。

无论纨扇、折扇,统统逃不过文艺青年们的“魔手”。

民国时,杜月笙为了纪念杜氏家祠落成,邀请了社会名流开party,大家也人手一把扇子。

杜祠落成合影。左起:杜月笙、黄金荣、王晓籁、虞洽卿、张嘯林;下:雪艳琴、杨小楼、龚云甫

杜祠落成合影。左起:杜月笙、黄金荣、王晓籁、虞洽卿、张嘯林;下:雪艳琴、杨小楼、龚云甫

不过百年光景,有了空调,扇子不再是纳凉的必需品,有了豪车名表大别墅,也无需再用扇子来装点门面了。

  仿佛真的印证了班婕妤的秋风纨扇的预感,被遗落在记忆深处……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