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氏野马:我们是不幸的“幸运儿”

——“国际珍稀动物保护日”特稿
作者:赵亮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4-08

普氏野马是不幸的,曾被人类逼至在故乡野外灭绝;与濒临彻底消亡的北方白犀牛相比,它们又是幸运的,在人类的努力下,它们又得以自由地驰骋在故土......

阳光撒向位于中国新疆准噶尔盆地的卡拉麦里荒漠,地面上的旱生丛生小禾草在春风地吹动下轻轻摇曳,空旷的荒野中,一群普氏野马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休息。

成年普氏野马体长在2.8米左右,大小和野驴差不多,没有家马那样高大挺拔的身材,一身土黄的毛色也不甚漂亮。

在族群的外围,首领追风一边警惕地嗅着空气中的气味,一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前方,若有所思。

普氏野马的族群通常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全部由成年和亚成年雄性组成的单身汉群体;另一类则是由一只雄性首领和它的妻妾儿女组成的家庭群。今年已经是追风担任首领的第五个年头,这个时间已经达到了家族群首领统治平均统治时间的上限。

普氏野马(维基)

普氏野马的群体(维基)

“爸爸,爸爸,你在想什么?”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打破了沉思。

追风循声望去,只见一只年幼的小马快步跑了过来,那是自己最喜爱的幼子超速。

“明天就是‘国际珍稀动物保护日’了,可是北方白犀牛家族却已经很难维持下去了。”追风喃喃地说。

“这个我知道,它们家族里的最后一个雄性成员已经被执行了安乐死。爸爸,你干嘛要想这么伤感的事情?”

“因为咱们普氏野马当年也差点消失。”

“我们也差点灭绝吗?”追风的话让超速大为吃惊,“爸爸,快给我讲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它催促道。

“那就从名字开始讲起吧。你知道我们的全名叫什么吗?”

“不知道。”超速摇摇头。

“普尔热瓦尔斯基野马。”追风慢慢地说。

“哇,好洋气的名字。”超速脱口而出。

“不,这个名字害得我们一度从故乡消失,它是我们的耻辱!”追风有些激动地说,在看到超速有些惧怕的眼神后,它又缓和了语气,开始讲述自己小时候听过的关于家族的故事,思绪也跟着穿越到了那个祖先们生活的年代。

100多年前,广阔的新疆准噶尔盆地,蓝天白云下映衬着戈壁,荒漠和草原,种类繁多的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天空中,苍鹰,金雕等猛禽不停地盘旋;地面上,草原斑猫和赤狐不断地追逐着野兔和田鼠,到处是成群结队的食草动物,高鼻羚羊、野驴、盘羊,当然还有追风的祖先野马;在这些食草动物周围,时常徘徊着它们的天敌野狼。

此时,追风的祖先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上百万年,它们祖祖辈辈地繁衍,一代代延续着种群的命脉,在与天敌和自然环境的斗争中不断磨练着生存技能。

野马群通常以家庭为单位,高大健壮的首领是这里的大家长,也是群体中唯一的成年雄性,对群体里的其他野马拥有绝对的统治权,当然也有相应的义务。为了保护妻妾儿女,雄性首领要时刻准备与外来的雄性野马决斗,甚至要和凶猛的野狼搏杀;在队伍寻找水草的旅程中,它要负责断后,把那些掉队的成员赶回群体,就连其他野马休息时,它也要担任警戒任务;为了防止近亲繁殖,身为首领的它会毫不犹豫地将那些接近成年的子女(2—3岁)赶出群体。

正在打斗的普氏野马(网络图)

正在打斗的普氏野马(网络图)

被赶出群体的雌性会去尝试加入那些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马群;雄性则会临时加入单身汉群体,等长到足够强壮时再去建立自己的家庭,建立家庭的方式通常有三种,一是入侵其他的群体,赶走前任首领;二是趁机加入那些刚刚失去首领的群体;三是勾引那些单身的雌性。

至于群体里那些成年雌性,也就是首领的妻妾们,也要通过激烈的斗争来排出地位高低,最厉害的当然就会成为“皇后”,除了打架,皇后还要具备很强的方向感,负责带领群体寻找水源和栖息地。

排队前行(网络图)

排成队列前行(网络图)

正在啃食青草(维基)

正在啃食青草(维基)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严格的制度,野马群最强的基因得以延续,使得它们在这片贫瘠干旱的土地上生存下来。

然而,1878年的一天,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天,追风祖先们生活的土地上,突然出现了一群身材高大的顿河马,每一匹顿河马的背上都驮着一个大鼻子白皮肤,被称为人的生物。对于人这种生物,野马们虽见得不多,但却并不陌生,早在600多年前,它们就曾见过这样一群被马驮着的生物。让追风祖先们感到奇怪的是,眼前的这群人,每一个都拿着一根前方带孔的棍子。

