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水的一生

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1-18

  〖2017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我名房水,是生活在人类眼睛里的,无色透明的小液滴,别看我小,但是却起着为晶状体、玻璃体、眼角膜等传送营养和平衡眼睛内外压强的重要作用,要是没有我的话,整个眼睛都没办法正常的工作呢!我有些骄傲地想着。

  我的母亲是睫状体的睫状突,在我出生之时,看到了母亲怜悯而又忧郁的眼神,我有些疑惑,又有些诧异,为什么我的出生没有给母亲带来惊喜呢?

  “孩子,你要好好的啊。你的那些哥哥姐姐,可都顺风顺水的……”母亲的声音很轻,轻的好像风一吹就散了,但是里面的绝望、痛苦却浓的化不开,怎么也化不开……

11

  她将我生在后房,后房是虹膜之后,睫状体和晶状体赤道部之间的环形间隙,温暖且舒适,我与兄弟姐妹们一起沿着晶状体的外延前行着,却渐渐感觉到了不对,本应平滑的虹膜,怎么变得这么狰狞了?他已经倾斜,甚至弯曲了,我能感觉到他的痛苦和挣扎,他好像已经快到极限了。

  “虹膜、虹膜,你怎么了?”我着急地询问着,看着他扭曲的身体,甚至能看到他身体里,绷紧的神经和跳动的血管。

  “……我没事,有事的,是晶状体。”虹膜虚弱地说着,他的声音沙哑,却说着安慰的话语。

  “晶状体?”我还没想明白但也来不及再询问些什么。排山倒海般的压力向我涌了过来,好像要将我压扁,将我粉碎,瞬间的痛苦让我嘶吼出声,好痛啊,好像身体都碎了一样……我颤抖着,冷汗刷的就落下来了,好像还间或夹杂着破碎的尸身,那是更加细小的液体,闪烁着阴冷而诡异的光芒。

  我痛得浑身抽搐,就莫名其妙的被大家亦或是那恐怖的压力推搡着走过了那个透着光亮的门,我记得他叫瞳孔。

  走过瞳孔之后,我们来到了前房,压力瞬间减小了,但是在我用力喘息之时,突然发现异于平常的光照射进来,那光实在诡异霸道,很快所照之处好像开始融化蒸发,心中一阵恐慌,不过那光好像只照射了很小的范围。前房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畅快,可以正常呼吸,但在大口呼吸之时,却也有明显的停滞凝涩之感。

  在这里,我们可以通过半圆形的透明角膜,看看外面的世界,那里是我一直向往着、却也永远到达不了的地方。之后,我还会到达小梁网、schlemm氏管、集合管和房水静脉,最后进入巩膜表面的睫状前静脉进入血循环。这就是我的一生,短暂而又规矩的一生。

  不过,现在的我人生已经过半,却没有时间感慨人生的短暂,我满脑子都是刚才那虽然短暂,却胆寒无比的痛楚和对晶状体的担心。那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我没有机会问问他,留下的只有深深的恐惧与迷茫。

  我以为,我这一生都不可能知道,晶状体的问题,也不可能了解那令人心惊的痛苦,结果上天,还是挺厚待我的。

  模模糊糊中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得知他是主人的朋友。

  “戴眼镜真的很不方便,而且又不美观,真是愁死人了。我还怎么找女朋友啊?”主人一本正经的抱怨着,那愁人的语气,还真是那么回事。

  “那就去打眼呗,现在的激光打眼技术还是挺成熟的,就是打完眼好像会有点儿后遗症,我陪你去咨询一下医生吧。”温柔语气还真是令人舒服啊。

  “医生啊,这个激光打眼手术是什么原理啊?可以让我这么多年的深度近视,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好了?”主人语气疑惑。听这问题应该是已经到医院了。

  “激光治疗近视,主要是通过激光能量,瞬间溶解一些角膜上的分子,从而改变角膜的屈光度,从而对近视进行治疗,一般是在角膜中央,制作一个角膜瓣,然后在激光改变了角膜曲率之后,将角膜瓣覆盖即可。这个手术虽然需要分子程度的精密,但是操作简单,所以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成功率很大的。”医生的话语轻缓温柔,让人不自觉的去相信。

  “那个,医生啊,近视不是由于晶状体曲度过大造成的吗?怎么就把角膜去掉一块啊?”主人犹犹豫豫,像是道听途说来的。但是,我知道主人说的是真的,晶状体和虹膜他们真的很痛苦。

  “近视,的确是因为晶状体曲度过大造成成像过前而不清晰的问题。但是目前,我们是没有能力对晶状体进行手术的,那个很复杂而且有危险,那么我们现在能做到的,就是通过改变角膜的曲率从而将成像调远,平衡晶状体曲率带来的问题。”我浑身无力地听着医生的话,原来他也没有办法拯救晶状体,拯救虹膜,拯救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我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无边,我们还是得经受着这个无穷无尽的折磨,直到地老天荒。

  主人没有管什么治标不治本,他一心为了美观,痛痛快快的接受了手术,而我的内心却痛苦地不行:“主人啊,不要手术啊,没有生病的角膜为什么要接受手术?他没有生病啊!从健康的角膜身上挖掉一块块的肉,他很痛啊!他在尖叫啊!他在颤抖啊!主人,你有没有想过,把一个健康强壮的角膜,变成了一个瘦弱体虚的角膜,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会不会对主人你的未来造成影响呢?我的主人啊,你醒醒吧!颜值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最重要的不应该是健康吗?”可是,我的祈祷并没有起作用。

  当我醒来之后浑身疲惫的路过角膜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黯淡无光、虚弱无力的角膜,他一直在硬撑着,在透支着他的生命,一个健康强壮的他可以撑得住我们带给他的压力,守护好我们的家,但那么一个体虚瘦弱的他呢?还能守护的了吗?我好惶恐,好害怕。想到痛苦呻吟的虹膜,想到努力伸张却无能为力的晶状体,又看到眼前这个虚弱无力的角膜,我眼前一片昏暗、大脑一片眩晕,好像又要经过那明亮的瞳孔一样,万物寂静唯余一抹光亮,连当时那种凝滞不前,四方强压一样的痛苦感受也回来了,感觉身体里的液体分子都要被压爆了,消散了。我知道我将走完我的一生,我这充满痛苦和恐慌的一生。

  愿我的来世,不再是只有痛苦。愿我的来世可以轻松自在,就像母亲口中在主人没有近视时的那些哥哥姐姐,他们自由自在,他们神采飞扬。愿我的主人可以一生平安,不要因为这次手术而有什么不好的疾病。愿我来生……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又重新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开始了新的旅程,这一次没有那些手术上的惊恐,好像也比近视的时候轻松流畅了一些,再一次见到角膜,她已经基本恢复了可眼中总感觉有一丝黯淡,马上又走完了这一生,这次好像回到了没有近视的时候,可总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愿那样的日子不要再出现了吧!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