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我的朋友们

——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的遗言
作者:王洋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8-03-22

再见,最后一只北方白犀牛,辛苦了。

在非洲乌干达干涸的草原上,苏丹迟缓地散着步,它是这世界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可如今它已经到了迟暮之年,再也扛不起延续种族的重任了。

四十五岁的生日一过,苏丹越发感觉到力不从心,北方白犀牛的寿命只有五十岁,苏丹也不例外,年事已高的它身体越来越迟缓,肌肉和骨骼严重老化,右腿的深度感染永远都不能恢复了。苏丹缓缓抬起头,仰望着蓝天,它知道自己的腿已经无法支撑起庞大的身躯,也许明天它将无法再站起来了。

北方白犀牛1

(图片来自网络)

苏丹很珍惜自己最后的时光,它曾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朋友一个个死去,更是见证了北方白犀牛整个种族的陨落。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世界上有超过2000头北方白犀牛,它们徜徉在广袤的非洲草原上,安静地啃噬着短草。

苏丹生活的族群有十几只和它一样温顺的北方白犀牛,苏丹出生三天就能跟随在母亲的身后,撒欢地奔跑着。北方白犀牛们的视力不佳,但嗅觉和听觉相当好,苏丹闻得出新鲜的嫩草、浑浊的河水还有妈妈身上那股子好闻的味道。三个月大的苏丹就可以啃食短草了,每每酒足饭饱后,苏丹都会在泥泞的水池和沙质的河床上打滚,享受草原的宁静与美好【1】。

只可惜好景不长,偷猎者闯入了它们的生活,不少民间配方认为犀牛角有治疗百病的疗效,而在中东和中国,犀牛角制成的工艺品、佩刀或者装饰品都深受追捧,在利益的驱使下,偷猎者们对苏丹它们开始了大规模的追杀。偷猎者们甚至会使用直升飞机追踪、猎杀白犀牛,他们会趁着犀牛尚未死亡的时候,用燃油锯割下带有皮肉甚至是大半张脸部的犀牛角,然后快速逃离,手段极为残忍。上世纪80年代末,野外白犀牛仅存15只。

北方白犀牛2

(图片来自网络)惨遭杀害的白犀牛幼崽

苏丹的族群全部死于偷猎者之手,但它侥幸活了下来。苏丹在一岁的时候被捕捉,之后被运到了捷克共和国的动物园,异国他乡的生活虽然保住了苏丹的性命却并没有给它带来快乐,直到2009年,苏丹和一头雄性白犀牛以及两头雌性白犀牛从捷克的动物园回到了肯尼亚的佩杰塔自然保护区中。

当苏丹的脚再次踏在非洲坚实的土地上的时候,它的肩上多了一份责任,它将和另外三头白犀牛一起完成北方白犀牛繁衍生息的计划,避免北方白犀牛的彻底消亡。

然而这个名叫“last chance to survive(最后的拯救机会)”的繁殖计划进行得并不顺利。2014年,苏丹的好哥们苏尼去世,苏丹成为了世界上最孤独的白犀牛。年事已高的苏丹精子质量不好,它虚弱的后腿让交配难上加难,另外两只雌性白犀牛也患有子宫疾病,很难怀孕。而且苏丹和另外两只雌性白犀牛本身就是直系三代血亲,它们分别是苏丹的女儿和孙女,即便成功交配,后代的健康程度依然是个未知数。、

北方白犀牛3

(图片来自网络)苏丹和它的女儿

比起身体上的疾病,更可怕的是即便在保护区里,依然有偷猎者觊觎苏丹的角。为了防止偷猎者伤害世界上最后一头北方白犀牛,保护区的饲养员不得不割掉了苏丹引以为傲的角,还为它配备了一支40人的守卫小队,持枪轮流保护苏丹的安全。苏丹很喜欢这些守卫,有的时候它会用头轻轻地蹭蹭守卫的肩膀,表示感谢。

北方白犀牛4

(图片来自网络)荷枪实弹的护卫小队

大限将至,苏丹知道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它还有很多不舍,它不希望北方白犀牛这个物种和它一起彻底消亡,好在科学家们给了苏丹以及整个北方白犀牛种族最后的希望。

来自11只北方白犀牛的精子和细胞正处于冷藏中,科学家计划提取两只雌性北方白犀牛的卵子,运用如干细胞技术以及体外受精等先进的繁殖技术创造胚胎,再寻找可以代孕的南方白犀牛来完成繁殖工作。

只是眼下这项工作并不顺利,因为白犀牛的体型庞大,为寻找卵巢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就更不用说取卵了。此外寻找代孕犀牛也相当困难,因为很难判断白犀牛是否发情,如果没有发情,就算植入了受精卵也很难怀孕【2】。

虽然困难重重,但科学家们并没有放弃,他们要抓住最后一线希望,为人类犯下的错误进行弥补和挽回。

苏丹得知了科学家们的消息,欣慰地点点头,它地看向天空,明天的太阳终将升起,可自己却很可能看不到了。再见了,我的朋友们,再见了,这个残酷的世界,再见了,我的孩子们,再见了,所有为北方白犀牛种族延续做出努力的人们,苏丹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水。

2018年3月20日,地球上最后一头雄性北方白犀牛苏丹因病情恶化,以安乐死的方式离世,这对苏丹来说也许是件好事,因为它活得太辛苦了。

希望苏丹的离世能警醒人类,抵制一切残害野生动物植物的行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只有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以身作则,才能避免更多的物种因为人类濒临灭绝。

TIPS:

白犀牛可分为北方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 cottoni)和南方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 simum)两个亚种,北方白犀曾经分布在乌干达西北部、乍得南部、苏丹西南部、中非共和国东部及刚果民主共和国东北部。南方白犀主要分布于南非、纳米比亚、津巴布韦等国,尚存在两万头左右。两种白犀牛长相相似,但在基因型上有巨大差异。

参考文献

[1] 王蕾. 非洲白犀牛的行为研究[A]. 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动物解剖学及组织胚胎学分会.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动物解剖学及组织胚胎学分会第十七次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上)[C].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动物解剖学及组织胚胎学分会:,2012:6.

[2] 岳梓月. 该如何拯救你,濒绝的北白犀?[N]. 中国绿色时报,2015-04-30(A04).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