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存最早的广州地志刻本,出自不服老的清官之手!

作者:魏德勇 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6-26

作为我国规模最大、历史最久的对外通商口岸,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广州市已有两千多年历史。

“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中,广州市以超强的国际金融贸易、中国南大门的地理优势位居第三。作为我国规模最大、历史最久的对外通商口岸,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广州市已有两千多年历史。

现存最早的广州地志刻本,出自不服老的清官之手!

发展中的一线城市广州。(网络图)

公元前214年,秦朝在岭南地区东部设一郡,因临近南海而称南海郡。公元226年,三国吴大帝孙权将交州改为广州,广州之名首次出现。此后,广州先后易名南海郡、兴王府。公元970年,北宋灭南汉国后,把兴王府及邻近区域分为广南东路和广南西路两个行政区,以贺江及云开大山为界。两个行政区分别简称广东、广西,其中广东共设14个州,治所为兴王府。为方便称呼,朝廷把兴王府复名为广州,沿用至今。

广州是岭南文化的起源地之一。岭南主要指现广东、广西全境及湖南等省小部分地区,自古以来被中原人称为“蛮夷之地”。身处“蛮夷之地”核心的广州,自然一直没有自己的地方史志。这极不利于后人研究岭南文化。

元朝初年,随着一部关于广州路所领七县的方志问世,这种现象终于得到改变。这部不服老的清官所写的典籍,不但让后人了解800年前的广州概貌,还为传承岭南文化做出了重要贡献。

“神判”不服老

广东增城西部有个古老的村子,名叫沙村(包括今新墩村和南安村)。沙村之南有条牌坊街,街尽头有一座普通的院落。院里住着一位名唤陈大震(字希声,号蘧觉)的古稀老人。他晨读书昏练拳,白天或赏山乐水,或教子育孙,或以文会友,到也清闲自在。

现存最早的广州地志刻本,出自不服老的清官之手!

位于广东增城的陈大震故宅。(网络图)

元朝大德七年(1303)秋季某日,陈大震收到广东道廉访使陆垕(hou)送来的信札。陆垕字仁重,江阴(今江苏省内)人,为官清明,颇有民望。他来信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陈大震挑头完成一部关于广州的地方志,编撰过程提供两项援助:一是推荐广州路教授(县府以上传授学业、掌管教育的官员,宋朝时始设)吕桂孙进行协助,二是陆垕自己为地方志进行文字校核。

原来,陆垕准备广东道廉政材料时,发现广州地方志方面居然是空白。虽然有一本前些年完成的《南海志》,但有多处明显错误,根本不能用;其它材料都来自前朝史书的零星章节,查阅非常不方便。“我堂堂大元朝,疆域几万里,区区广州,在地图上不过黑芝麻点而已。如果我等不注重修史,若干年后,人们如何能查到这‘黑芝麻’的历史、地理、风俗等方面的资料?”想到这里,陆垕决定请人修广州的地方志。反复思量并查阅相关档案后,他写了一封信,让人送给沙村的陈大震。

时年75岁的陈大震几乎没加考虑就回信表示应允。一则答谢陆垕的赏识,封建士人对知遇、赏识之恩尤其看重,陈大震也不例外;二是陈大震久有修史之心,他深知,宋元更代,官场有番作为殊为不易,还不如找机会写一部史书,留言后世。

准确地说,陈大震修史之心已有几十年。他是南宋宝佑年间的进士,先后任博罗县(今广东省内)主簿、蕲州(今湖北省内)县令、雷州(今广东省内)知州等职。任职期间,他清正廉明,处事果断,处理过不少积留的冤假错案,被百姓称为“神判”。处理公务之余,陈大震也写诗作文。他本想操刀写一部地方志,奈何杂务缠身,只好把此想法放在心里。

现存最早的广州地志刻本,出自不服老的清官之手!

