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芦苇是如何华丽变身有“笔格”的呢?

作者:刘小震云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7-19

人类使用历史最长的芦苇笔。

  追古溯源,人类最早使用的写字工具或是自己的食指,在此之后使用过燧石,土块,木棍。到这时已经非常接近后来的书写工具,即利用植物的茎杆做成的笔状物。古埃及人利用尼罗河畔的纸莎草作为纸张来用,就近截取一段纸莎草的茎,蘸取矿物质颜料调制的“远古墨水”来进行书写。

      这里需要注解的是,纸莎草虽然叫草,但并不是现代人所认为的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的小草,而是一种高大上的草本植物,用途广泛。纸莎草水下的白茎可食用;绿茎可造船、盖房、编草;根可制香料,驱蚊蝇、净化空气。但纸莎草对人类最大的功劳和贡献,还是造纸。直到中国的造纸术传到埃及,莎草纸才光荣退役。比起纸莎草造纸的辉煌,用纸莎草的茎做笔的历史就短暂得以忽略。纸莎草的茎几乎与成年的竹子一般粗细,因此人类娇小的手握起来非常吃力和不便,经过后来人们的“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替代品,就是芦苇。

纸沙草

纸莎草一种水生植物,直立、坚硬、高大,好像芦苇一样生长在浅水中。

  鹅毛笔是钢笔的前身,而芦苇笔则是鹅毛笔的前身,是记载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真正意义上的水写笔,也是人类用笔历史上,使用时间最长的一种笔。在埃及近代出土的一些文物中就有芦苇笔和装芦苇笔的盒子。

  芦苇杆质地坚硬,内部中空,粗细适当,可以说是大自然对人类书写最浑然天成的馈赠,可根据削尖方式的不同制造出迥异的书写风格,进可狂,退可狷,结实耐用,价格公道,是普通大众写作绘画书信交友的首选必备。

芦苇

芦苇杆因其特性被制作成笔广泛使用。

  然而,金无足赤,这种小巧方便的芦苇笔也有着一些不尽人意的表现。首先,由于笔尖是植物茎秆烘干后制成,因此坚硬易碎,坚硬会划坏脆弱的纸张,易碎的笔尖则时常因为用力不匀而夭折。除了这些实用性的缺点之外,芦苇笔粗俗的外表也经常被一些贵族学者们诟病,尤其是那些喜欢舞文弄墨的大家闺秀,更是对此嗤之以鼻,总是用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握着笔杆写下美妙的情书,空出另一只手保持警惕般捏紧自己精致的鼻子。因此一封情书写下来,往往如跑完一千米一样大口喘着气,好像写信成了耗费体力的力气活。

  为什么要捏着鼻子呢?这就要说到芦苇笔的制作工艺。

  顾名思义,芦苇笔是由芦苇制成,笔杆就是芦苇杆,笔尖就是直接将芦苇杆头用刀削制而成,可谓物尽其用。一般来说,直接在太阳光下晒干的芦苇笔杆粗糙而易折,稍不注意就会出现将人们的手指磨破和将芦苇笔杆捏碎的两败俱伤的悲剧,因此聪明的埃及人制作芦苇杆的时候多加了一道工序,告别了天然的太阳光,而利用动物粪便在蒸发过程中会产生热量的农耕知识,将采集的新鲜芦苇杆放置其中进行烘烤。历时月余,取出控干,芦苇杆就会变得油亮光滑,且倍加坚固,不易折损。烘烤过的芦苇笔杆也褪去了稚嫩的绿色,在粪便发酵过程中的熏蒸下变得黑黄相间,煞是好看。就连原本粗涩的手感也变得柔滑。这样,一根芦苇杆就被加工成了半成品,最后削切出三个斜面的笔尖,一根纯天然无公害的芦苇笔就大功告成。

芦苇笔_副本

图左,芦苇笔真容;图右,使用芦苇笔书写。

      前文提到的那些自诩高尚的富贵人家对芦苇笔的厌恶便是因此。但这并不影响芦苇笔的传播和应用,在金属蘸水笔发明以前,芦苇笔一直是北非和阿拉伯一些地区政府机关办公和学校师生学习的主要用笔。之后,传至希腊,风靡欧洲,乃至一些东方国家也争相引进使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把控着书写历史的脉搏,文化上的每一次跳动都逃不过它的掌握。上到确定国家制度的历法,下至情人之间传递甜言蜜语的情书,都离不开它的支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羊皮纸的发明,娇贵柔嫩的羊皮纸对芦苇笔尖尖锐的摩擦充满恐惧,用身上被笔尖划破的一道道口子做着无言控诉。或许,大胆猜测一下吧,正是表面光滑细腻的羊皮纸终结了芦苇笔的时代,同时催生了精致的羽毛笔提前到来。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