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岂止一场春花秋月

来源:蝌蚪五线谱发布时间:2017-11-17

  〖2017年“十佳新锐科普创客大赛”参赛作品,版权归大赛主办方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违者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天安门向南四百多米,人民英雄纪念碑与人民大会堂遥遥相对,汉白玉栏杆环绕两层台座,四面均有台阶,台座上是大小两层须弥座,八副巨型汉白玉浮雕镶嵌其上,14.7米高的碑身上八个鎏金的大字“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庄严肃穆,宏伟大气,既有现代建筑明朗简约的特点,又兼具中国传统建筑特色,当今中国最具知名度的建筑之一。当人们为纪念碑的雄壮伟岸而倾倒时,却鲜有人知道,这座丰碑的设计师,中国建筑学奠基人,梁思成先生的故事。

  提起这位老先生的名字,历史爱好者们会告诉你,他是梁启超的长子,这是个幸运的儿子;文学爱好者们会告诉你,他是林徽因的丈夫,这是个幸福的男人。却少有人会提起,他是中国近代建筑学的开拓者,建筑四杰之一,被李约瑟尊为“中国建筑史的宗师”。

  人们对梁先生的认识极少因为他的学术成就,更多的时候,他总是以一位谦逊温和的老实丈夫形象出现在一段玫瑰色的爱情故事中,扮演永远的配角,春花秋月,才子佳人,向来是人们关心的重点,但一位风骨匠心的梁先生,或许更值得铭记。

  1924年,梁思成先生赴美留学,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建筑学专业,爱妻林徽因相伴左右,二人相知相守,四年后,怀着对传统建筑文化的无限热爱,梁先生毅然回国,这一年,梁先生27岁。

  梁先生清楚地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样的情景,自古中国士农工商等级森严,建筑营造是匠人行列,从来为文人士大夫所不齿,故此虽技艺代代相传,但却从来没有被视作一门学问,民国初立,中国的建筑学领域,没有系统的理论,没有可以参考的文献著作,没有相关的教育人士,堪称一片空白。未及而立之年的梁新生,在东北大学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建筑系,27岁,本该是纵酒放歌,恣意逍遥的年纪,梁先生却已经将中国建筑学的未来扛在肩上。荒原中前行,每一步都是披荆斩棘,走过的路都是为后人探索的方向。

  梁先生明白,中国的建筑事业需要什么,修一部中国自己的建筑史,为前人正名,为后人铺路,这是中国建筑学界从无到有的开始,也是一项浩大繁复的工程。一颗纵观古今建筑的玲珑之心,一身学兼中西的非凡本领,一腔不畏艰难险阻的赤诚热血,少一样,也著不成这样一本旷世巨作。

  出生于书香门第,饱受中国传统文化熏陶,求学于美国,深受西方科学思想影响,“近代学者治学之道,首重证据,以实物为理论之后盾,俗谚所谓‘百闻不如一见’,适合科学方法。”因此梁先生坚持研究古建筑首先必须进行实地的调查测绘,于工程学角度而言可以直观的知道古代工匠的技术成就。这样的调查方法最为直接、客观,却也最为辛苦。从1932年到1941年的10年期间,梁先生和营造学社的同仁们一共调查了2700多处古建筑,足迹遍及190县市,自宫殿、寺庙、石窟到园林、民居,从唐代古建到清代建筑,在交通条件极差的民国时代,往往一个建筑的测绘调查就要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几个小时,对于木塔等高层建筑的测绘又需要长时间的空中作业,实地测绘应县木塔时,梁先生悬在空中连续工作超过8个小时,从空中回到地面时,几近昏厥,对于自小成长在富裕之家的梁先生而言,无疑是极为艰难的,但梁先生却甘之如饴。心之所向,九死不悔,这是那个时代学者们的风骨与气节。自古天才常有,但成才者却不多,一颗投身学术终身无悔,皓首穷经矢志不渝的匠心,往往是科学前进最强大的推动力。

  时局动荡,风雨飘摇,军阀割据相互攻伐,外敌虎视眈眈亡中华之心不死,乱世生存已是不易,更遑论学术研究,中日全面战争爆发之后,梁先生举家南迁,搬到了重庆西南的一座小村庄——李庄,贫病交加的境遇却改不了梁先生学术研究的刻苦努力,爱妻林徽因的肺病已然越来越重,梁先生腰背上的老伤也时刻折磨着这位一心学术的学者,然而就是在这里,梁先生完成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建筑史》,中国建筑历史上前无古人的辉煌巨作。当年意气风发的英俊少年已被岁月折磨的伤痕累累,曾经的的风花雪月已在漫漫的学术研究之路上渐行渐远,科学之路没有捷径,一颗耐得住寂寞的心,一段周而复始的故事。

  解放后,梁先生任清华大学建筑系的系主任,主持了国徽的设计工作,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案也最终实现,埋首书案二十余年,为我国的建筑事业培养了大量的人才。期间,政治运动的迫害,爱妻的离世,旧疾的折磨,却依然不改梁先生一颗学者赤子之心,花甲之年的老人,依旧坚持研究着宋代的建筑技术,直到1972年一代大师与世长辞,去世前年年不忘的,仍然是未完成的论文。

  1988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颁发证书,表彰梁思成教授和他所领导的集体在“中国古代建筑理论及文物建筑保护”的研究中做出的重要贡献,被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授予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这是当时建筑学界的最高荣誉,梁先生离世十六年之后,国家对于他在建筑学上的贡献做出了最高评价。

  学者常常体察不到时间流逝之快,皓首穷经之间那管得了匆匆岁月,学者心里,有的只是学术研究的进步,所以名于世者极少有科学研究者,梁先生亦如此。有幸拜读过梁先生的诗文作品,其间一股洒脱之意令人神往,有时在想,若梁先生寄情山水,专攻诗文,或许亦是一位霁月清风的豪迈诗人,不过转念再想,埋首书案几十年如一日,匠心气度亦令人心折,不也是一首荡气回肠的长诗吗。

  在关于爱情的故事里,人们记住了才华横溢的徐志摩,浪漫痴情的金岳霖,温柔美丽的林徽因,略显朴实的梁先生多少显得有些平平无奇,但梁先生的人生,又岂是一场春花秋月说的尽的,愿这位铮铮风骨的大师,为我们留下的真正财富,那一颗学者的匠心,能被后世所铭记。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