突然间,坐在第一匹顿河马上的人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然后一摆手,他身后的同伴瞬间驱使着坐骑冲向了野马群,手中带孔的棍子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伴随着一道道直窜而出的火舌,不少的野马惨叫着砰然倒地。

看着一个个顷刻间倒下的同伴,剩下的野马终于意识到了危险,母马护佑着自己的孩子朝远方跑去。然而,那四条长满肌肉,平日里可以轻松摆脱野狼的腿,此刻却无论如何也甩不掉那身后的死神。

母马和幼驹(搜狐)

母马和幼驹(搜狐)

吓坏了的幼驹战栗地待在死去母亲的身边,任凭自己被捆绑起来带走,只留下身后土地上那一片片血红。

幼驹们被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四处都是高大的围栏,听不到野狼的嚎叫,也看不到葱郁的草地。三年后的1881年,它们听说了一个消息:两年前一名叫普尔热瓦尔斯基的沙俄军官曾在属于中国新疆的准噶尔盆地发现一种全新的野马,这群野马已经被正式命名为普尔热瓦尔斯基野马。

普尔热瓦尔斯基(百度百科)

普尔热瓦尔斯基(百度百科)

这些已经失去了自由的野马并不知道,那些还生活在故土的同胞正因为这个充满洋味的名字面临着更大的噩运。随着一批接一批拿着枪的人的出现,追风的祖先们被强行从世代生存的土地上带走,成为供人观赏和取乐的傀儡。20世纪60年代,普氏野马,这个体内唯一还保存着老祖宗始祖马基因的生灵,从世代生存的土地上消失。

一代代的圈养生活,让野马们逐渐失去了那一身健美的肌肉,失去了超越闪电的速度,也失去了搏击自然的能力,唯一不变的是那颗渴望自由和回家的心。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1986年,随着新疆野马繁育科研中心的成立,几代野马期盼的回归之日终于到了,同样是在一群人的安排下,它们被送上飞机回到了祖先们曾经生活的故土。与祖先们所讲述的那批人不同,眼前的这群人非但没有用枪来逼迫它们,反而给予了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还允许它们在相对空旷的地方自由奔跑。在这样奔跑中,野马们找回了那风驰电掣的感觉,更找回了野外生存的自信。

又过了15年,繁育科研中心的围栏突然打开了,27匹野马狂奔而出,带着祖先的梦想冲向了卡拉麦里,冲向了准噶尔盆地,也冲向了自由的天堂。

奔跑中的普氏野马(网络图)

奔跑中的普氏野马(网络图)

“爸爸,是什么人帮我们回来的?”超速好奇地问。

“是一群热爱动物的好心人。”

“当初害得我们从故土消失,现在又把我们请回来。爸爸,你说人的变化为什么这么大呢?”

“我也说不好,也许是人类意识到了保护稀有动物的重要性的缘故吧,他们把每年的4月8日都定为了国际珍稀动物保护日,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像我们一样的稀有动物。”追风沉思片刻,缓缓说道。

TIPS

普氏野马:也叫准格尔野马或蒙古野马或亚洲野马,现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生活在中国新疆、甘肃、内蒙和蒙古国境内的荒漠、戈壁和草原环境中;是肩高1米,体重300—350公斤的中型马;善于奔跑,在《蒙古秘史》的记载中,曾在1226年惊吓到成吉思汗的坐骑;1881年由沙俄生物学家波利亚科夫正式命名;由于是世界上现存的唯一野生马种,所以通常也被用来指代野马。

每年的4月8日为国际珍稀动物保护日,用以呼吁保护珍稀野生动物。

新疆野马繁育科研中心:成立于1986年8月14日,在30多年中先后从德、英、美等国引回24匹野马;1990年第一次将圈养改为在3000亩开阔地上大面积放养;2001年正式将第一批27匹野马放归野外,现有野马364匹,是亚洲最大的野马繁育基地,在相关人员和组织的努力下,普氏野马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的等级由野外绝灭回升到濒危。

参考资料:

《大自然探索》杂志文章《普氏野马的灭绝、回归和放野》作者:张赫凡、恩特马克、陈金良

《大自然》杂志文章《普氏野马的婚配制度及雄性杀婴行为》,作者:陈金良、胡德夫、王震彪、张颜豹

《森林与人类》杂志文章《普氏野马回归卡拉麦里》作者:邹桂萍、邢睿

纪录片《中国野马重返卡拉麦里》

维基百科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