陈大震画像。(网络图)

宋元战事频繁,陈大震眼见宋廷无能,改朝换代只是早晚之事,自己无法改变战局,不如隐居乡间。于是他辞职回到沙村,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其间,宋端宗曾召其任尚书侍郎,元世祖也授其为广东道儒学提举,但陈大震都以病为由推辞了。

不想当官不等于没有雄心。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修史的想法一直没有变。所以,当陈大震把给陆垕的回信送走后,便开始着手查阅关于广州、岭南的材料。

方志多亮点

言出必行的陈大震夜以继日,勤勤恳恳地编撰广州方志。一则有身在官场的吕桂孙提供相关官府收藏的各级史志,省去许多找材料的精力;二则他曾长年在地方上任职,对方志的体例等比较熟悉,写起来顺手。饶是如此,为求材料准确,陈大震仍不顾高龄深入民间了解情况。

在陈大震的不辞辛劳下,不到一年,20卷本的《大德南海志》初稿完成。陆垕接到书稿,认真校核后,于1304年冬将此书付梓,流传于世。

作为现存最早的广州旧志刻本,《大德南海志》以广州旧称“南海”为书名,详细记录了元朝大德年间广州路所属七县(南海、番禺、东莞、增城、香山、新会、清远)的历史沿革、地理位置、户口登耗及外来货品、古生物发展等情况,是一部蕴含历史、地理、古生物学等领域知识的综合型地方志书。

现存最早的广州地志刻本,出自不服老的清官之手!

《大德南海志》书影。(网络图)

从现存《大德南海志》残本的内容看,它具有诸多影响后世的亮点。

其一,此书详细介绍了元朝初年我国与海外交流的情况。书中认为广州是岭南巨镇,“前控蕃夷,后带蛮獠”,可谓元代对外交通的重要地区。由此,在卷七“舶货”一节,书中把外来物品分为宝物、香货、药物等8类,共71个品种,涉及国家达100余个。这些货物中,尤以鹤顶(宝物类)、血揭(药物类)、金颜香(香货类)等对后世影响甚深。

其二,此书记录了诸多岭南地区产的生物。比如对于进贡皇宫的岭南特产荔枝,书中不但称其“佳品多出增城”,还列举了大将军、小将军、状元红等十几种增城荔枝,并详叙了金钗子品种的特点。这些都是研究岭南荔枝不可多得的科史材料。

现存最早的广州地志刻本,出自不服老的清官之手!

“荔枝之乡”增城所产的荔枝。(网络图)

其三,此书在编撰体例上,充分发挥“详今略远”的原则,自成一家。比如在“广州始末”一节,书中把各朝各代广州的户口、税赋等与元朝初年的情况进行对比,既清楚了然,又具科史价值。

后记

诸多亮点的《大德南海志》虽然顺利问世,但由于元朝政府不重视及战争频发等原因,此书刊刻不多,流传也不广。明朝正统六年(1441),少傅杨士奇整理前朝典籍编撰《文渊阁书目》时,将10余卷本的《大德南海志》收入卷十九。明末崇祯年间,南海知县朱光熙编撰县志时,多方寻找《大德南海志》无果,于是在县志中留下“今无”的字样。

沧海遗珠。200多年后的清光绪三十年(1904),吴县藏书家曹元忠在武昌书肆里无意间购得《大德南海志》。虽然只有六至十卷,仅原书的四分之一,但他仍狂喜不已。六年后,曹元忠逝世,《大德南海志》残本流落到广东藏书家潘宗周手中。潘氏后人小心收藏,若干年后献给国家,现收入北京图书馆。800年后,辗转飘零的《大德南海志》终于找到真正的家。

现存最早的广州地志刻本,出自不服老的清官之手!

解放后出版的《大德南海志》残本。(网络图)

尽管《大德南海志》流传至稀,但作为介绍宋元时期广州的珍贵史料,随着同地区其它史书的散佚,此书显示出越来越高的史学和科学价值。时至今日,学者、文人研究宋元海外贸易,深挖岭南文化,都绕不开它。从这方面讲,清官陈大震不顾古稀高龄,老骥伏枥完成现存首部广州地志典籍,还真值!

---------------------------

【参考资料】

1、 图书《广州人物传》,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1年;

2、 论文《大德南海志考》,《上海师范大学学报》1985年4期;

3、 论文《大德本南海志残卷跋》,作者王贵忱,《广州师范学院学报》20卷第3期。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