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蒂安•艾克曼:白米饭可能有毒!

—— 医路诺贝尔系列(十一)
作者:胖瓜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2-13

发现白米饭“有毒”,这也能得诺贝尔奖?

  医路诺贝尔系列:挖掘历届诺贝尔生理及医学奖得主的经历,为大家展示1901年至今医学界绚丽多姿、波澜起伏的科学画卷,见证现代医学每一次改变人类历史的进步。

  更多故事请点击:链接

  1929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得主克里斯蒂安·艾克曼(Christiaan Eijkman)是一位荷兰医学家,19世纪末,他发现了脚气病是因为饮食中缺乏维生素B1导致的。

  脚气病并不是脚部的真菌感染,而是一种几千年前就在亚洲地区出现,会导致体重下降、四肢麻木,甚至心律失常的致死性疾病。人们几千年来都没有找到这种神秘疾病的病因,直到艾克曼一句话道破天机:“白米饭可能有毒。”

图片1

  晚年的艾克曼(Wikipedia)

  一场幸运的疟疾

  1858年月11日,艾克曼出生在荷兰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当地一所学校的校长。从小,艾克曼就立下了长大要当一名医生的愿望,然而,他们家的孩子太多,因此他的父母没有办法负担得起他上医学院的费用。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当时还有另外一条学医的道路:荷兰的殖民军队会招收免费的学生,而条件就是毕业之后要去荷属东印度群岛服役。

  于是1875年,17岁的艾克曼进入了首都阿姆斯特丹大学军医学院,他成绩优异,8年后获得了博士学位。之后他随即被任命为荷兰军队的医疗官员,被派遣到遥远东南亚的爪哇岛。

图片2

  爪哇岛的位置和地形,这是世界上最拥挤的岛屿之一(Wikipedia)

  他抵达爪哇岛工作了一年多,便不幸地患上了热带地区常见的疟疾,健康状况受到了很大影响,没办法再继续工作。于是1885年,他的上司给他批了病假让他返回欧洲养病。

  这场疟疾最终成为了艾克曼人生最幸运的拐点。艾克曼回到欧洲不久,荷兰政府便推出了一个调查脚气病的医疗项目,而正巧有空的艾克曼就被拉进了项目里。他的上级非常赏识艾克曼,甚至向军队总督提议,让他离开军队,成为全职的科学家。就这样,艾克曼幸运地提前结束了军队服役生涯,并且还成为了这个脚气病项目的负责人。

图片3

  年轻的艾克曼(wikipedia)

  患上脚气病的鸡

  艾克曼对脚气病早有耳闻,他还在爪哇岛工作的时候,就见过许多脚气病的患者。他们最开始的症状仅仅是表现出疲倦和精神萎靡,之后逐渐变得烦躁、易怒和食欲不振,进展时期,病人的四肢会出现麻木的症状,许多人最终死于心律失常。尸检结果显示,他们的心肌和神经系统都出现了异常的退化表现。

图片4

  一位已经不能走路的脚气病患者(wikipedia)

  脚气病早在几千年前的亚洲地区就已有记录,但1870年后,医学家们发现,这种疾病的发生率暴增,已经成为了一种威胁大众生命的常见病。它的危害实在太大,荷兰政府不得不为此专门设置一个研究项目。

  1888年1月15日开始,艾克曼正式开始了对脚气病的研究。考虑到脚气病的流行性,他和同事们一开始都认为这是一种细菌感染性疾病。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可以令实验兔和实验猴感染脚气病的细菌。艾克曼将实验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实验动物的数量不够多。他于是决定,将兔子和猴子换成更容易大量饲养而且成本低廉的鸡。

  改养鸡之后,奇迹出现了。之前艾克曼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让兔子和猴子患上脚气病,而实验室养的鸡却很快出现了脚气病的症状。但艾克曼还没兴奋多久,就陷入了另一个困境中:

  实验室所有的鸡,无论有没有注射细菌,都患上了脚气病。

  这个时候,艾克曼依然认为致病的元凶是细菌,鸡们之所以全军覆灭,是因为鸡群之中出现了大面积的感染。于是他派人把鸡转移到新的位置,想要换一批新鸡做实验。但是不久之后,他又得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那批生病的鸡,忽然全部都痊愈了!

  艾克曼百思不得其解。不久,喂鸡的人跑来向他诉苦,说厨师太过吝啬不愿意分给他白米,他只好买最便宜的糙米来喂那群被弃养的实验鸡。艾克曼忽然一个激灵意识到,或许鸡生病的原因不是细菌,而是食物。鸡和人吃白米,所以有患上脚气病的危险,而兔子和猴子从来不吃白米。他急忙写信告诉自己的同事:“白米饭可能有毒!

图片5

  当时的工作人员用白米饭喂鸡(诺贝尔奖官网)

  糙米疗法

  1895年,在经过了7年的研究后,艾克曼终于认定,长期吃白米饭就是导致人们罹患脚气病的罪魁祸首。他联系了一个监狱,希望能够在犯人身上测试糙米疗法。他之所以选择监狱,是因为这里的脚气病本来发病率就高,而且也只有在没有行动自由的犯人身上,实验人员才可以更容易地控制他们的饮食和观察他们的病情。

  糙米伙食一开始让犯人们怨声四起,但很快,他们就不再抱怨了——很多人的脚气病症状开始减轻甚至痊愈。艾克曼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结论:脚气病的病因是因为食物中缺少某种物质,它们来自糙米上的那层在精制成白米时会被抛去的米糠。

  尽管艾克曼并不知道这种物质确切到底是什么,但他的研究成果和糙米疗法已经足以指导人们战胜恐怖的脚气病。1912年,英国生化学家弗雷德里克·霍普金斯(Frederick Hopkins)发现了维生素;1926年,人们成功提纯了第一次维生素,它就是能够治疗脚气病的关键、维生素B1。

图片6

  霍普金斯(Wikipedia)

  维生素B1的提纯,终于明确证实了艾克曼和霍普金斯的成就。1929年,这两位科学家共同分享了这一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可惜的是,当时艾克曼已经71岁,而且健康状况很差,并没能赶到现场领奖,第二年的冬天他就与世长辞了。

  如今的人们已经不用再忍受脚气病的折磨。从1940年代开始,人们开始在白米中添加维生素B1,所以只吃白米也不会有得脚气病的危险。另外,过去食物匮乏,人们只能从糙米中摄取维生素B1,而如今,我们还可以从瘦肉、面粉等各种丰富的食物中补充这种必须维生素,脚气病已经是一个很遥远的名词了。在人类与疾病搏斗的编年史上,又诞生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

  人物小档案:

        克里斯蒂安·艾克曼Christiaan Eijkman: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1929 was divided equally between Christiaan Eijkman "for his discovery of the antineuritic vitamin" and Sir Frederick Gowland Hopkins "for his discovery of the growth-stimulating vitamins".

  1929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奖理由:表彰他对抗神经炎维生素(指维生素B1)的发现。

这些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得主的故事,同样值得您一读: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